第二二二章 最恶心的事 - 神医圣手

第二二二章 最恶心的事

不过很快,闪电就不在叫了。 一个白色的扳手从它的脑袋上飞了过去,重重砸在后面的一辆破车上,王老五马上回过头,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这次比上次还要严重,真的发生了冲突,而且有人流了血。 张阳的脸色这会也完全变了,这个时峰想踩死他的无影不说,现在又要对闪电动手,张阳的心里刚才就憋着火气,这下可好,直接爆发了。 张阳把闪电往怀里一抱,又把无影塞进帆布包里,一只手护着他们,另一只手则扬了起来。 时峰身边的那六个人,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 张阳的身后,龙成也动了,既然对方先动手,他可不会在客气,这个可恶的时峰不敢动人,竟然打起了张阳宠物的主意。 他现在还要杀死闪电,不知道闪电和他们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所有的人都很喜欢闪电,找闪电的麻烦简直就是在找死。 龙成刚走了一步,便停了下来,惊愕的看着前面。 张阳已经和那六个人交上了手,他只用一只手就已经干翻了三个人,这么快的速度,就是他也比不上。 “蓬!” 又一个人飞了出去,这个人很惨,直接被张阳扔在了一旁的车上,和一辆旧车来了个亲密接触。 等他跌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疼的站不起来,直在那嚎叫着。 一会的功夫,站着的人除了捂脸流血的时峰外,就只剩下了一个人,这个人正傻傻的看着张阳,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年轻人竟然那么厉害,这么快就打倒了他所有的同伴。 看着张阳,又注意到那些现在都爬不起来的同伴,这个人的脑门上慢慢冒出一丝的冷汗出来。 他没敢动,他没动,可张阳却没停,一只手直接把他提了起来,像提着个小鸡似的。 “别,别打我,饶了我吧!” 这人吓的哭了起来,手还翻腾着,他也是位娇贵的公子哥,这样的阵势从来没见过,这会真的害怕了。 张阳对他的求饶没有理会,还是直接把他丢了出去,这次丢的最远,直接丢到棚子下的硬地上。 那可是水泥地面,张阳又用了劲,一下子摔的他在那喘不过气来,直接缩在了那里。 这个家伙,就是刚才拿扳手丢他们的的那个,若不是张阳反应快,那一下就算砸不到闪电,也得砸中他。 对这样手狠的家伙,张阳自然不会饶了他。 六个人,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就被张阳给收拾了,不仅龙成在那看呆了,所有的人也都呆住了。 王老五,还有修车厂的修车工们,都张开着嘴巴,往张阳他们这边在看。 单从外表来看,张阳根本不起眼,谁也不会想到,这小身板里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刚才他最后丢出去的那个人并不瘦,怎差不多有一百五十斤的重量,张阳一只手就把他提了起来,还仍了那么远。 硬地那距离张阳可有十来米,把一百五十多斤重的东西丢到十来米远的地方,他们谁也做不到。 别说他们了,就是龙成这会也微微张开了嘴巴。 这六个中看不中用的公子哥,他也能对付,而且是很轻松的对付。 但像这样一只手,还这么快就很难了,至少龙成没有把握这么快把人全部解决,还有,他也能把人丢那么远,但需要两只手同时用上才可以。 只单纯比力气,他就比不过张阳。 可惜从头到尾他看到的也只有张阳的力气,看不出张阳究竟是不是拥有内劲,事实上对付这些人,张阳根本也用不到内劲。 “你,你别过来!” 时峰突然恐惧的叫了一声,他一只捂着脸,一只手还指着张阳。 “吱吱吱!” 闪电对着他在那直叫,似乎知道就是他刚才下令让人打死自己。 “叽叽叽!” 无影也从帆布包里冒出头来,同样在那不断的叫着,要不是它的反应速度快,刚才就被这家伙一脚踩死了,现在的它最愤怒。 他说的话根本没用,张阳这会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张阳也不是个怕事的人,既然人家都欺负到了自己的手上,他不可能还无动于衷,这家伙被闪电抓纯属活该,就算闪电不抓他,张阳也得给他个教训。 就冲他想踩死无影这一点,张阳就饶不了他。 无影可是寻宝鼠,天下间难得一见的瑞兽,张阳还想着靠它得到更多的天材地宝,无影真有什么闪失,张阳估计会宰了这家伙。 “不,不要!” 时峰恐惧的叫着,张阳一只手已经把他抬了起来,他那些同伴的惨状可都看到了,一想到自己马上变成那样,他心里就害怕的要死。 他的腿也开始打哆嗦,一股热流不自然的从他的腿上流了下来,让张阳猛的皱了下眉头。 这家伙,竟然吓的尿了裤子。 “张阳,算了吧!” 这次叫住张阳的竟然是龙成,他已经反应了过来,急忙走了过来。 其他人打了也就打了,这些人也不过是些二世祖,家里有点钱罢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些人跟着时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对时峰不能像对他们那样,时峰身后的背景,就是他也有所忌惮,不然哪还轮得到时峰在这嚣张,龙成早就灭了他。 张阳咧嘴一笑,说道:“成哥你放心,我有分寸!” 龙成的关心他能感觉到,不过他做事也有自己的原则,对欺负到自己脑门上的人,他从来不会轻饶,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比如那个想骗米雪的诈骗犯,又比如米雪老家的余勇,他都给了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时峰罪不至死,他也不会去杀人,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张阳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那就好,适可而止!” 龙成轻轻点了下头,他不在乎时峰的死活,但怕张阳惹出事来。 有些人是不能乱教训的,他出手或许没事,可张阳只是一个大学生,万一事情闹大了,到时候对张阳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是龙成不知道张阳家庭的情况,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去想。 所有的人,也只有苏展涛最清楚张阳的真实情况。 张阳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黑铁蜘蛛皮壳磨成的毒针,他已经做了出来,一直还都没有试验过,这种毒针可是能让人产生幻觉。 另外他所会的催眠术这会也能使用了,不像以前内劲少的时候很费力。 眼下这个时峰,正好来做他的试验品,试试毒针配合催眠术的效果到底如何。 想做就做,张阳悄悄捏出一根毒针来,在时峰的身上扎了下。 时峰这会全身都在恐惧之中,针扎的这一点疼痛他根本没有在意,这会的他只想着让张阳饶了他。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挑出来的软柿子竟然这么的可怕,比那个龙成还要厉害,他要早知道张阳这么厉害,根本不会去招惹他。 可惜他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当然,他的心里也有报复的想法,但绝对不是现在,他要等自己安全了,才说实施报复的事,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小人。 “啪!” 张阳把他放了下来,时峰总算轻喘口气,整个人也都瘫在了那里。 他的裤子下面还有一摊发黄的水,他的身子也湿了半边,样子说不出的狼狈,估计这次的事也能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他的眼睛突然瞪直了,他看到,在他眼前的张阳变了,变成一头拥有着三个脑袋的怪兽,正张着大嘴看着他,像是要吃了他一般。 这突来的变化也让他吓了一跳,直接在那尖叫了起来。 看他的样子张阳便知道毒针起了效果,急忙运起了催眠术。 很快,时峰看着张阳不在说话,脸色也恢复了平静,不过怎么看都显得呆滞。 “想让我饶了你也行,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得老实给我回答出来,不然我拧断你的腿!” 张阳慢慢的说了一句,他这是在恐吓时峰,也能对自己一会的问话起到个掩饰作用。 张阳既然催眠了,要问的肯定是一些不好,或者隐秘的问题,到时候大家都会以为时峰是因为害怕,才坦白说出这些话来的。 “好,我说,我全都说!”时峰点了下头。 张阳道:“我问你,你做过的最恶心的事情是什么?” “最恶心?应该是偷看我妹妹洗澡,你们不知道,我妹妹的身材很好,我在浴室装了摄像头,经常看,可惜她是我亲妹妹,要不然我肯定上了她!” 时峰扬起了脑袋,似乎回忆了一下,这才轻声说了一句。 “啊!” “畜生啊!” “这人怎么这么恶心,自己亲妹妹的主意都打!” 时峰的话,立刻让周围的人都惊叫了起来,很多修理工这会都没有工作,围过来看着时峰。 而时峰说的话,也让他们一下子完全改变了对这个人的看法,这件事还真够恶心的。 张阳眉头一皱,继续问道:“只是想,有没有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 “有,有一次我故意让她多喝醉了,我脱光了她的衣服,偷亲了她,还侵占了她的嘴巴,你们不知道,当时好刺激,我在其他女人身上从没有这么刺激过,不过她是我妹妹,我也只能这样了,不能再做其他出格的事!” 张阳的问题,让时峰兴奋了起来,说完之后他还露出一股极其猥琐的表情。 而周围的人,这会都已经瞪大了眼睛,很不敢相信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