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杨玲的病 - 神医圣手

第二一九章 杨玲的病

闪电在谢飞身上折腾了会,才重新跳回来。 寻宝鼠则趴在张阳的肩膀上,好奇的看着前面,它和谢飞不熟,它可不会像闪电那样直接跳过去。 谢飞又说道:“张医生,我昨天给爷爷打电话,他还提起你,你已经很多天都没到他那去了!” “老爷子的病现在处于恢复期,不用经常行针,我不去也一样,多吃药就行,我会给老爷子打电话的,有时间的话我会再过去一趟,看看他老人家!” 张阳微微一笑,谢老爷子为人很好,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 谢家那些小孩子都很喜欢闪电,让他们看到闪电被放了出来,估计都也会很开心。 张阳他们说着话,一旁的那位江主任脸色却是越来越白。 他们说的越熟络,江主任的心里就越害怕。 他是谢氏家族的公司员工,虽说也算是管理层,但和谢氏子弟相比却差的很远,谢氏就是典型的家族企业。 公司重要部门的首要领导人,全都都是谢家的人。 他是负责沪海这边所有卖场的市场部主任,能做到这个位置确实很不容易,他自身是有能力,不过也和他会说话,懂的讨上司喜欢有关。 可他没想到,今天因为帮错了一个人,做错了件事,这个位置就要丢了,甚至饭碗都要丢了。 谢家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谢家这样团结的家族很少见,谢飞有句话说的没错,他没权利开除自己,但只要谢飞去和董事长去说,一定能做到。 更不用说,他们今天得罪的人,还是和谢家老爷子熟悉的人。 他在公司做了那么久,又是高层,自然明白这位老爷子的重要性,可以说没有这位老爷子,就没有现在的谢氏家族。 他还听说,谢老爷子身体不太好,谢家所有的人都在为老爷子的病而奔走,努力帮他找上好的人参来治病。 而且,刚才他听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为谢老爷子治病的医生,对谢家十分了解的他,很清楚得罪这样一个人是什么代价。 这件事谢飞只要往董事长那一说,他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马上就会被扫地出门。 谢家老爷子,是谢家最重要的一个人。 此时在他的心里也只有后悔,后悔为什么想着去帮那暴发户,结果把自己也带了进来。 想了下,他马上咬了咬牙,往谢飞还有张阳那边走去。 他刚走一步,有个人就跑到了他的面前,那暴发户的速度比他还要快,这会已经冲了过去,一下子跪在了谢飞的面前。 他表姐是董事长的媳妇,他对谢家的情况自然也了解,他这人很极品,可还没傻到什么都不知道的程度。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自己到底做了多大的蠢事,得罪了绝对不应该得罪的人。 现在别说他只是表姐的那层关系,就算是亲姐,谢家的人为了谢老爷子,也会把他一脚踹到一边去,包括他的那位董事长姐夫。 “谢总,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猪油蒙了心,得罪了贵人,您大人有大量,合同千万不能终止,您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暴发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这哭着,哭的是无比的伤心。 他很清楚,一旦失去了给谢家超市供货的机会,他会被立刻打回原形,或许他的表姐还会可怜他,救济他一点,可他想在过回以前的生活,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这会他心里也无比的后悔,人家人都走了,他还逞能耍嘴皮子干嘛,最终害了自己。 在他的心里,此刻也有些埋怨谢飞。 有这层关系刚才为什么不说出来,差点引发冲突才站出来,这不是故意玩他吗,只是这些话他最多在心里想一想,根本不敢说出来。 谢飞的眉头又凝结在了一起。 这个包自在,也实在太没品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下跪。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自己伯母的表弟,辈分上要比他高一些,他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更丢人。 “你先起来,你的事一会再说!” 迫不得已,谢飞拉了他一下,现在谢飞也感觉这个人很恶心,怎么自己还和他在一起吃饭,打了那么久的交道。 “我不起来,你不答应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不然也不会有钱之后就得瑟成那样,他现在就对着谢飞耍起了无赖,非要谢飞原谅他。 “谢飞兄,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我这几天都会在沪海,有时间我会和你联系!” 张阳对谢飞说了句,这个暴发户的恶心简直无下限,这会就是张阳也在这呆不下去了。 “那好,一定要和我联系,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谢飞没有和张阳客气,他今天被这暴发户整的也算是丢了大人,包自在不知道,他在那哭的越狠,谢飞的心里就越恨他。 张阳他们都走了,龙成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本来都以为会是一场大冲突,至少也狠狠的打上一架,可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他们没想到对方里面竟然有认识张阳的人,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人,一出面就把他们想教训的人给直接灭了,那个暴发户跪在地上的时候,王辰都有了后悔。 他怎么会想起去揍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人任何接触,对他来说都是耻辱。 同样后悔的还是苏展涛和龙成。 特别是龙成,那会龙成也有给这家伙一个深刻教训的想法,毕竟他说的话实在太难听了。 现在回想下,他要真动了手,那他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了,和这样一个垃圾动手,岂不是把自己也当成了垃圾。 两辆出租车,带着他们一起向宾馆驶去。 张阳他们坐的那辆车的司机还很健谈,不停的问着刚才的事,他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没看前半部分戏,可后面的冲突却看到了。 最后那戏剧性的结尾,也让他们看的很意外。 回到宾馆,众人都返回房间休息,只有苏展涛一个人悄悄摸进了张阳的房间。 “快说,玲姐到底怎么回事,她是不是有病?” 刚进来,苏展涛就抓住张阳急急的问着,这个问题可快憋死他了。 “这么急干嘛,先让我换个衣服!” 张阳轻轻推开他,闪电跳了下来,寻宝鼠却不行,它的身上还带着套子,张阳走到哪,它就要跟到哪。 “快换啊,我能不急吗,我从没见她这个样子过!” “展涛,你要弄清楚,她可比你大的多,你和她在一起的话,你家人能不能接受?” 张阳边换衣服,边问着,苏展涛微微一愣,脸色也变的有些不太好。 杨玲二十七周岁,他周岁才二十四,比他整整大了三岁,虽说有俗语说过,女大男三抱金砖,可毕竟传统观念在那放着呢。 真找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女孩,又是独自在外面做生意的这种,苏家的人还真不一定能接受。 过了会,苏展涛才说道:“我不知道,但我会努力!” 张阳回头看了他一眼,轻叹口气:“那好吧,我就告诉你怎么回事,你也不要告诉别人!” 苏展涛抬起头:“快说!” 张阳道:“她呢,并不算有什么病,只是雌性激素有些紊乱,让她身体有些不正常,有点贫血的症状,也月经不调等情况!” “紊乱,贫血,是不是很严重?” 苏展涛稍稍一愣,又急急的问道,张阳的话他没听出来啥意思,可听到了贫血这俩字。 他可记得,今天车展中心晕倒的那个人,就是由于贫血,而且还很严重。 “这倒没有,她的情况稍微特殊,她属于那种雌性激素分泌旺盛,但却没有经历过性生活的人,所以才会出现这些问题,如果有了性生活,这些自然不会存在!” 张阳摇了下头,慢慢的说着。 他是医生,什么话都敢说,也都可以说,另一边的苏展涛却已经瞪大了眼睛。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她还是个处女,所以才会出现这些情况,如果有性生活的话,不用吃药,就可以解决她的这些问题!” 张阳回过头,笑着说了一句,今天给杨玲号脉的时候,张阳也有些吃惊。 杨玲这些症状,分明是处女才会出现,假如有过性生活的话,那她这些症状不会在这个年纪出现。 根据张阳的判断,杨玲九成以上的可能还是处女。 所以张阳才会趴在她的耳边去问,杨玲又显得那么害羞,脸红。 她已经二十七周岁了,还是在社会上打拼了那么多年的人,哪怕她还没有结婚,说她是处女估计都没几个人相信,张阳突然这么问她,做为一个女人,脸红害羞是本能的反应。 随后张阳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她都小声的解答了。 张阳这才给她开了药方让她调理,不过那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最好的方法就是早点找个男朋友,早点拥有真正的生活。 那样她平时拥有的一些烦恼,也就可以自己解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