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 奇怪的山鼠 - 神医圣手

第二零九章 奇怪的山鼠

张阳急忙跟了过去,这个房间不算大,还摆放着各种笼子,走过去很麻烦。 闪电的不正常,也让王辰和李亚他们都注意到,两个人一起跟着走了过来,那个叫‘小牛’的年轻人稍稍犹豫了下,也跟了过去。 闪电站在的,是一个小笼子前面。 笼子里面装的是一种山鼠,这种山鼠个头不算特别大,颜色也不好看,不过味道很不错,很多人都喜欢吃。 这都是真正从山里抓回来的山鼠。 当然,在这里不可能叫山鼠这个名字,带个‘鼠’字会让很多人下意识的感到恶心,不愿意去吃。 这个动物做的菜,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山龙。 鼠没人愿意吃,龙则不一样,能吃上一口龙肉谁都喜欢,这道菜在他们得意酒楼也是个经常被点到的名菜,所以他们备置的山鼠很多。 闪电站在的,就是一个山鼠笼子那,像这样装山鼠的笼子,这里还有好几个。 “闪电,出什么事了?” 张阳低声问了一句,闪电的智慧极高,能明白他的意思。 “吱吱吱!” 闪电叫了起来,爪子还对笼子指了下,可惜张阳不懂貂语,也不知道它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从它的动作能看出,引起它不对的就是这里面的东西。 张阳往里面看了看,这一笼子有六七只山鼠,有大有小,大的估计有好几斤,小点的一两斤,还有个最小的,一直蜷缩在最里面。 这一笼子山鼠,张阳还真没感觉出什么不对来。 “吱吱吱!” 见张阳不明所以,闪电又急急的叫了起来,没人注意到,在它叫的时候笼子里面那只最小的山鼠,很不自然的向后退了退,眼睛中还带着点惊慌。 “老板,你这东西卖不卖?” 张阳抬起头,对那年轻人问了一句,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闪电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这里又不是适合弄明白的地方,只能先买回去再说。 “这些,都是做菜的!” 年轻人瞪大了眼睛,王辰突然走了过来,直接说道:“这还不简单,那我们就要这一笼子菜,你按菜价卖给我们就是了!” 王辰的话,得到了李亚和苏展涛的赞同。 几个人都是公子哥,平时做事都有些大大咧咧,虽然本性不差,但毕竟生活条件好,眼界高,难免带一点纨绔的性子。 他们这种纨绔,并没有去欺负别人,也算不得什么。 “这个,大概需要两千吧!” 年轻人眼珠子转了转,很快算出了这笼子山鼠做出菜的价值,两千块钱在这个时代可不算少。 他们这一笼子山鼠,收来才不过六七百块亲,一转手就是三倍的利润。 也难怪他们明知道违法还要这么做,中间的利润确实很大。 不过这山鼠不算是国家保护动物,买卖起来也无所谓,这里也不是所有的动物都是国家禁止食用的保护动物,只要好吃他们都会拿来卖。 “两千,给你!” 张阳马上从帆布包里拿出一沓钱来,点出二十张直接给了他,看着张阳这很不起眼的帆布包,又看了看他那一沓最少几万的现金,年轻人轻轻吐了下舌头。 真的是人以类聚,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不怎么样,还带着这么土的包,可同样是个金主。 收起钱,这笼子山鼠都属于张阳了,年轻人很大方的连笼子都一起送给了他们。 在房间看了几眼,几个人便走出了这小屋,出来后王辰还不断的打量着张阳的帆布包。 “张公子,改天我也买个你这样的包去,你这包拿着真的很拉风,想想看,这么不起眼的包,从里面拿出大把的钞票来,那是什么感觉?” 王辰笑呵的说了一句,李亚和苏展涛稍稍一愣,也都看起了张阳的帆布包来。 这个包苏展涛可没少说过他,让张阳换个好点的,无奈这个包张阳用习惯了,而且很大,适合装他那些东西,就一直拿在手上。 这包里面,张阳连钱包都没准备一个,所以每次拿钱都是哪一沓出来。 “感觉肯定不同,张公子拿这样的包我感觉很自然,可你拿着的话,人家肯定会说你是在装!” 李亚微笑说了句,王辰稍稍一愣,脸上马上露出点恼怒来。 什么叫张阳拿着自然,他拿着就是装,好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后世那个网络常用名词,不然李亚肯定会说王辰在装逼了。 两个人很快在那争了起来,张阳则注意起手里的那个笼子。 院子的楼上,龙成突然走出来对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上楼,准备吃饭。 张阳提着笼子,闪电就站在笼子上面,几个人一起去了房间,龙成,黄海和杨玲早就在里面了。 张阳把笼子放在一旁,闪电依然坐在那上面,有闪电在上面坐着,里面的几只山鼠没一个敢动。 这些动物智慧不高,但对危险的敏感度却不低,狐尾貂可是天地灵兽,级别比他们高很多,而且狐尾貂还是十大毒物,它随便一点毒气都能毒死这些东西。 张阳把笼子放在一旁,暂时也没机会去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对。 没一会菜就上来了,都是野味,味道确实不错,还有王辰特意点的熊掌。 吃这些野生保护动物张阳也有些于心不忍,不过这事不属于他管,他也管不着。 这类现象,别说是现在,就是以后也一直没能禁止住,况且这次他还是跟着别人来,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反正让他单独的话,他是肯定不会到这里,今天只能算是入乡随俗吧。 因为心里有疙瘩,加上闪电的异常还没弄明白,张阳就没吃多少东西,几个人倒是喝了几瓶酒,龙成,黄海他们的酒量都不错,连杨玲都能喝一些。 算起来,这些人酒量最差的就是金融才子李亚,可就是他,也有半斤以上的量。 午饭之后大家又一起开车回去,因为喝了点酒,就各自先回房间休息,下午有时间就去车展,没时间的话等明天再去。 这次的车展时间足足有一个星期,晚一两天完全没关系。 直到进了房间,闪电还趴在那笼子上,直到现在张阳都不知道它为什么对这一笼子山鼠反应那么大。 关好门,回到客厅,张阳仔细的看了看笼子里的这些山鼠。 狐尾貂不吃山鼠,这点张阳可以肯定,当初要给狐尾貂喂食的时候,张阳试过很多的东西,那时候还在山上,张阳就抓过一只小老鼠。 结果小老鼠在闪电的面前动都不敢动,却被闪电一脚给踢到了一边。 它的食物就是毒蛇,或者其他的毒物,那只大蜘蛛的爪子张阳给过它一些,黑铁蜘蛛的爪子它会吃,但换成别的蜘蛛,它理都不理。 也就是说,没有一定毒性的东西,它根本就不会在意。 这笼子山鼠明显不会有毒,至少张阳还没见过哪个山鼠是有毒的,最多身上有很多的寄生虫,病菌罢了。 所有的山鼠,都蜷缩在笼子里,一动也不动。 这些山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它们的小眼睛里明显带着恐惧,看着旁边的闪电。 闪电带给它们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仔细看了会,这些山鼠确实没什么不同,张阳又轻轻摇了下头,他还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吱吱吱!” 闪电突然又叫了起来,还用爪子挠了两下笼子口那里。 它的样子,分明是让张阳打开笼子,这笼子上面有锁,闪电很聪明,可惜还没到能直接自己打开锁的程度。 锁是闭着的,上面也没有钥匙,那个年轻人笼子是给了他,可却把钥匙忘了,之前张阳也一直都没在意。 没钥匙没关系,张阳手落在锁上,轻轻一拉,锁就被他强行拉开了。 一个内家高手,他的力量开个锁还是完全没问题。 笼门刚打开,一个影子就从里面飞快的钻了出来,这个影子快,不过闪电更快,一下就追了出去,直接扑住了那个影子。 突然来的变化,让张阳都愣了下,他急忙走过去,看到一黑一白,一大一小两个东西正在地上滚着。 “吱吱吱!” “叽叽叽!” 两个翻滚着的小东西,还都在那叫着,没一会叫声就小了下来,张阳愕然的看着,闪电正两只爪子按着只小山鼠,脸上充满了得意。 笼子打开了,不过里面的山鼠都没动,还都蜷缩在里面,闪电离开之后,它们的身子开始发抖,这是长时间恐惧带来的后遗症。 好在它们没有屎尿全流,不然张阳会把它们直接从窗户外丢出去。 这里可是二十楼,这些山鼠丢下去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被闪电按着,下面那个比闪电还要小很多的山鼠动弹不得,只能在那‘叽叽’的乱叫,张阳的眼睛突然瞪大了,这正叫着的小山鼠,皮毛竟然开始改变颜色,没一会,就变的和闪电一样,全身洁白。 它那洁白的毛发,比起闪电来也丝毫不差。 能变色的山鼠,而且在闪电的面前还敢逃跑,张阳就算再傻,也明白这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山鼠了,张阳开始回忆自己以前看过的家族秘籍。 没几秒钟,张阳的脸色又猛的一变,他终于想起这小山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