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周逸尘的报复 - 神医圣手

第一九二章 周逸尘的报复

刘成在这发呆,他身边的人脸色都变的很难看。 特别是王颖,这几天刘成一直在追求她,没想到看到更漂亮的女孩子眼睛都直了,这让她心里很不高兴。 “张医生,来坐,你女朋友真漂亮!” 王颖急忙招呼了张阳一声,张阳则看了眼那三个和刘成说话的男生,三个人这会也都有些发呆,偷偷的打量着米雪。 “啊,张医生请坐!” 刘成这会总算反应了过来,急忙招呼了张阳一声。 今天可是他们请张阳吃饭,张阳是客人,他刚才的样子怎么看都有失礼的表现,这让他很懊恼。 “梁子,不好意思,我同事来了,改天在和你们聊!” 刘成又给旁边那三个人说了一句,三个人都点点头,见刘成没留他们,都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走的时候,他们还回头看了几眼。 张阳倒是暗暗的摇了下头,自己这段时间还真的精神紧张了,人家是老朋友见面聊天,他还当成了有冲突要打架。 想想也是,这可是闹市区,治安一向很严,哪会天天都有闹事打架的。 “刘学长,你和米雪认识?” 那三人走后,张阳微笑问了一句,刚才刘成的失态让张阳一开始也有点不舒服,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刘成这个样子,足以证明米雪的优秀,自己女朋友够漂亮,能吸引人,该高兴才对,又不是米雪做错了什么事。 “认识,啊,不,不认识,我们不认识!” 刘成点了下头,看到米雪有些疑惑的样子,马上又摇起了头,说完话他脸都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 确切来说,是他认识米雪,而米雪根本不认识他。 看到他的样子,张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又轻轻的摇了下头。 张阳没在意,可旁边的王颖已经气坏了,刘成和她说话也不搭理,另外两个女声也对刘成今天的表现很不满意。 菜很快上来,这里夜市菜的味道不错,可惜刘成这会已经没有吃饭的胃口,他是今晚最不自在的一个人。 张阳倒无所谓,还开了几瓶啤酒和大家喝,他自己也喝了一瓶,一瓶啤酒对张阳来说和凉水差不多,对开车不会有影响。 女孩子很容易熟络,在三个女孩有意亲密的情况,她们和米雪很快打成了一团,三个女孩也都是学校的学生,还没正式毕业,学生之间在一起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 四个女孩在说话,张阳则找上刘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刘成是他的学长,两人的话题也不少,说起一些人和老师来,两人都很熟悉,说话的时候刘成还感激的看了张阳一眼,张阳要在不理他,他今天就真的尴尬了。 六个年轻人,四个女孩,特别是还有米雪这样漂亮的女孩,很容易引来一些目光。 这是夜市地摊,很多人经过,或者其他桌子上吃饭的人都不时的往这看一眼,不过他们也只是看看而已,最多羡慕下张阳和刘成,暗骂几句好花都被猪拱了之类的话。 在他们远处的某个大排档,一个有些阴暗的角落里,正坐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眼睛一直阴沉的看着张阳他们这一桌,确切来说,是一直在看着张阳。 张阳似乎有所感应,往他这边看了一眼,他立刻转过了头。 他那边太黑了,张阳就算视力再好也看不清那里。 不过如果张阳能看清的话,一定能认出来,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的人就是周逸尘,而坐在周逸尘对面的,是一个满身纹身,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的光头男子。 “周老弟,那小子的马子很靓,要不要帮你弄来?” 光头男子也往张阳那看了一眼,突然嘿嘿的笑了一声。 “龙哥,不用了,你们只要好好的把那小子教训了就行,最好打断他的胳膊和腿,让他在医院躺上半年!” 周逸尘急忙摇了下头,他对米雪是没死心,可霸王硬上弓的事他还不敢干,说到底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家里不是黑社会。 不像他面前的这位,是正经的黑社会。 “哈哈,周老弟,你太仁慈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那两万块钱,按照行市的规矩,我直接帮你卸下来这小子一条胳膊一条腿,怎么样?” 光头男子大笑了一声,说话的时候显得毫不在意,周逸尘心里则打了个寒颤。 卸个胳膊,卸条腿,这是行话,意思是直接废掉胳膊和腿,不一定是砍下来,但必然是残疾,残了一条胳膊和腿,那这个人基本也就完了。 “不用那么严重,打断就行,打断就行!” 周逸尘急忙喝下一杯面前的啤酒,若不是没办法,他是真不愿意和这个龙哥在一起。 其实他很早之前就把订金给了他,这是他通过关系找的狠人,只是他刚给了钱,张阳就消失不见,让他好一阵懊恼。 最近他终于听说张阳回来了,马上打听张阳的消息。 今天张阳开车出门正好被他遇到,看到张阳奔驰换成了宝马,他还着实眼红了一阵子,之后他马上联系龙哥,自己则打了出租车,小心的跟着张阳。 张阳到了,他也到了,便找了个隐秘的角落,没一会,这位龙哥也到了这里。 龙哥吃了口菜,拿起啤酒瓶对着瓶子一口喝了一瓶,抹了抹嘴巴后,随意的问道:“现在动手,还是一会等他们走了在动手?” “等他们走了吧,这里人太多!” 周逸尘犹豫了下,这才小声的说了一句。 光头男子龙哥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也不理会他,自己在那吃菜喝酒。 没想到这姓周的胆子这么小,可惜这小子的叔叔有些来头,不然就可以多敲他点了。 不过有这两万的进账也不错,他原来收的五千订金已经花光了,这两天手头正急,正好这小子找到了自己,把这事干完,一万五马上就能到账。 “龙哥,我们来了!” 没一会,周围就来了十几个人,这些大都是身上带着刺青的小混混,这年头的小混混受古惑仔的影响,不刺点纹身好像显现不出自己似的。 龙哥名叫王爱国,原来的名字对他来说很不喜欢,他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王龙,道上的人叫他龙哥。 “都坐下吧,周老弟请客,一会干活!” 龙哥大手一挥,这些人全都坐了下来,没一会就坐了两桌,他们也都对周逸尘抱了抱拳,算是打了招呼。 看到来这么多人,周逸尘的心里立刻安定了下来,这些人在,足以将张阳好好的收拾一次。 一想起他的档案中留下那么大的污点,他的心就隐隐作痛,他叔叔还有舅舅们都帮他谋划好了,等他一毕业就去省里某个单位机关上班,进了机关,那就等于一脚踏入了仕途。 他是大学生,起点好,人又能干,以后混出点成绩来肯定没问题,他还去算过命,算命的说他有市长的命。 市长啊,现在别说是市长,就是镇长都没他的份了,那个污点,足以影响他以后所有的升迁。 所以他才对张阳这么怨恨,一定要狠狠的报复他一次。 “张阳,我敬你一杯!” 这一边,刘成举起酒杯,对张阳说完之后便把酒杯的酒一饮而尽,他的眼睛还有些发红,甚至还有些迷糊。 刚才,王颖他们几个女生终于都理他了,可惜都是让他喝酒,这是在报复他刚才的失态。 连米雪也和他碰了两杯,可怜的刘成,酒量本来就不好,被几个女生连灌了三四瓶,这会已经头重脚轻了。 好在他还记得今天的任务,一定要陪好张阳。 张阳这会也喝了不少,本想只喝一瓶,被这几个女生一起哄,也已经喝了两瓶多了,不过他的酒量比刘成强的多,他这会还一点事都没有。 “张阳,我在敬你一杯,你好样的,你不知道,咱长大在三院实习的人都说,你,你是咱长大的骄傲!” 张阳刚喝完,刘成又举起了酒杯,这次又是一口喝完,喝完后他的身子都开始有些晃悠。 “刘成,你喝多了,别在喝了!” 王颖终于发现了刘成的不对,急忙在那叫了一声,刘成则使劲的摆着手,说着自己没喝多的话。 说完,他还倒酒打算再和张阳来碰。 “刘学长,今天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改天咱们再喝,我送你们回去好吧!”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刘成的酒量真的不怎么样,最多四瓶啤酒,看他的样子已经撑不住了。 “我没事,没事,能继续喝!” 刘成摇着头,声音很大,刚说完这句话,就趴在桌子上呼呼的睡着了,这让王颖他们也有些后悔,不该灌刘成这么多酒。 他们几个都是实习时才认识,在一起吃过饭,但没喝过酒,都不知道刘成的真正酒量。 “算了,咱们走吧,你们住哪,我送你们回去!” 张阳微笑着说道,其实他们吃饭的时间并没有多久,张阳这会也没吃多少东西。 可惜刘成不争气,灌几杯就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不走也不行,总不能让刘成一个人醉酒躺在这睡觉。 “我们都住医院附近,可刘成这个样子!”王颖说话的时候有些尴尬,还搓了搓手。 张阳看到她的样子,马上笑了笑,喊来老板结账。 张阳结账的时候,王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在那低着头,还恨恨的踢了刘成两脚。 今天本来说他们请张阳吃饭,四个人一起对钱,刘成很大方的说不用对钱了,他来请,几个女孩也就没有带包出来。 没想到刘成喝的这么多,她们身上又都没有装钱,这买单的事只能落到张阳的头上。 她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面去翻刘成的口袋,再说了他们两个人现在可没有一点的关系。 所以她才那么尴尬,请人家吃饭呢,没想到最终让被请的人掏了钱。 这顿饭其实没多少钱,一共才一百块钱,他们要的菜并不少,可惜都没吃完。 付了钱,张阳架起刘成,几个人一起向外走去,刘成是真的喝醉了,这会叫都叫不醒。 张阳的针倒是能将他唤醒,不过这会唤醒完全没意义,不如让他一直睡着,反正他们开着车,直接送他回家就是。 “吗的,这么快,连个饭都不让人吃安稳!” 张阳一走,那边正吃着喝着的小混混们也都跟着起身,他们就是冲着张阳来的,张阳走了,他们自然不能继续留下来,不然还揍谁去。 几个人都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周逸尘又露出丝犹豫。 “龙哥,我就不过去了吧!” 周逸尘胆子确实不大,搞阴谋诡计他还算可以一点,但真刀真枪的干就萎了。 他就是一个真小人。 “哈哈,周老弟就不想看到自己仇人被打的跪地求饶,走吧,跟着一起去看看,兄弟们,让周老弟看看你们的风采!” 龙哥大笑着,拉着周逸尘就站了起来,周逸尘结过帐后,所有的人都跟了过去。 让周逸尘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竟然有一辆面包车,虽然很破,但毕竟是辆车。 十几个人挤车里,龙哥倒没有,他和周逸尘一起上了出租车,既然不在这里动手,就只能先跟踪张阳了。 “宝马,这小子是个有钱的主?” 看到张阳的宝马,那个龙哥眼睛猛的一亮,他也是个识货的人。 周逸尘则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我不太清楚,他以前不是这样,最近才开始有车开!” “周老弟,这是你不厚道啊,你一开始说了,他没任何背景我们才接的这活,你应该知道,他如果有背景的话,我们兄弟担的风险很大!” 龙哥嘿嘿的笑着,眼中还带着点阴狠,周逸尘被他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龙哥,他真的没有什么背景,他就是个外地人,只是在咱们这上学,最近不知道走了狗屎运,怎么救了一个人,人家就给他送了辆车,他,他以前真的很穷,对了,他是学医的!” 周逸尘急忙解释着,他这会心跳猛然加快,开始有些后悔怎么找上这些人。 这些人是刀,能砍人没错,但一个不小心,也能砍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