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别想捂盖子 - 神医圣手

第一八二章 别想捂盖子

这么多记者挤在里面,场面相当的混乱。 除了记者们之外,还有几个穿着警服,带着帽子的人,徐泽光一看这几个人就马上明白,为什么下面的警察没能拦住了。 这几个都是督查,还是市局派来的,本身就是管他们警察的人,下面的警察敢拦那才叫奇怪。 “徐局长,为什么公安局内部会出现暴力情况?” “徐局长,奔驰车主车刚被砸,人又在你们公安局被殴打,到底有什么内幕?” “徐局长,这是公安机关,你们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进,却放任非公安人员殴打……” 很多记者们都围住了徐泽光,徐泽光被他们这些问题问的直冒冷汗,根本不敢去回答。 这些记者们的问题也都够刁的,只差没直接说公安机关就是主凶,伙同政府官员欺压老百姓了。 “回头我们会有解释,回头我们会有解释!” 徐泽光嘴里不断的回答着这句话,在其他警察的帮忙下,总算先离开了这里。 他们走了,那几个带着帽子的督查也跟着走了出去,这里的混乱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估计他们会向市局报告。 记者们也开始慢慢出来,张阳被保护在了最里面,张阳的脸上还有一个大红包,红包周围有些发青,看起来像是被揍的很惨的样子。 他出去的时候,余文武都看的目瞪口呆。 在余文武的心里也在疑惑,刚才自己打他的脸了吗?还有这么用力,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个包,还有发青的地方,自然是张阳自己鼓捣出来的。 他可是医生,还是位很厉害的医生,又有内劲在手,给自己伪造个被重拳击打的样子很容易。 他这个样子,可是惹来了极大的同情感。 这个手法或许有些卑鄙,不过要看对付什么样的人。 只看余文武今天的态度,他就敢保证,自己真落在他们的手里,又没有任何背景的话,那下场会无比的凄惨。 这样的事情,在上辈子可是没少听说,躲猫猫,做梦死,反正各种稀奇古怪都有可能会出现。 张阳对自己的敌人,从来就不会手软,也不会像君子一样讲究什么风格,只要达到目的就行。 “张阳!” 见到张阳出来,米雪直接扑了上去,她一直都在外面,也一直都在担心张阳。 “你,你,这是谁干的?” 苏展涛呆呆的看着张阳,突然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他可是一直都向米雪在保证张阳没事,结果却出来了带着大包的张阳。 这等于是在打他的脸,苏展涛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下里面的人还敢动粗。 “张阳,你的脸!” 米雪小手颤抖着,轻轻的抚摸着张阳的脸颊,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走,我们回去再说!” 对他们两个张阳自然不会隐瞒,但也不能在这里去说,现在现场可有很多的记者和警察。 这些记者们全都围着他,正在询问一大堆的问题。 “诸位,我的当事人现在需要安静和休息,大家所想知道的问题,我们会整理出来,一会全部回答给大家!” 苏展涛给旁边的律师使了使眼色,这律师马上大叫了一声。 张阳是受害者,又这么‘悲惨’,现在围着他还连续追问确实有些于心不忍,在他们保证会让张阳出来见大家,回答他们所想要的答案之后,记者们也让张阳离开,先去治伤了。 苏展涛开着宝马车,律师坐副驾驶座,米雪和张阳则在后排。 他们去了医院,记者们全都围在了公安局内,徐泽光,徐文武以及那些警察们都成为了他们采访的重点对象。 公安机关内有高官殴打苦主,这绝对是重大新闻,比他们直接采访张阳更重要。 徐泽光躲了起来,余文武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无数记者们围着,问的问题也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恐怖。 甚至有人直接问,他以前是不是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事,陷害过很多人。 “让一让,让一让!” 宣传部长张德总算来了,看到他,余文武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怒火。 就是这个人,说帮他顶着记者,结果却是这样,他帮的忙就是记者全在自己面前。 这会的余文武,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张德的身上。 这世间就是有这样一群人,自己做错了事没想过原因,任何事情都先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从来就不去考虑自己的责任。 听起来很可笑,可现实就是如此,这类人还很多,非常的多。 “余书记,不好意思,记者们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全都跑这来了,我知道后就马上赶来了,我没想到你也在!” 张德把余文武好不容易带走,这才尴尬的笑了笑,他多少感觉有点对不住余文武,记者这一口是他在负责。 “没事!” 余文武强忍着火气,轻轻的回了一句,他这会也算是清醒了,知道刚才自己那么做的严重后果。 他还需要张德帮他处理后面的事,至少那些拍照的记者还没开始曝光,这还需要他的努力,很大的努力。 想让记者们不曝光,他就只能大出血,这件事还得请张德帮忙。 至于要花多少钱,余文武这会已经不愿去想,不管花多少钱,他都得把这事捂住,这才是重中之重。 …………在车上,张阳给米雪和苏展涛解释了他脸上大包的来历。 两个人还都显得有些不敢相信,最后还是亲眼见到张阳把包消下去,又把包起来才作罢。 两个人对张阳的这一手都啧啧称奇,苏展涛还想着跟张阳学学,可惜他不可能学会。 到了县人民医院,律师立刻联系法医鉴定,要给张阳做一次检查。 律师出面一切都很快,今天报纸上的新闻医院的人也都看了,他们也都知道现在有大批记者正在他们县里面,为的就是这件事。 对张阳的鉴定他们倒没敢作假,这个时候也不能去作假,盯着的人太多。 鉴定结果,张阳脑部有脑震荡,身上有多处淤血,最终判定为轻伤。 所谓的脑震荡,淤血,也都是张阳自己搞出来的,要的就是这个轻伤的鉴定。 按照法律规定,致人轻伤就可以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他是在公安局遭受的伤害,还是县里的重要干部殴打所致,这问题便更加的严重了。 有这个鉴定在,余文武这次怎么都跑不掉了。 “老同学,行,先谢了,我明白,等我回去望月楼,不见不散!” 鉴定完毕,苏展涛就拿出他的手机接了个电话,这是他报社的那位同学,昨天的稿子就是这位同学帮忙发出去的。 其实这篇稿子并不是那么容易递,省报的审稿很严格,没有宣传部的批条,这类稿子是不可能刊发,更不可能加急刊发。 这里面真正起到作用的,是苏展涛的身份。 他那老同学可是知道苏展涛的身份,这位公子哥要发的稿子,往主编那一报告,主编立刻就上报了宣传部。 宣传部也不敢怠慢,还报到了部长那里。 这篇稿子部长看了,他的心里其实也很生气,不过他想的更多的还是苏展涛的身份。 这篇稿子,可是带有照片,一张照片就很能说明问题,加上又是苏展涛递来的,新来政府一把手的脾气他们还没摸清楚,谁知道这是不是苏展涛父亲背后知道的事。 批,就这样,稿子一路批下来了。 今天苏展涛又找他这个同学帮忙,继续发下面的稿子,这次的稿子则是他这亲自撰写,当然了,新闻素材还都是张阳他们提供,另外今天省报也来了记者。 这些也都是张阳的要求,他很明白现在的官场体质,这件事既然做了,就不给他们任何反抗的机会。 他不管别的报纸,就盯着在本身内最有分量的省报就行,只要这个报纸给发了,其他都可以不过问。 有报纸报道,到时候就算有人想去捂这件事,他们也捂不住了。 张阳现在抓的,就是这一点。 公安局的记者们,终于被张德请到了宣传部。 宣传部大会议室内,每个记者都准备了一个红包,张德没有亲自出面,这次来的人是余文武的秘书。 他只负责请人就行了,这种很容易落人把柄的事他可不会亲自去做。 “多多关照,请多多关照!” 余文武的秘书额头上全是汗,把红包交给他们,没人接,就放在他们的面前,每个红包内都包着三千人块钱,放起来也挺厚的。 三千块,在这个时代也不是小数目了,这也是余文武为了彻底捂住盖子做出的努力,反正是记者他都去给,只要今天的事不曝光,花再多的钱也都值。 记者们都在一起,红包发了,可他们没几个人真的去拿。 钱很诱人,但比不过他们的前途,这次来的可不是浑水摸鱼的那些小记者,最差的也都是市级媒体机构。 省级,甚至国内一些著名媒体也都来了人。 这个时候的他们,都很慎重。 有两个聪明点的记者,还偷偷用摄像机拍下了这一幕,三千块钱,打发那些普通的小记者没问题,可想把他们全部收买,那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