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事情闹大了 - 神医圣手

第一八一章 事情闹大了

张阳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余文武一眼。 正主终于来了,余文武没有自报身份,不过他这一说也等于表明了他的身份,除了这位未来的余县长之外,没人会和张阳说这些话。 张阳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人。 他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有点瘦,看起来像是工程师或者教授,也算是一表人才。 说起来他也是被儿子给害的,他儿子招惹谁不好,非得来招惹自己,如今事情闹大了,却要他这个老子来出面收拾残局。 看了几眼,张阳又低下头,摆弄着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块魔方。 上辈子张阳可从没玩过这样的玩具,小的时候都跟着爷爷学医,没有时间,长大后一直在努力,穿越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丧失了很多童年应有的童趣。 还好,他有补偿的机会,不过有些人做错了事,恐怕想补偿都没了机会。 “张阳!” 余文武脸上露出了愤怒,还从来没有人在说话之后把他当做空气,他已经是带着十足的诚心来解决问题,没想到对方竟然理都不理他。 当然,他的十足诚心只是他个人认为。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张阳终于抬起头,淡淡的笑道,余文武突然有一种冲动,他很想往这家伙的脸上砸上两锤。 他不知道,刚才徐泽光就有类似的想法,就是没敢动手。 深吸两口气,努力的平息了自己的心情,余文武这才说道:“我是余勇的父亲,他砸了你的车是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你们都是年轻人,不要因为一个女人闹的太僵,对谁都没有好处!” 说完这句呼,余文武便直直的看着张阳,等着他的答复。 “老狐狸!” 张阳心里暗骂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任何的改变,这样的老狐狸他见的多了。 说道歉,可道歉的诚意一点都没有,哪有像他这样恶狠狠盯着人道歉的。 还有,余文武自报身份,可用的却是父亲的身份,而且还是儿子做错了事替儿子来道歉,这件事一下子就变成了两个小孩之间的事。 之后更是暗带威胁,意思是闹的太僵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老家伙如此不上道,张阳本来就没打算轻易放过这件事,现在更不会了。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谁做错了事让谁道歉,干嘛让你代替,他敢做就得敢承认,要道歉让他亲自来!” 张阳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说完又玩弄起他的魔方来。 余文武呼吸猛的一顿,眼中闪过道狠光,他余文武长这么大,做了这么多年的官,还从让人如此无理对待过。 可惜现在形势不如人,他必须快速解决这件事,不然别说他未来的县长位置,就是他现在的屁股都可能坐不稳。 解决问题的关键又是眼前这个人,无论如何,都要先稳住他。 “好,我再加一个条件,让他亲自来给你道歉!” 余文武这话几乎是咬着牙再说,他感觉今天遭受了这辈子最大的侮辱。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余文武感觉世界上的人都欠着他似的,都应该围着他转才对,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混成县长的。 不对,他现在还没成为县长。 “先等等,什么叫做再加一个条件?”张阳摆了摆手。 余文武愕然,马上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两个条件,一是答应赔偿你车,二是不在过问你和米雪的事,外加余勇向你道歉,张阳,我们诚意很足了!” 说话的时候,余文武还强烈忍着心中的怒火,他感觉自己快要爆发了。 “这也算有诚意?” 张阳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第一,你们砸了我车,就应该赔偿给我,这是你们应该做的,至于你说的第二点,那更可笑了,米雪是我女朋友,你们也不是她的亲戚,我们俩的事,关你们屁事?” 张阳说的毫不客气,他说的也没错,他和米雪本来就是男女朋友,从头到尾都没理会过他们,这家子人还把自己当盘菜,以为他们多了不起。 “你,你是铁了心和我们作对!” 余文武因为愤怒,脸色变的通红,他现在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喷发。 他自认为,自己放下副书记的架子,亲自来和这毛头小子谈话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若不是外面有太多的记者,若不是这件事影响太大,他今天在这里就能整死张阳。 可他没想到,张阳竟然这么嚣张,这么猖狂,不仅丝毫面子不给他,还对他冷嘲热讽,向来都是接受别人奉承的余副书记,自然接受不了。 “错,我没和你们作对的意思,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和我作对!”张阳伸出食指,在余文武面前摆了摆。 “我和我女朋友回老家,我来看我岳父岳母,没招谁没惹谁的,车突然被砸了,我找谁说理去?还有,我可是受害者,突然间被你们弄到公安局来,说抓就抓,说放就放,你们又把我当成什么了?” 张阳连问了几句,余文武的脸变的更红了,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很想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来和你作对,可惜这话实在不能去说,不然只会激发矛盾,这会他还算有那么一点理智。 “局长,外面的记者越来越多,还有那张阳的律师,市局的人也来了,他们都要见张阳!” 一名警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外面这会已经上百名记者,很多记者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张阳这个苦主现在就被公安局给扣押着。 这还了得,砸车打人还要扣人,所有的记者全都一窝蜂的跑来了。 这可是老百姓十分关注的话题,谁下手快,谁做的早,谁的销量就能增加,他们公司的人都还等着他们的消息呢。 “稳住,必须稳住!” 徐泽光急急的吩咐着,记者和律师也就算了,他没想到市局都来了人,现在的局面他有种就要控制不住的感觉。 “你到底走不走?” 余文武突然上前抓住张阳的领子,恶狠狠的说着,他也感觉到了形势的不对,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更何况他现在也被张阳气昏了头脑,只想把这小子先带出去,稳住他,等事情解决了,再来好好的收拾他。 “我不走又能如何?” 张阳依然是刚才那副样子,懒洋洋的,他的眼神让余文武感觉是在嘲笑自己。 早已处于爆发边缘的余文武再也忍不住,抓着张阳就往外走,张阳不走是吗,那就强行把他带走。 反正先离开公安局再说。 “余书记,余书记,千万不能冲动!” 徐泽光急忙跑了过来,担心的叫着,他还从没见余文武这样过。 余文武今天是真的被气坏了,主要是现在的他非常的敏感,正处于上升的关键时期,这篇稿子很有可能让他的上升泡汤。 所以他才那么急,可没想到对方一点都不配合,还处处和他作对,忍无可忍之下,他才会如此冲动。 余文武抓住自己,张阳本想挣开,再给这老家伙一个教训。 不过他耳边突然听到外面乱糟糟的声音,眼珠子微微一转,他不仅没有挣开,还故意刺激着余文武,说着他是贪官,滥用职权之类的话。 被一个小自己几十岁的人这么骂,本来就已经爆发的余文武哪还忍得住,伸出拳头来就朝张阳的身上砸去。 “徐局长,张阳是不是被你们无辜扣押了!” “徐局长,我们想知道奔驰车为什么被砸,为什么又在你们公安局的院子里?” “徐局长……” 外面突然冲进来一批人,他们首先看到的是徐泽光,这些人刚问完,眼睛马上转到了关押室里面里。 愤怒到顶,只想着教训张阳的余文武,正挥舞着拳头揍人。 张阳也很配合的发出几声‘惨叫’,这些记者们的反应绝对是最快的,马上有记者拿起相机,对着里面‘啪啪啪’的拍起来。 “被打的是奔驰车主!”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记者们的精神马上都提了起来,手上的快门按的更快了,余文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打了两下之后,整个人也都懵在了那里。 他其实并没打到张阳,刚才那几拳都落在了张阳的背上,还软弱无力。 以张阳的本事,怎么可能让这老家伙真打自己,哪怕为了整他,张阳也不会让自己去遭罪。 不过这一切在外人的眼里则不一样,特别是那些记者们,他们只看到一个凶狠的中年人,正在殴打可怜楚楚的苦主。 “这是县委的余书记!” 又有人叫了一声,记者们拍的更欢了,后面还有大堆的记者挤进关押室,没一会整个关押室都挤满了人。 徐泽光满头冷汗,完了,事情真的闹大了,他这次被余文武给害惨了。 如果这件事被捅出去,不仅余文武完蛋,他也会跟着完蛋。 除非把这件事彻底的捂住,让这些记者们不去曝光,可这么多记者,还有很多大报社,怎么可能全面捂得住。 恐怕用不了多少时间,这里的事就已经开始见报。 那么多记者围过来,余文武就算再疯,也知道麻烦了,不可能再去教训张阳,而可怜的‘张阳’,已经被很多记者拉过来进行保护,余文武就是想拉着他,赶紧再说些软话都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