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赔偿条件 - 神医圣手

第一八零章 赔偿条件

烈山县县委位于县城西部,公安局则在东边,正好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在公安局徐泽光苦心劝着张阳的时候,县委这边也很热闹,不过这里的热闹是在开会,还是常委会议。 坐在首位的,是县委书记许光荣,他正阴着脸在那抽着烟。 他旁边分别是县长周国成和副书记余文武,烈山县一共十三个常委,除了统战部长临时出差之外,其余的十二个人都在这了。 在每个人的面前,此时还都摆着一份报纸,正是今天的省报。 “报纸都看了,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就说说吧!” 许光荣很不客气的说了一句,说完又狠狠的吸了口烟,才把烟头丢在了烟灰缸内,他的年纪大了,马上就退居二线,这次是肯定要下来的。 他退下来后的事基本也定了下来,县长周国成接他的班,副书记余文武接周国成的班,然后补进一个常委,基本上就是这个调子。 让他生气,也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临退下来的时候竟然闹出这么一出事。 省报啊,省报的四分之一版面特意报道他们的负面新闻,刚才市委书记都亲自打电话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让他给个交代。 “我认为这是有人故意在抹黑我们烈山!” 组织部长萧岩小声的说了一句,他刚说完,许光荣就瞪起了眼:“别说这些虚的,没用的,我现在只要解决问题的办法!” 许光荣马上就要退,这会说话也很不客气,想想也是,都要走了,又遇到这么一桩烂事,他能高兴才怪。 “许书记,我刚才收到信息,又来了七家媒体,指明要采访余书记!” 宣传部长张德突然说了一句,他的信息是宣传部的人通过传呼发给他的,许光荣冷冷一笑,道:“又来了七家,很好,在宣传部那登记了的好像已经有二十多家了吧,咱们烈山从没有吸引过这么多媒体注意,没想到砸了一辆车,倒让咱们给出名了!” 许光荣的话,让余文武又低下了头。 许光荣这明显是在说他,说这是他惹来的麻烦,若不是许光荣快退了,给他留着点面子,估计他今天会拍桌子骂人。 “许书记,各位同僚,我检讨,是我教子无妨,才出了这么个事!” 余文武不站出来不行了,事是他惹的,不可能让大家一起跟着他抗。 别的人也不会陪着他一起扛。 “行了,检讨的话回头再说,先把问题解决了再说,我可告诉大家,市委缪书记也在盯着这件事,他还等着我的答案,我现在是要退的人,我什么都不怕,可你们思量思量能不能承受这个结果!” 许光荣说完,又冷冷的看了眼余文武,他说的是你们,可谁都明白,他这是再说余文武。 “散会!” 许光荣直接站了起来,说完就离开了会议室,事情出来了他不可能一直都在这开会,要给大家时间去解决问题。 怎么去解决,那则是余文武的事。 “余书记,那些记者我先帮您挡着,不过我可挡不了多久,您得快点!” 散了会,宣传部长张德立刻到了余文武的身边,和他小声的说着。 “张部长,谢谢了,我一定会尽快解决!” 余文武急忙道谢,这个时候还能愿意对他伸出援助之手,那绝对不容易。 不过他也明白,张德并不是真心真意在帮他,因为这也是张德的工作,他避不开罢了。 从会议室出来,余文武立刻叫了车去公安局,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最关键的就是张阳。 他甚至怀疑这篇稿子就是张阳稿出来的,烈山没人有这个能耐,再说也不会有人那么清楚,还拍了照片。 余勇昨天不是说了吗,张阳拿着照相机拍过他们。 不管稿子是不是张阳弄出来的,眼下张阳这个人他们是绝对不能在动了,不仅不能动,还得好好的安抚他,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此事一天不解决,他的麻烦就一天不会结束。 “张先生,你让我说什么你才肯出去!” 公安局内,徐泽光已经快急哭了,他这会真心体验都了请神容易送神难是什么滋味了,要能把张阳强行丢出去的话,他会马上这么去做。 “我刚才说过了,谁砸我的车,让他来和我说话!” 张阳翘着二郎腿,悠悠哉哉的说了一句,现在已是上午十点,这些新闻工作者没让张阳失望,一发现线索就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他是在屋里,可不代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那些警察都不知道跑出去多少次了,回来就笑声的嘀咕,只公安局这边就来了几十个记者,记者人数心在还在增加。 宣传部那边已经派了人来,想把这些记者请过去,可惜没人搭理他们。 “你要的人我会让他来,等我们出去一切都好说!” 徐泽光马上点头,张阳现在不管说什么他都答应,他只想着把张阳弄出去再说。 外面那些记者都是炸弹,让他们遇到了张阳,再给张阳拍几张照片,回头再来个苦主被公安局扣押的报道,他这局长也就不用干了。 “局长!” 旁边一个警察小声的叫了他一声,徐泽光回过头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那警察还给他使了使眼色,示意局长出去说话。 徐泽光站起身来,暂时先走了出去,反正这会他也劝不动张阳,就先让张阳在里面冷静一会。 “局长,这小子不愿意走,我看就不让走好了!” 那警察一出来,就立刻笑呵呵的对徐泽光说了一句。 “不让他走,你来解决外面那些记者?” 徐泽光一瞪眼,他内心也不想让张阳走,好不容易抓来的人,还这么藐视他们,怎么都要给一个教训。 可他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有办法谁愿意当孙子去求人,更何况一个公安局长。 “局长,您忘了,他可是打伤过三十多个人,用这罪名扣死他,他就是犯罪嫌疑人,到时候我们抓他也有理由,也能给外面的记者们一个交代!” 警察笑着给徐泽光出主意,说完还笑眯眯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局长的夸奖。 徐泽光眼睛突然瞪大了,随即脸上露出了极度的愤怒,大声的吼道:“滚!” 吼完,徐泽官看都不看这警察一眼,直接又走回关押张阳的地方。 给张阳载罪名,这办法要有用还需要他来提,徐泽光早就做了。 先不说那三十多人被张阳一个人打成那样会不会让人相信,单单三十个人斗殴,还带着武器他就没有办法解释。 真爆出来,岂不是更坐实了之前黑社会的性质,到时候会更麻烦。 若真是这样,本来还能解决的问题也非得出事,不仅那余勇要完蛋,连他这身皮都保不住,身为公安局长,治下有这么庞大的黑社会,还有警察参与,公然砸车,这些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徐泽光不傻,之前早就想过这一点,他还以为这警察能出什么好点子,没想到会说这个,直接气的就骂了人。 “局长,余书记来了!” 一个警察又走了进来,对徐泽光说道,徐泽光看了眼张阳,马上又走了出去。 余文武来了正好,这麻烦事是他惹的,徐泽光现在是什么办法都没有,正好让他来处理。 …………“苏大哥,张阳在里面真不会有事吧!” 公安局外面,米雪坐在苏展涛的宝马车里,再次问道。 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不下于十遍,她也是关心则乱,心里惦记着张阳的安全。 “米雪你放心,我保证他没事,我敢说,里面的人现在得像大爷似的伺候着他!” 苏展涛比米雪聪明的多,昨天张阳那稿子他看了之后就明白怎么回事,只是他也没想到张阳的计划会这么的好。 只看现在陆续赶来的记者,就能明白一切。 他刚才还出去打听了下,听说不仅本身的很多媒体来了,连外省的都有,他特意叫来的那个律师现在反而没了用处。 只要这些记者都在这里,那张阳就绝对不会有一点事,这个时候他们不应该担心张阳,而是应该去担心砸张阳车的人。 一想到张阳的车被砸,苏展涛的心里就升起了一阵火气。 这可是他挑出来的车,是他送给张阳的礼物,也是他唯一送出去的礼物,竟然在这被人被砸了,就算张阳不问,他回头也得好好收拾收拾这砸车的人。 敢砸他送的车,一定要付出代价来。 可怜的余勇压根不知道,他这一砸真的把天捅下了个窟窿,而他认为毫无背景的那个人,更有着让他想都不想的恐怖背景。 幸好张阳没去用这些背景,只用自己的方法来整他们,真用上了,这些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公安局内,徐泽光把一切都告诉了余文武。 余文武听完之后,这才阴着脸进了关押室,在那里他见到了张阳,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张阳。 “第一,你的车我们全赔,两百万,第二,你和米雪的事以后我们不在过问,怎么样?” 忍着心中的怒火,余文武轻声对张阳说道,他直接开门见山,给出了张阳赔偿,这也等于是提出了他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