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 陪着笑脸 - 神医圣手

第一七九章 陪着笑脸

年轻警察的脸马上又搭了下来。 他只是负责传话的人,哪里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局长问他又不敢说不知道,只能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快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局长很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位局长现在心里真的很烦,也很郁闷。 局长叫徐泽光,在烈山县公安局长的位置上已经做了五年,他也是市里人,余文武下来做副书记的时候搭上的线,然后便从副局长升都了局长。 可以说,他就是典型余派的人。 站了会,他的心情也没好,不管这件事和里面的张阳是什么关系,他也得按照余书记的吩咐去做,让他知道自己没做的话,指不定又出什么事。 叹了口气,他又返回了审讯室。 “想办法劝那个张阳出去,不能让他留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徐泽光便走了出来,他感觉自己在里面会越来越闷,能憋死过去。 这么多年了,他也没办过这么窝囊的案子,费了好大的劲把人找到抓来,屁股都没坐热就要把人送走。 最过分的是这人还不愿意走,还想赖在他们公安局这了。 “局,局长!” 之前那年轻警察又回来了,脸上还带着点恐惧。 “到底怎么回事?” 徐泽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年轻警察啥也没说,直接递上来一份报纸。 这是今天早上送来的报纸,还是省报,各单位都订有这样的报纸,公安局也不例外。 头版啥也没有,不过翻了一页,看到社会那一版的时候,徐泽光马上愣住了,整张脸也变的煞白。 这一版,有四分之一的版面都报道着一件事,而且配有图片。 照片非常的清楚,一个很嚣张的年轻人,穿着警服,正拿着锤子在砸一辆奔驰车,这年轻人的脸都被拍了下来。 周围其他人倒是都不清楚,不过能看出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拿着东西,正在砸那辆车。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如此砸车为哪般?》 轻轻的念着标题,徐泽光脑门上马上渗出了汗水,以他和余文武的关系,自然一眼就能认出这年轻人的身份,这就是余文武的儿子余勇。 当初余勇进公安局,他还帮了忙。 四分之一的篇幅,照片占的地方并不大,剩下的都是文字,看到这些文字,徐泽光冒出的汗水更多了。 里面些的东西很详细,直接注明了照片上穿着警服,拿着锤子还低着一帮明显黑社会分子砸车人的身份。 不仅说出了他的身份,还指明了这就是未来县长的公子,只差没说出他就是这里的黑社会老大。 不仅如此,这里面用的还都是真名。 原因倒是没写的怎么详细,只说因为个人恩怨,未来县长公司就带着一帮子人,把别人价值两百万的豪华奔驰车给砸了。 看完之后,徐泽光脑门上全被汗水给浸湿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余书记会下令放了张阳,也明白为什么会有记者来了。 这次还真不是小事,这事大了都能把天给捅破。 拿起报纸又仔细看了眼,徐泽光这才抹掉自己脑门的冷汗。 没错,的确是省报,而且是首屈一指的省报,全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这样的报纸可是归宣传部直管,一些稿子都要经过宣传部的同意才能发出来。 特别像这种明显有负面效应的稿子,更会通过审核。 通过审核稿子还发了出来,这意味着什么徐泽光很清楚。 这还不止,省报这样的报道一出来,下面会有很多家媒体报纸跟风报道,估计电视台也会跑过来,这才是大问题。 “糟糕!” 徐泽光突然猛一拍大腿,急急的叫了一声。 昨天公安局的人去过现场,把被砸的那辆奔驰车给拖了回来,就放在了公安局内。 这也是余书记的要求,他知道毕竟自己儿子砸了人家的车,想找个机会处理掉这个证据,没想到今天就出了这么个事,这事见报的速度也太快了点,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徐泽光急忙往楼下跑去,这间审讯室本来就位于二楼。 车子在公安局后院,是个小院子,他现在只能祈祷没人发现那辆车,他必须赶紧把那辆车处理掉。 等他下了楼,都了后院之后,马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后院那辆车前,已经围了十几个人,还有五六个警察在旁边。 这十几个人都拿着相机不断的拍摄,还有人扛着摄像机,甚至有一名记者正在录制,一边对着摄像机一边对着后面的奔驰车指指点点。 最惨的还是奔驰车的样子,被砸的痕迹非常的突出,上面还有很多人的脚痕。 昨天刚被警察砸的豪车,今天就出现在公安局的院子里,徐泽光明白这会他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更不用说这事本来就不清不楚的。 徐泽光知道,余勇不是他们县公安局的人,可这些记者,还有外面那些人并不管这些,余勇是警察,车还在公安局这就够了。 “徐局长来了!”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马上有记者发现了他,那正录节目的主持人也发现了他,一帮子人全朝他围了过来。 这位徐局长别的不说,反应能力倒是一流,见到这些记者过里拔腿就跑,一会就没了影子。 局长跑了,这些记者并没有罢休,一起追了过去,最后还是徐泽光吩咐人堵住楼梯口,才没让这些记者们上来。 不过他们知道公安局长在,这会也都不去拍车了,全都堵在这里,大有见不到局长就不走了的架势。 到了楼上,徐泽光的心脏还在噗通噗通的跳。 这才几点啊,就来了这么多记者,等报纸的影响力扩散,很多地方的记者为闻风而来,还不知道这里会聚集多少人。 到时候他们公安局必然首当其冲。 想到这里徐泽光就暗暗叫苦,他这次可被余文武父子给害惨了,这余勇也真是的,出去行凶还穿着警服,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警察似的。 “张,张阳呢,他怎么样了?” 跑回审讯室,徐泽光顾不得喝一口水,马上就大声的叫了起来。 审讯室的几个警察可不知道外民的事,正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的局长。 “还在里面关着呢,就是不肯走!”一个警察小声的说了一句。 “快带我过去!” 徐局长也不笨,他很清楚,这件事的关键人物还是张阳,不管这稿子和他有没有关系,当事人就是他,必须先稳住他。 如果张阳愿意帮他们说话,这事什么都好说,当做误会处理都没关系,若是张阳不帮他们,或者再说几句狠话,他们整个公安局都会跟着倒霉。 另外这件事上了省报,必然会惊动市里的领导,他们最终具体会被怎么处理,现在也完全不知道。 反正不管怎么说,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是什么好果子,就看板子是轻还是重了。 “张,张先生!” 看都张阳翘着腿坐在里面,徐泽光脸上的肌肉忍不住颤了颤,显得极不自然。 张阳微笑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理都没理他。 张阳知道他是局长,这位局长大人的表情也在告诉他,外面的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在发展,他这位导演现在只要看好戏就行。 没有人比张阳更清楚舆论的力量,经过上辈子的网络时代,他最清楚舆论能造出什么声势来。 无论任何时候,你一旦被舆论给盯住了,那就意味着不是倒霉就是走红,在这个时候,一般还是倒霉比较多。 就好像著名的迟歌星,他原本的问题并不严重,公安局都给定了案,结果被记者在报纸上一捅,弄出个‘银屏的明星,现实的什么’之类的报道,一下子让他成为了众人之矢,最终又被公安重新立案,倒霉的判了几年刑。 不过没有这几年,也不会出现那几首著名的狱中歌曲了。 张阳对这些最清楚,昨天他就安排好了一切,张阳很清楚这样一篇报道的爆炸力,豪车被砸,又有警察又有黑社会,这样的新闻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最受人追捧。 “张先生,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聊聊!” 张阳不理自己,让徐泽光心里更为恼火,可脸上却不敢有任何不满的表情。 现在问题已经够严重的了,如果再被这些记者发现,报纸上报道的苦主正被公安局关着,那问题会变的更加严重。 “不了,我觉得这地方挺好,对了,我的律师来没来?” 张阳总算说话了,可惜他说的话让徐泽光脸上的肌肉又颤了几下。 不愿意离开,还问他的律师,若是可以的话,徐泽光恨不得咬上张阳几口。 “张先生,你的律师已经来了,我们叫上他,一起到外面去说吧?” 徐泽光不得不拉下脸,求着张阳到外面去,他很清楚,一会聚集的记者会越来越多,他想把张阳送出去会更难。 “这倒不用,我律师是来帮我办理索赔手续,我的车在这地方被警察给砸了,必须有个说法,我那车可值不少钱,我想车的价值,就不用我对你们说了吧!” 张阳冷冷的说了一句,徐泽光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又露出丝苦笑。 张阳这么说,明显是不愿意与他们和解了,徐泽光再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他更不敢在这个时候对张阳有任何的无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