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 神医圣手

第一七八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局长带着二十多个警察,进来后就把张阳那桌给围住了。 餐厅正在用餐的其他人见到这阵势,都吓了一跳,全都躲在了一旁,有些胆小的还跑出了餐厅,不敢回来。 “张阳!” 米雪紧张的拉了下张阳,她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她最怕的就是本地的警察找到他们。 张阳昨天要是听他的,离开烈山的话也就没事了。 这会米雪还在后悔,昨天应该坚持一下,让张阳离开这里才对。 “我不会有事,放心吧,你不用担心!” 张阳悄悄拉住了她的手,此时他们的周围全是警察,无论是他还是苏展涛,似乎都没有看到这些警察一样。 一群警察围着,张阳和苏展涛还在那慢慢的吃着早餐,别说别人了,就是那带队来的局长大人都有些吃惊。 “张阳,你涉嫌一宗严重的故意伤害案,现在你被捕了!” 走过来一个警察,先是看了一眼张阳,这才拿出手铐,准备把张阳给铐起来。 “等等!” 张阳突然摆了摆手,那警察有些惊愕的看着他。 “我跟你们走,不过你们可要想清楚,把我请过去容易,让我出来就难了!” 张阳微笑着说了一句,旁边的米雪差点没晕过去,她没想到张阳现在还敢这么说话。 昨天张阳发的稿子她根本没在意,连张阳写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会的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张阳先离开这里。 “狂妄,带走!” 旁边的局长厉喝了一声,那警察急忙把手铐铐在了张阳的手腕上。 这一次张阳没在反对,任凭他们把自己铐上,也很配合的跟着他们一起向外走去,走的时候他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似乎没有任何的害怕。 “张阳!” 米雪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已经准备好不顾一切的去求她的父亲,让她的父亲来救张阳。 “米雪,你放心,我保证张阳没事!” 苏展涛也在这里,他看着米雪轻轻叹了口气,心里也在羡慕着张阳。 能有米雪这样漂亮的女孩死心塌地的跟着,张阳也算是好福气,他一直想找一个真爱的人,可惜却一直都没找到。 他身边不是没有女人,这些女人不是图他的财,就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真爱的压根没有。 “不,你不懂,这里是烈山,余家在烈山的势力很大!” 米雪流着泪摇头,她哭的还更加的厉害。 苏展涛没办法,只好凑过来,很小声的对米雪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很轻,只有他们两个人听都。 米雪听到之后,整个人都马上愣在了那里,还不敢相信的看着苏展涛。 “苏,苏大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我没有必要骗你,不信你去问苏薇!” 苏展涛立刻拍了拍胸脯,见米雪实在担心,他只好把自己的身份透漏出来,省长公子在这,保一个人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其实一开始他是想直接去说张阳的身份,可一想起张阳的态度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反正无论是他还是张阳,只要出现一个在这里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相信你,苏大哥,咱们快跟上去,别让他们欺负张阳!” 米雪抹了抹眼泪,苏展涛这话算是给了她很的的信心,她真不知道苏展涛有这层身份。 早知道的话,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这会米雪的心里还有些怪张阳,他肯定知道苏展涛真正的身份,所以才特意把苏展涛叫来,这个坏家伙,让自己白白担心这么久。 “好吧,走!” 苏展涛无奈摇摇头,米雪即使知道他的身份也不惊讶,心里只想着张阳,这更让他羡慕和妒忌。 公安局不远,张阳直接被带进了局里,之后马上被送进了审讯室。 还是局长亲自来审讯,这可是未来县长亲自指示的事,局长也不敢马虎,况且这位局长本身就是余副书记的人。 “老实点,说,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打伤那么多人!” 局长亲自审讯,不过这问话的工作肯定不是局长来做,旁边做着的一个警察猛一拍桌子,大声的叫了一句。 “有吗,我打伤了人?打伤了多少人?” 张阳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在意,他还拨弄着手上的手铐,他心里想的是,如果他发力的话能不能把手铐挣断,又或者用缩骨功把手缩出来? 缩骨功张阳还真会一点,张家以前行走江湖救过不少的人,也获得了很多其他人赠送的礼物,其中就有一些功法秘籍。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那警察又一拍桌子,整个人还站了起来,直接走出位置,一直走到张阳的面前来。 他这是准备武力威胁张阳了,说白点就是给张阳点教训。 “你刚才说,我昨天打了那么多人,你还敢跟我靠的这么近?” 张阳突然笑了笑,刚走过来的警察脸色微微一变,身子不自然的停在了那里。 张阳不说他还真忘了,昨天那些被打的人可真惨,他亲自去问了笔录,有几个到晚上都没醒来,醒来的那些人也都个个骨折。 根据他们的口供,他们那些人不就是被眼前这个人给打的。 虽说他对那些人的口供不大认可,他不相信一个人能那么厉害,打倒那么多的人,还把人打的那么惨。 可毕竟这么多人说的都一样,让他心里多少犯点嘀咕,加上张阳又这么说,他还真有点害怕。 “不要急,我说过了,请我进来容易,你们想请我出去,可就难了!” 张阳又笑了笑,时间也差不多了,苏展涛现在也在外面,他对自己在这里还真没什么担心。 “狂妄!” 局长也拍了下桌子,愤怒的叫着,他刚说完,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局长拿出手机,看到来电号码后直接站起了身子,瞪了一眼张阳,这才走出审讯室接了电话。 不到两分钟,局长就就走回来了,脸色还变的无比难看。 刚才是余副书记打来的电话,让他马上把人放了,不能关在公安局里,还要妥善安置好,他本人也很快会亲自过来。 这突来的变化让这位局长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也有些不满。 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公安局长,不是人家的小兵,之前说抓人的是你,现在说放人的又是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不管有多大的意见,余副书记的话不能不听,他只能回来放掉张阳。 “张阳,你运气好,你的案子又出现了其他情况,你现在可以走了!” 局长忍着心中的怒气,慢慢的说着,旁边的警察们则都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局长,这是怎么回事?” 有个警察马上那个问了一句,结果被局长瞪了一眼,也没得到解释。 怎么回事他哪知道,这是上面的吩咐,他也只能按吩咐去做。 不过对余副书记这次的命令他真的很不理解,人刚抓到就放,别说是他,就是那些普通的警察门也都不理解。 这个人,可是他们费了一夜工夫,还费了那么多人力才抓到的,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放了,他们这一夜岂不是都白辛苦。 那警察,很不情愿的来给张阳开手铐。 “等等!” 张阳突然扬起了手,你警察很惊讶的看着他。 “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张阳举着手,对那警察轻声的问道,警察显得有些迷茫,还轻轻的摇了下头。 “把我请来容易,让我走就难了!” 张阳微微一笑,慢慢的说道,审讯室内所有的警察,还有那局长,都张大了嘴巴。 嚣张,太嚣张了,他们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竟然敢赖在公安局不走,这已经不单单是余副书记交代的问题,这是对他们整个公安局的挑衅。 “好,你不走别后悔,把他关起来!” 局长愤怒的大叫了一声,说完甩门而去,他的心里本来就窝着一团气,张阳这个样子更让他生气。 “局长,不好了,外面来了个姓胡的律师,说是张阳的律师,他要见他的当事人!” 一个警察跑都局长的面前,很是慌张的说道。 “什么律师?不能见!” 局长这会正火大,马上训斥了一句,那警察愣愣的看着局长,赶紧又离开了。 可惜没一会,这警察又跑了回来,脸上还带着点苦涩。 “局长,外面又来了三个记者,他们也要见张阳,说要询问张阳豪华奔驰车被警察砸的事情,还质问我们为什么关着受害者,是不是因为行凶者是警察的缘故!” 这个警察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他很小心的说着,说话的时候还不断的看着局长的表情。 这话是队长让他来说的,队长现在就在下面应付律师和记者,这记者是怎么来的他也不清楚,反正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什么奔驰车被砸,什么行凶者是警察,到底怎么回事?” 局长的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一起,他现在也很迷糊,不过听到律师还有记者,他马上感觉到了不对。 再联想到刚才余副书记打的电话,他的脸色猛的一变,肯定是出事了,而且出的事一定和这个张阳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