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人若犯我,必百倍还之 - 神医圣手

第一七六章 人若犯我,必百倍还之

脚下划动船的时候,张阳还举起了手中的相机。 这是他们上船之前在湖边内租用的相机,天龙湖是这个小县城唯一的休闲场地,也算是一个公园,有相机出租。 可惜这不是后世用起来很爽的数码相机,是老式带胶卷的那种。 这还是张阳想给米雪在湖上拍些照片留念特意租下来的,他还买了五卷胶卷,这会正好用上。 脚下划着,手里的相机不断的拍着,没一会一卷胶卷便没了,张阳又重新换上了一卷。 张阳划的非常快,米雪这会正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岸边。 她也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人砸张阳的车。 这车的价值她可是非常的清楚,真被砸了,别说张阳,就是她也会心疼。 “米雪,你在船上等我!” 船已经靠了边,张阳跳下去,对米雪说了一句,也不等米雪反应,就把船又推了过去。 岸上的人很多,这个时候米雪在船上比在岸边更安全。 “张阳,那是余勇!” 米雪终于看清了砸车的人,急忙大叫了一声,可惜她只来得及叫这一声,船就离开了岸边,张阳用的力很大,就是让岸边的人够不着他们这艘小船。 余勇? 张阳的眼中闪过道寒光,本来这家伙让家里人来给米雪提亲他就不爽,这会敢来砸他的车,张阳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 对这个人,他准备狠狠的教训一顿。 张阳上辈子就挺喜欢车,这辈子没有太合适的车型,这才开着苏公子送的这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辆不错的车。 男人的车,就好像小老婆一样,到手之后张阳这车还没给别人开过,现在竟然被人给砸了,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生气归生气,好在张阳还有些理智。 他大步走上前,手里还拿着相机,对着这些人就是一通乱拍,他的车本来就没有停在停车场,在湖边随便找地方停的,只有这样拍下来才是最有利的证据。 “勇哥,他就是张阳!” 有个人突然回过身,他今天偷偷的看过张阳,一下子就把张阳认了出来。 “还敢拍照,兄弟们,给我打!” 余勇回头,正好看到张阳在那乱拍,马上叫了一声,他本人也飞快的跑了过来。 不过跑的最快的,还是那个叫‘强哥’的家伙,这家伙以前就跟着余勇混,现在见余勇回市里了,还在公安局上班,他也想跟着过去。 这个时候自然要在主子面前卖卖力。 跑的快,也最悲惨,张阳冷笑着把相机装在口袋里,随手一抬,直接就抓住了这家伙砸下来的钢管。 手上暗劲一动,对面的‘强哥’抓不住钢管,手马上松了下来。 张阳抓着钢管的手,猛然往前一推,‘强哥’便惨叫着向后倒去,他身边的小弟低头看了看他,全都愣在了那里。 很多人,脸上还都带着恐惧。 张阳这一推,竟然把钢管从他的手掌中穿了过去,现在他已经昏迷在那呻吟着,不用说,这家伙的手是彻底的废了。 刚才在船上的时候,张阳就看到他砸车砸的很欢,这会下手自然不会留情。 他的惨状,也让周围的人都暂时停止了行动,谁也不敢乱动。 他们不动,不代表张阳不动,张阳走上前,一手一个,下手再没有一点的留情。 三十多个小混混而已,就算他们拿着武器,只要不是枪张阳就不怕。 很快,所有的小混混都被张阳打倒在地,特别是刚才砸车最凶的几个,张阳全都下了重手。 这几个人胳膊全都断了,甚至骨头都露了出来。 最后唯一能站着的,只剩下穿着警服的余勇,不过眼前的一切已经把他吓坏了,他是准备来教训人的,可没想到要教训的竟然是个煞神,这么的厉害。 他要早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敢来。 这会他也有些后悔,没有带配枪过来,前段时间市里正好出了个案子,所有人的配枪都管理的非常严格,下班是不可能带出来的。 “别,不,不要打我!” 余勇吓的浑身打哆嗦,他手上的锤也不自然的掉落在地上。 他刚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拿钢管的挨钢管,拿铁链的挨铁链,最惨的是那些拿砍刀的,全都挨了刀,还是他们自己的刀。 张阳砍他们很有分寸,都不是容易失血过多的地方,他们只会承受痛苦,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这也是张阳的底线,这些人可以教训,但不可以闹出人命,真闹出了人命他也会麻烦。 “你就是余勇?” 张阳突然咧开嘴笑了,可惜他的兄容在余勇的眼中不亚于恶魔,余勇急忙点了下头。 “我这车,是你砸的?” 张阳又轻声问了一句,余勇先是点头,马上又猛烈的摇起头来:“不,不是我,我愿意赔,愿意赔你!” “不是你砸的,那干嘛你要赔我?” 张阳猛一瞪眼,余勇再也撑不住,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倒在地上大声的哭着。 现场的场面太血腥了,地上已经汇聚了一滩的血,张阳知道没人会死,可他并不知道,这会他真的被吓坏了。 别看他是个警察,这样的场景可从没有见过,跟更不用说他还是靠关系进去的警察。 此时他还以为死了很多人,张阳马上要杀了他。 张阳的鼻子突然皱了皱,这个余勇的下面竟然流出一滩水来,还带着一股臭味。 这家伙被吓的屎尿全流了,这让张阳也失去了继续吓他的心思。 “既然承认了就好,我这车全部办好差不多二百万,回头看着给我赔就行了!” 张阳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这才摇着头离开。 没人知道,他拍余勇的手上手上带着一根细针,这不是普通的细针,针上带着狐尾貂毒。 这根针是张阳无聊的时候弄出来的,上面都是稀释的毒液,让毒性毒不死人。 虽说毒不死,可毕竟是种了毒,想好却绝无可能,狐尾貂的毒很厉害,没有张阳用狐尾貂口水配的解药,这家伙一辈子都有中毒的征兆。 至于征兆具体都有什么,张阳也不太清楚,这针本来就是个试验品。 余勇是砸他车的主谋,张阳可没打算放过他,不仅不会放过他,还会狠狠的整他,让这家伙彻底的完蛋。 “张阳,这,这没事吧!” 米雪又靠回了岸边,她回来的时候张阳已经解决了问题,她看到满地的血腥,也被吓了一跳。 “没事,咱们先走吧!” 张阳摇摇头,这里出这么大的事,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来,他可不想在这等警察到来。 更何况他已经知道,这个余勇的父亲马上要当县长,他自己又是警察,这个时候去警察局的话对他肯定不利。 不过他的心里并不害怕,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这次惹到了自己就要让他们知道厉害,让他们知道后悔。 “车,车怎么办?” 米雪轻声问了一句,车已经被掀翻,还被砸的不成样子,这样的车即使修好,张阳也不会再要了。 “车就扔这吧,咱们走着回去!” 张阳摇了下头,拉住米雪的手就走,也不管身后这些躺在地上哀嚎的人。 只要警察一来,救护车就会来,这些人除了余勇外,最少的也得在医院住一个月,让他们在医院躺着就行。 “老苏,我这有点事,你马上过来一趟,越快越好!” 走出一段距离,张阳才拿出手机,给苏展涛打了个电话。 他在电话里也没说什么废话,直接告诉他自己在列阳县,甚至什么事都没说。 这件事彻底惹火了他,这个叫余勇的他不准备放过,只是让他中毒还不行,张阳要彻底的解决这个人。 这样的话,靠他一个人就有些难,能用的资源张阳肯定会用,苏展涛和他关系最好,找他来帮忙张阳也不会客气。 “等我,很快就到!” 苏展涛还算义气,啥也没问,丢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长京到烈山有一百七十多公里,开车快的话,也就是两个小时。 “米雪,我先送你回家吧!” 站在路上,张阳又叹了口气,没了车只能打车,偏偏列山县太小,还没有出租车,只能找一些人力三轮。 米雪点了下头,她还有些的担心的往后看了看。 刚才那些人的惨状她已经完全看到了,她很清楚余勇的家庭情况,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管张阳为什么打人,这些人那么悲惨,到时候警察也会先向着他们,真让张阳落入警察的手里,结果是什么她更清楚。 “要不,你先回长京吧,或者,你先去谢爷爷那里!” 米雪小声的说了一句,她本能的想法就是让张阳离开,只有张阳先离开才能保护住他的安全。 这会长京的家里她都感觉不到安全了,只有谢家那里好一些,她知道谢家很有钱,而且也很有能量。 “不用,我哪都不用去,我在这里等着他们的人来给我赔礼道歉,赔偿我的损失!” 张阳眼中闪过道寒光,轻轻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他还带着一股笑容。 这次他们是真的惹火了张阳,张阳平时不喜欢对付人,可一旦他真的对付起人来,一般的人也承受不住,哪怕余勇他爸爸是县长也没用。 张阳一贯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