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先把车砸了 - 神医圣手

第一七五章 先把车砸了

晚上米志国没有回来吃饭。 他没有回来,米雪反而更开心,和母亲又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让回家吃饭的米安大呼有口服。 这让张阳的心里很无奈,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和米志国好好谈一次,不说他完全认可自己,至少不要阻碍他和米雪的发展。 今天米雪没在张阳这里呆多久,很快去了母亲的房间。 昨天一直陪着张阳,她也没时间和母亲聊天,今天晚上正好补回来,米雪明白,母亲那肯定有很多话等着问自己。 第二天上午,米雪一大早就拉着张阳到亲戚家串门去了。 米志国认可不认可她不管,她现在就是要把张阳介绍给大家认识,更何况张阳还买了一大堆的礼物。 这一天很忙,他们开着车一家一家的串,七大姑八大姨家都去了个遍。 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些人都很看好张阳,对张阳的印象都不错。 俗话说的好,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张阳送了一大堆的礼物,这些人若是还说张阳的坏话,那就太不应该了。 很快,这些亲戚们也都知道米雪谈恋爱了,还找了个很有钱,很不错的小伙子。 亲戚们知道了,邻居们也不例外,米家的邻居大都是县政府的工作人员,罗凤兰出去上班的时候还有一些人悄悄向她打听呢。 谁都知道米雪是个漂亮的姑娘,还在外面上大学,现在见米雪找了对象,很多人都显得很好奇。 …………在米雪家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有几个年轻人正聚集在一起。 坐在中间的是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他的脸上带着股狰狞和阴晦,正拿着手铐在那不停的敲着桌子。 这就是余勇,听到米雪回来的消息马上返回了烈山县,早在上学的时候他就对米雪的容貌垂涎三尺,上次米志成偶然提起他和米雪是郎才女貌的事,让他直接动了心。 后来回去和父亲商量,又把米志成拉上,最终父亲同意帮他去说亲。 之后更是得到了好消息,米家答应了,只等米雪毕业就行,等米雪毕业工作了,两人就可以正式的在一起。 当初这个消息,着实让他高兴了很长时间,他甚至还打算,有机会去长京看看米雪。 可惜他还没去,就突然传来了消息,说米雪带个男朋友回来了,之后还有人把她这个男朋友夸的像天上似的,还非常的有钱。 这让他坐不住了,马上从市里赶回了县城。 好在他也不是一个太笨的人,知道知己知彼的重要性,张阳能开得起奔驰车,确实让他有些顾忌。 “哥,要不要我帮你把那小子的胳膊给卸下来!” 他旁边的一个人突然说了一句,这是他的表弟,父亲也是个官,不过是个镇长,就在列山县下面的一个镇里。 这小子在他那边,也是个地头蛇,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就是,勇哥,他再有能耐也是外地人,我们找几个人偷偷的跟上他,把他胳膊卸了,再把他车砸了,谁也不知道是我们干的!” 这次说话的是县城的一个小混混,以前上学的时候就跟着余勇混,余勇去顶名上了大学,他则继续留在县城胡混着。 现在也算混出点小名气,是县城有名的一个小恶霸。 “等等再说,既然我来了,还能让他好过吗?” 余勇猛一挥手,很烦躁的叫了一声,他最大的顾忌就是张阳的身份,这个已经有人帮忙为他打听去了。 “滴滴滴!” 余勇身上的呼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号码,他急忙走到电话机旁去打电话,他还没配手机,不是没钱,是他爸爸最近正在升迁的关键时刻,没让他太张扬。 “勇少!” 电话那边传来道谄媚的声音,张阳在这的话一定能听出来,这是米志成在说话。 “快说,查的怎么样了!” 余勇急急的问着,米志成亲自到长京去查张阳的底细,他是米雪的亲叔叔,由他方面也更容易一些。 “我都查清楚了,这小子就是个普通人,运气好,又懂点医术,救了长京卫生局长的父亲,然后去了三院实习,之后还听说给个富豪看了病,人家就送了辆车给他,其他没什么,他家还不在本省!” “真的,确定,他的车只是救了个富豪,然后人家赠送的?” 余勇眼睛猛的一亮,米志成的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可实在太好了。 “当然,我亲自去他们学校了,以米雪叔叔的身份和他们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打听的,绝对是真的,他们的同学还说了,张阳以前很普通,就是帮人治了病之后才变的有钱!” 米志成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他现在还在长京,这是他打探出来的最新消息。 不得不说,这米志成还真有些小聪明,打听到了很多。 张阳的确救过卫生局长的父亲,他给治病的富豪自然是苏邵华,可惜的是,知道苏邵华身份的没几个,张阳那些普通的同学更不可能知道。 另外,米志成重点打听的是张阳自身的底细。 张阳的户口是跟着姥姥姥爷,都是外省的普通人,米志成托了关系,从学校打听到这点之后,立刻完全放下了心。 感情只是一个撞上好运的小子,这让他再没有任何的担心,这才给余勇打了电话。 “我知道了,你干的漂亮,你上次说的事我会请大伯帮忙,一定会把那个工程交给你!” 余勇对着电话说了一句,不等电话那边的米志成道谢就立刻挂了电话。 他所说的大伯才是他们家官最大的人,市里的一位副市长,还是常委副市长,比米志国这样普通的副县长强的多。 “娘的,原来就是个鳖,都我操家伙,准备动手!” 挂了电话,余勇才愤愤的叫了一声,既然张阳没什么底细,只是个运气好的人,他就没必要客气了。 他要将张阳打的不敢靠近米雪半步,还有他那辆车,给他砸个稀巴烂。 “大哥,是不是要动手,我去招呼人!” 那个跟着余勇混过的小子也兴奋的叫了起来,余勇想了下,随即点了下头。 他要教训张阳,自然是人越多越好,这股气他可憋了两天,这次要好好的出出气。 很快就有人打听到了张阳现在的所在地。 其实张阳在哪很容易打听,他的奔驰车在这小县城太显眼了,走到哪都会有人看到。 “天龙湖划船,这小子还给我玩浪漫,全都跟我走!” 听到张阳的所在地,余勇恨恨的叫了一声,马上带人出了门,出门的时候他连衣服都没换。 天龙湖位于烈山县东,是个不算大的湖泊,至少从这边能看到那边。 湖不大,但却非常的有名,传说这湖底有个龙眼,里面有真龙,也有说湖底有地下水道,直通大海。 这些传言也不是没有根据,无论什么样的旱情,这不大的天龙湖就从来没有干涸过,才有这种种的传说。 现在是傍晚,米雪不想那么早回去,就带着张阳理到了天龙湖,在这里划划船,当做休息。 其实米雪小的时候也有过别人不知道的梦想,她期望有一天和自己心爱的人,拉着手在湖边散步,或者一起在湖上划着小船荡漾,她把张阳带到这里来,也有圆梦的用意所在。 一起在湖中,只有两个人,这可是她以前想象过很多次美好的场景。 余勇的速度不慢,一会便到了这里,他到的时候,湖边已经有二三十人纠集在了一起,很多人的手上还都拿着砍刀,钢管之类的武器。 他们的砍刀,比在焦邑市见到的还多。 真说起混乱,越小的地方越乱,小县城比市里面要乱的多。 “强哥,勇哥!” 这些人看到余勇纷纷靠了上来,还都大声的叫着。 “人在哪?” 那个叫强哥,也就是跟着余勇的人立刻大叫了一声,马上就有人指了直远方,果然,他们看到那边远远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走,过去先把车砸了!” 看到这车,余勇的怒和妒全都涌上了心头,马上大叫了一声。 一个没有背景,只是靠治病让别人送辆车的人,这车再值钱他也不怕,这里就是他的一亩三分地。 张阳的车越好,他想砸的心就越重,这也是一种嫉妒心作祟。 他自己都没有这样好的车,当然,若是他能有机会把车据为己有最好,可惜他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做这种明抢的事。 一共三十多人,浩浩荡荡的跑了过去,路上的人都吓的躲在了一旁,这些人很快到了张阳车的旁边。 余勇第一个抡起手上的大锤,这锤还是他刚刚从路边顺来的,一下子就砸在了车玻璃上。 张阳的车是好,可也不是坦克,就算是坦克也经不起这样砸,这一下玻璃就烂了。 其他人见他动了手,马上都围了上来,有人围不上还跳到车顶,全都对着张阳的车砸了下去,没一会,张阳的奔驰车就变的千仓百孔。 在湖心正慢慢划船的张阳,猛然回过头来。 米雪也听到了动静,经济的看着岸边,可惜他们两个现在都在湖中央,离岸很远,这会想过去制止也来不及了。 “混蛋!” 张阳突然爆出两个脏字了,眼睛变的无比的冰冷。 这船是脚划船,他脚下马上使劲,让船快速朝着岸边驶去,这些人不管是谁,他们无缘无故的砸了自己的车,张阳就饶不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