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打听张阳的底子 - 神医圣手

第一七四章 打听张阳的底子

这顿饭吃的并不好,气氛很郁闷。 米安草草的拔了了几碗饭,便骑着张阳新送他的车子去了学校,他们现在一直在补课,晚上也要去,都是为了应付高考。 “米雪,跟我到房间来一趟!” 吃完饭,米志国丢下这句话便先离开了,吴凤兰则在一旁招呼着张阳,为张阳整理客房,还说着一些安慰的话。 丈母娘对自己真的不错,张阳这会很乐观,至少他争取到了一个强力支持。 现在来看,米雪的家里人也就是他的父亲那一关没过,其他人都已经认可了他,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 米雪和父亲的谈话并不顺利,没一会便跑了出来,气冲冲的进了张阳的房间。 “老顽固,真是老顽固,米志成的话他也敢听,也不看看那个余勇是什么人!” 进到张阳的房间,米雪还气的在那叫着,眼睛通红,满脸委屈的样子。 “别生气了,回头和父亲好好说说,要不我去说,我相信能让他接受我!” 张阳轻轻抱住米雪,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在未来丈母娘家还真不好太过分。 “不行,你都不知道,他认定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想说服他太难了,张阳,要不咱们回学校去吧,不在家了!” 米雪摇了下头,对自己的父亲她最为了解,父亲一旦认定这个事,很难去改变。 “回学校,难道你以后永远都不回家了?这不可能,问题还是要解决,你要相信我!” 张阳呵呵一笑,他知道米雪说的这是气话。 真不回家,最先受不了的估计就是米雪,再说了,张阳他可不想带着自己的女人私奔,他要堂堂正正的把米雪娶回家。 米志国不认同他,那就做到让他认同,张阳是个怕麻烦的人,但并不是不敢面对麻烦。 “我相信你,我听你的!” 米雪犹豫了一下,轻轻依偎在张阳的胸前,她对张阳她有着一种绝对的信任,一种莫名的信任。 米雪在张阳这坐了很久,两人也聊了很久,在母亲的提醒下米雪才返回自己的房间。 两人的聊天,也让张阳知道了那个平白出来的情敌是怎么回事。 或者说根本算不上情敌,米雪对他没一点的感情,米雪的性子很像他爸,也很固执,认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余勇家在市里面,他的父亲六年前到烈山县来担任县委副书记,他也跟了过来。 列山县高中在他们整个市都很有名,余文武正好把儿子也调了过来。 父母都是为孩子着想,可惜余勇自己不争气,高中就喜欢沾花惹草,那时候的米雪就很漂亮,他追了米雪很久。 最后还是被米雪骂退了,这才盯上别的女孩。 他的学习成绩不好,最终没能考上大学,据说他的父亲帮他替名上了所大专,半年前便回来开始工作,也是以实习的名义开始的。 不过他的实习没过多久便转了正,目前在市里工作,在市公安局工作是名正式工。 正式工,在这个时代就是捧着铁饭碗,吃公家饭的人,要比其他人强的多,说对象这类人都占有很大的优势。 也就是在他工作之后,余文武才上门来提的这件事。 了解了这些,张阳有些无奈,也有些哭笑不得。 他没想到这种很老套的政治联姻也能让自己遇上,遇上了只能算是倒霉吧,不过他有信心,米雪一定属于他,不可能被别人抢走。 不管那个余勇的父亲是干什么的,都别想从他的手里抢走米雪。 县长也不过正处级,上辈子的张阳可就是正厅的行政级别,而且他见过的省部级高官都有一大堆,还真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里。 第二天一大早,张阳便早早的起了床,他第一件事是给小闪电喂食。 别看小闪电个头小,食量可很大,每天都要吃最少两条毒蛇,张阳这次回来还特意带了些毒蛇,都是他在山上抓回来的。 在谢家别墅的那几天,山上的毒蛇没少被张阳祸害。 把蛇从上面的圆孔里投进去,小闪电立刻扑了上去,可怜的毒蛇连芯子都没怎么吐就被小闪电咬断了头。 看着小闪电吃东西的样子,张阳忍不住摇了下头,还好没有别人,不然非得被吓住。 “小张,起那么早!” 张阳在院子里锻炼了会,吴凤兰便起来了,还对张阳打了个招呼。 “阿姨,早!” 张阳微笑打了个招呼,早起是他一向的习惯,没有特殊情况,他早上都会早点起来修炼。 特别是近期他服用了参丸,在参丸的作用下他的修炼速度突飞猛进,每天都有着不小的进步。 “小张,我问你,这车,真是你的吗?” 吴凤兰笑呵呵的来到张阳的身边,稍稍犹豫了一下,这才问了一句。 问话的时候,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阿姨,这车其实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所有权属于我,不过我真想想买的话,这样的车我也能买,还不止买一辆!” 张阳微微一笑,小声的说着。 吴凤兰的意思他很明白,这是在打听他的底子,不过这对张阳来说是好事,证明人家认可自己,才想了解这些。 “是这样,你现在上学哪来这么多钱,是不是你家人的?”吴凤兰点了下头,再次问道。 “不是,这全是我自己挣来的,阿姨,米雪没跟您讲过吧,其实我是个医生,我的医术还可以,帮不少人治过病,又做了点小生意,就赚了些钱!” 张阳笑着说道,罗凤兰这是在关心他,到底是自己挣钱还是靠着家里人。 “你还在上学就开始赚钱了?” 罗凤兰惊讶的抬起头,显得有些不敢相信,张阳突然抬起头,往她身后看着,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妈,张阳很厉害,他上次和朋友一起做期货,就赚了两千万,我亲眼见的!” 米雪也起了床,从后面走了过来,抱住母亲撒娇式的说道,不过说起张阳来她的脸上明显带着骄傲。 “两千万!” 罗凤兰直接愣在了那里,傻傻的看着张阳。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每个月也就几百块钱的工资,米志国是副县长,工资高一些,但高的也有限,两人加在一起,一个月也就是两千左右。 两个人的工资,不吃不喝,要攒好几百年才能有两千万,想想罗凤兰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对她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好在张阳没告诉她最近又挣了两千万的诊费,不然会更让她震惊。 “阿姨,米雪说的是真的,除了生意上赚的钱之外,在其他地方我还赚了一些钱,所以您不用担心,我有能力让米雪生活的幸福!” 张阳微笑着说道,罗凤兰之所以打听这些,不就是担心女儿的未来吗。 “妈,张阳真的对我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余勇那小子是什么性子的人,你有机会就劝劝我爸吧!” 米雪搂着母亲的脖子,轻声的说着,反正让她和别人在一起绝对不可能,她这辈子就认定米雪一个人了。 “好,我回头再给他说说,这老顽固的脾气,哎!” 罗凤兰叹着气,又看了眼张阳,眼中还带着点惊讶。 这次说完她便直接去了厨房做早餐,不过刚才的话着实让他震惊了一番,昨天米安说张阳有钱她还没什么印象,今天听到确切的数字,才知道这个看起来温文文静静的年轻人,已经是千万富豪了。 千万富豪,他们烈山县都没几个。 不过这也让她更为放心,她能看出来,自己女儿是真的喜欢人家,这个年轻人他也不讨厌,又懂事,真做女婿也不错。 至于那个余勇,她还真听过一些事。 她是老师,余勇是高中有名的坏学生,仗着父亲是县里的大官,还和老师打过架,整个教育系统的人都知道。 张阳看着米雪,轻声道:“米雪,叔叔呢,要不要我和他谈一谈?” “他还没起,你不用和他谈了,现在谈也没用,还是让我妈先去说!” 米雪摇了下头,她对自己的父亲最为了解,这个时候不可能劝得动他。 张阳点了下头,对米雪的安排没提出异议,反正只要他在,他相信总有说服米志国的那一天。 早饭做好后,米志国也起了床,他看见张阳又皱了皱眉,简单的吃了点早餐便离开了。 他的态度可以说很冷淡,米雪还在一旁为自己父亲的态度给张阳道歉。 张阳倒没怎么在意,米志国反对他和米雪在一起,没把他直接赶走就很不错,只要他留下来,他就有机会。 上午米雪带着张阳出了门,在外面转了一天,直到下午才回来。 米雪领着张阳去了她小雪,初中,还有高中上学的地方,还带张阳去了一些她小时候喜玩耍的地方,县城虽小,可玩乐的地方一样很多。 对米雪的童年生活,张阳还有些羡慕。 上辈子,他小时候一直都跟着爷爷学习医术,能玩的地方也就是个道观,或者陪爷爷一起上山采药。 这辈子更不用说了,之前都是记忆,还不是什么好记忆,小的时候张阳就为母亲的去世怨恨父亲,几乎都是在这种怨恨中长大,更没有什么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