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奇怪的两败俱伤 - 神医圣手

第一六六章 奇怪的两败俱伤

米雪从张阳身边挣脱的时候,张阳竟然没有抓住她。 这对以前的张阳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现在他的身体太虚弱了。 “你等等我!” 米雪头也没回的朝下面跑去,张阳在上面苦笑着摇摇头,米雪说等,他可不能真在这等。 至于米雪跑下去干嘛,张阳不用猜也能知道,肯定不自量力的去找那只狐尾貂了,他有些后悔告诉她这毒有解药的事,在张阳看来她这不是去找解药,而是去送死。 他都对付不了的狐尾貂,一百个米雪都不是对手。 张阳撑起身子,因为中毒内劲已经无法提起来,张阳现在身子很虚弱,比起米雪还不如,只能摇摇晃晃的慢慢往下走。 他要去追米雪,告诉她,死一个都够了,不用死两个。 这处山崖,没有任何开发过的痕迹,估计是因为很陡,地方又偏,谢家的人也没过问过。 张阳在后面叫着,米雪却越走越快,她现在的速度比张阳还要快。 叫不住米雪,张阳也不在叫了,只能慢慢的跟在身后,小心的往下走去。 他可不想没中毒而死,却滚落山崖而亡,至少在临死前他要追上米雪,不能让她做傻事。 不过米雪这样不顾一切的冲上下,确实让张阳很感动,这是个真心为自己好的女孩,有这样一个女孩对自己,这辈子时间虽然很短,但也没白活。 有过一次生死经历,再次面对死亡危机的时候,张阳的心态要比以前强的多。 越往下走,张阳的脑袋也就越沉,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胳膊已经全部黑了下来,黑色还在向上蔓延,张阳明白,等黑色蔓延到心脏或者脑部的时候,也是他彻底结束的时刻。 “啊!” 远处突然传来道惊叫声,张阳猛的一醒,顾不得身体很虚,快步朝前跑去。 这是米雪的声音,他不知道米雪遇到了什么,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那么的着急。 张阳走的很快,几分钟后就到了米雪尖叫的地方,这是山崖中间一个小裂缝那,这地方很偏,旁边还有陡峭的悬崖。 平时这种地方,绝对不会有人来。 月色下,张阳看到米雪正一个人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前面,身上还有些发抖,几次身子想往前走,都停在了那里。 看到米雪没事,张阳的心至少放下一些,可这心还没放下完,米雪就已经往前跑了过去,跑到了悬崖处。 “米雪!” 张阳心里一急,脚下又加快了一些,可惜现在他最快的速度也比不过之前。 刚跑过去的米雪,蹲下了身子抱起一个东西,然后又转身往回跑,正走着的张阳看到米雪怀中抱着的东西,马上愣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的愣在了那。 米雪抱着的,是一团白白的小东西,这小东西张阳很熟悉,刚才他和这小东西纠缠了很久,最终被这小东西药了一口。 狐尾貂,米雪竟然把狐尾貂给抱过来了。 张阳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短路,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不过伤口的疼痛,还有全身的麻木都无比明确的告诉他,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米雪抱着狐尾貂,跑的很快,她也看到了张阳,没一会就来到了张阳的身边。 “张,张阳,是不是,是不是它的涎液能帮你解毒?” 抱着狐尾貂,米雪显得很是紧张,她的身子还在发抖,整个脸也因为恐惧有些变形。 不过她还是坚持着,坚持抱着那狐尾貂,因为她知道,这是唯一能救张阳的东西。 “你拿来给我看看!” 张阳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喘着气轻声的说了一句,米雪这才把怀里的狐尾貂交给张阳。 狐尾貂紧闭着眼睛,它的脸上带着点枯黄,似乎显得有些痛苦。 “毒?” 张阳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这狐尾貂竟然也是中了毒,要知道狐尾貂可是天下排名前十的最毒毒物,就算是眼镜蛇的毒液它都一点不怕,吃蛇像吃糖果一样。 能让它中毒的,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米雪,那边还有什么?” 张阳急忙问了一句,狐尾貂是中毒昏迷,并没有死亡,张阳问话的时候已经小心的掰开它的嘴,从里面取出点唾液来。 狐尾貂的毒藏在牙之中,解毒之物只有它的口水,听起来是很恶心,可这是唯一的办法。 也只有整天和狐尾貂毒在一起的口水,才有解毒的功效。 张阳的问题,让米雪浑身打了个哆嗦,她脸上变的更恐惧,样子也更难看了。 “蜘蛛,那里有个很大的蜘蛛!” 过了一会,米雪才慢慢的说道,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依偎在张阳的身上,借以减少自己的恐惧。 女孩子,天生都会蛇,蜘蛛之类的东西敏感,米雪也不例外。 “扶我起来,让我去看看!” 张阳已经把狐尾貂的口水抹在伤口上,伤口那的黑色皮肤也开始渐渐在恢复,狐尾貂的毒他等于已经解了。 这也让张阳长长松了口气,还好他跟来了,若是在晚一会,等貂毒攻入心脏,就算有狐尾貂的口水也救不了他了。 张阳现在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过这事透着蹊跷,哪怕他知道现在很危险,也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不用了吧!” 米雪脸色又变的有些发白,颤着声音说道,那只蜘蛛真的很可怕,刚才她的惊叫就是因为那只蜘蛛。 “这样,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张阳努力的站起来,又看了一眼还在手上昏迷着的狐尾貂。 他的脸上也带着点犹豫,就是这只狐尾貂差点害死他,这会狐尾貂昏迷则是他报仇的最佳机会。 不过狐尾貂可是很难得一见的天地灵兽,整个世界存世量都非常的稀少,真这样杀死了,确实是种可惜。 犹豫了一会,张阳最终还是没能下手,这狐尾貂中毒很深,短时间绝对醒不来,倒也不用担心。 提着狐尾貂,张阳慢慢朝前走去,米雪在后面又站了很久,这才跟着跑了过来。 没一会,张阳就走到了米雪之前的位置上。 在这里,他也终于明白米雪为什么那么害怕,还在这站了那么长时间。 在悬崖的边上,有一片不大的小空地,也就是十来平方米,空地上正躺着一只蜘蛛,一只足有半米长,巨大的黑色蜘蛛。 看到这蜘蛛,张阳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竟然是只黑铁蜘蛛,而且还是成年的黑铁蜘蛛。 黑铁蜘蛛同样是剧毒之物,十大毒物之一,十大毒物也有排名,黑铁蜘蛛位列第九,狐尾貂则属于第七。 这会张阳终于明白狐尾貂为什么会中毒昏倒了,也只有同属十大毒物的这种灵兽,才能对它造成伤害。 “张阳,不,不要过去了吧!” 米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张阳的胳膊,张阳明白,刚才她一定是看到了这只蜘蛛,才站在那里不敢下去,最终为了救张阳,才下去把昏迷的狐尾貂给抱回来。 也同样是因为这只蜘蛛,她才不敢跟过来,可她还是跟着自己一起走过来了,这足以证明,他在米雪的心里最为重要,甚至战胜了恐惧。 “不要怕,一个大蜘蛛而已,你等等我!” 张阳抱了抱米雪,狐尾貂都昏迷了,这黑铁蜘蛛估计也好不到哪去,这个时间不去查查,张阳肯定不会安心。 无论是黑铁蜘蛛,还是这狐尾貂,都可是剧毒之物,知道身边有这样的毒物,张阳就算在这里给别人治病也无法安心。 这会的他,又想起给谢老爷子治病的事,忘记他刚才都差点死去。 抱着狐尾貂,张阳让米雪在旁边等他,自己则走了下去,小心的到那黑铁蜘蛛的身边。 张阳从旁边找个了枯枝,轻轻的动了下大蜘蛛,蜘蛛随着张阳的波动晃了晃,不过没有任何的反应。 张阳这才走过去,仔细的观察着这只大蜘蛛。 “死了?” 仔细看了会,张阳才发现,这黑铁蜘蛛已经毙命,也是中毒而死,中的就是狐尾貂之毒。 看着死去的蜘蛛,又看看怀里的狐尾貂,张阳有种很无语的感觉。 这分明就是两种毒物进行了斗争,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一死一昏迷,然后让米雪捡了个便宜,把昏迷的狐尾貂抱了回来。 这才让他有机会获得解药,解了自己的毒。 只能说米雪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连这种万分之一都没有的机会竟然都能碰到,别说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都没有。 平时这样的毒物,即使遇到也不会拼死相斗,最多各自让开,拼个两败俱伤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少。 就像刚才,狐尾貂伤了张阳,自己也被张阳拍了一下,虽说伤的比张阳轻一些,但它也马上就走了,一点都没停留。 狐尾貂竟然和这黑铁蜘蛛死磕,黑铁蜘蛛不要命了也没跑,实在是让张阳难以理解,也很想不通。 不过这对他来说总是好事,没有这样的相斗,他哪有机会获得狐尾貂的口水,估计明年的今天,就该有人来给他烧纸上香了,而他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灵魂再穿越一次,到别人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