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中毒,绝望 - 神医圣手

第一六五章 中毒,绝望

另一边,张阳根本不知道米雪去而复返。 此时的他也没有精力去管别的事,这只狐尾貂速度太快了,张阳也只是借助身法缠住它,想要伤到它都很难。 对张阳来说,现在唯一的庆幸就是把它引到一边,给了米雪足够的逃生时间。 至于他自己如何脱身,张阳这会已经不去想了。 身法很耗内劲,张阳能感觉到体内的内劲急速的下降,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水,这种身法他维持不了多少时间。 即使他身上还有一颗参丸也没用,参丸要使用正确才能发挥作用,并不是直接补充内劲的神丹,他现在只能撑一步,看一步。 “吱吱吱!” 狐尾貂的叫声突然响亮了起来,它似乎有些着急,动作也更加的敏捷了。 狐尾貂一加力,张阳的压力又增大了不少,他只能尽力快速飘闪着身子,躲避着狐尾貂的攻击。 这一刻,已经不是他在缠着狐尾貂,而是狐尾貂追着他跑了。 就算是跑,张阳也是下意识的往反方向去泡,离狐尾貂越远,米雪就会越安全,狐尾貂毕竟只是只小貂,别墅的房间构造还是很结实,只要关上门,这只小貂就进不去。 他跑的越快,狐尾貂追的就越急,叫声也更响亮了。 “噗!” 跑动的张阳突然停了下来,手还往后猛的一挥,水果刀带出一道刀芒从空中划过。 急追而至的狐尾貂身子猛的一转,避开了刀芒,不过它也没机会伤都张阳了。 张阳站在那里,不断的喘着气,他的内劲剩余已经不多,最重要的是,他前面是个山崖,不是特别陡的悬崖,但想在这里跑过狐尾貂,那绝无可能。 狐尾貂落在了另一边的石头上,同样警惕的看着张阳。 小小的它智慧很高,它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好缠,刚才那一道刀芒就差点伤到它。 不够它也有无法放弃的理由,站在石头上,它还不停的吱吱叫着,只是暂时没有发出进攻。 而张阳,这会也抓紧一切的时间,快速恢复着体内的内劲。 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丝苦笑。 若是上辈子遇到这狐尾貂,那跑的应该是它,张阳上辈子的内劲可比现在强的多,那时候的他身法可以更快,至少可以快到和狐尾貂相同的地步。 只要他的速度能跟上狐尾貂,那胜利者就一定是它,狐尾貂最擅长的也只有毒速度。 可惜这一切都没用,现在的他确实比不过这只小貂,现在内劲又消耗太多,随时都有可能饮恨当场。 “张阳!” 一直快步跑来的米雪,这会终于追到了这里。 她跑的气喘吁吁,浑身是汗,脸上还带着深深的恐惧,一个人,一个女孩在没有人烟的山顶奔跑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张阳脸色猛的一变,他没有想到,米雪竟然会跑回来,重新追过来。 这等于让他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现在的他连自保都不一定行,更不用说去保护米雪了。 咬着牙,拿着刀,张阳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提起全身的内劲,朝着狐尾貂扑了过去。 他没有时间做出选择,也没有机会去选择,此时的他只能这么去做,不然两个人都要完蛋。 “吱吱吱!” 狐尾貂对危险的敏感非常的高,刚才就是靠着本能躲过中央的刀芒,张阳一动,它也动了起来。 不过这次它没有再躲开,而是朝着张阳蹿了过去。 动作太快了,无论是张阳还是狐尾貂,都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碰在了一起,狐尾貂躲过张阳的刀子,在他的胳膊上直接咬了一口。 张阳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不过他的另外一只手还是做出了反应,反手拍中了狐尾貂。 可惜这只手没有拿刀,不然这一下就可以给狐尾貂重创。 狐尾貂小小的身子被张阳拍飞,直接跌落在山崖,滚了几下之后狐尾貂又站了起来,对着张阳叫了几声,随后一转身,从山崖下跑过,没一会便没了身影。 张阳一屁股坐在了那里,脸色还边的苍白。 他的手指不断的在身上点动着,点完之后才去看他的胳膊,在胳膊中央,有两颗很深的牙印,牙印周围已经完全变黑。 只靠毒气就能毒死牛的狐尾貂,它真正的毒液有多毒根本无法想象。 不这么毒,也不可能成为十大毒物之一了。 “张阳,你怎么样了!” 米雪这会也来到了张阳的面前,焦急又关心的问了一句。 她刚问完,眼睛就落在了张阳的胳膊上,她的小脸马上也变的无比苍白,就算她什么都不懂,可看到那乌黑的皮肤以及深深的牙印,她也知道问题麻烦了。 “我没事,你怎么回来了?” 张阳强撑着自己,裂开嘴笑了笑,被狐尾貂咬到,他明白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 “我,我不放心你,你真的没事吗?” 米雪显得很紧张,张阳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张阳胳膊上那乌黑的皮肤,正以她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扩散着。 “傻丫头,你不在我才不会有事,等你跑掉了,我就能跑了!” 张阳苦笑着摇了下头,他说的当然是谎话。 被狐尾貂咬到,哪怕是他上辈子的先祖,那位医圣大人也会是大麻烦,没有正确的办法根本无法解救自己。 换成现在的他,几乎可以说是绝望了。 “我害怕,我害怕失去你,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我有种感觉,我真这样跑了可能永远都再也见不到你,我不能跑,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米雪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扑在张阳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 米雪哭的很伤心,她说的是心里话,刚才跑出去的时候,她真的有这种感觉。 张阳轻轻抚摸了他的头发,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舍,同时也有一种欣慰的幸福。 危险的时候,米雪没有放弃他愿意和他一起死,这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一个真正愿意和你一起死的女孩,那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不管怎么说,这辈子的张阳,终于找都了一个真爱。 “张阳,你胳膊上的颜色,又扩散了!” 米雪哭了一会,看了眼张阳的胳膊,又抬头担心的问了一句。 “我知道,等这颜色全部扩散开,我也就该离开了!” 张阳微微一笑,狐尾貂的毒性太强,哪怕他服用过参丸也无法抗拒,刚才他点住自己的穴道只是让毒性扩散的慢一些,并不能阻止毒性的散发。 狐尾貂的毒实在太厉害,哪怕他刚才直接砍断胳膊都没用,不然张阳早就断臂求生了,不会傻傻的在这里等死。 “离开?” 米雪显得有些迷茫,马上她的脸色就猛的一变,她理解了张阳的意思。 “没事,人终究都有这一天,只不过早了几十年罢了!” 张阳搂着米雪的肩膀,轻轻的笑着,他的心里也在发苦,上辈子就倒霉的遇到了空难,结果穿越回到了现在。 这辈子,好日子刚刚的开始,就面临着这样一个结果,他不知道到底是老天再玩自己,还是自己真的很倒霉。 只是不知道他这次,还有没有机会在穿越了。 “张,张阳,这是毒吧,有,有没有办法解开?” 米雪声音发颤,她脸上带着浓浓的恐惧,张阳没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她已经猜到了。 这么明显的事,只要聪明点的人都明白怎么回事。 “对,这是毒!”张阳这次没有撒谎,直接承认了。 米雪紧紧的抱着张阳,眼泪又接着流了下来。 真的是毒,那说明刚才那小东西是个毒物,而且是个很厉害的毒物。 正因为如此张阳才会让她跑,自己留下来和毒物周旋,只是为了给她创造逃生的机会。 张阳成功了,她虽然跑了回来,至少不会再有危险,可张阳自己却中了毒,以他的医术都这么悲观,结果会是什么米雪很清楚。 “这毒,有没有办法解?” 米雪轻声的问着,胳膊的黑色还在扩散着,每扩散一点,米雪的心就如同被针扎一样的疼痛。 张阳微微一笑,道:“有!”。 “什么办法?”米雪猛然抬起头张阳的话,让米雪的心里再次升起了希望,有办法就好,她现在只想救出张阳,让他彻底的好起来。 “狐尾貂的涎液,就是刚才咬我的那小家伙!” 张阳自嘲的笑了笑,狐尾貂的毒需要它的涎液才能解,也就是它的口水,可惜张阳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刚才都打不过它,更不用说现在了。 打都打不过,更不用说抓住它取涎液,更何况解毒必须用活的狐尾貂涎液,死了的都不行。 这等于让张阳没有了任何的可能,所以他才会这么的绝望。 “你干什么?” 米雪突然站了起来,直接朝着山崖跑,山崖很陡,又是晚上,一不小心摔倒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还不算,这山崖下可有个更恐怖的存在,连张阳都不是对手的狐尾貂,被那狐尾貂咬上一口,米雪的下场会比他还要惨。 至少他还有内劲撑着,米雪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