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 神医圣手

第一六三章 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牺牲了?” 张阳猛的一愣,据他所知,太爷爷是解放后才去世,还曾经给很多人治过病,爷爷小的时候就跟他一起行走,到处为人看病。 “是,牺牲了,他牺牲了,他还那么的年轻,没有成家,就这样为了我们这些不中用的人牺牲了,该死的是我们,不该是他啊!” 老人的眼泪流出来后就再也止不住,说到这里哭的更厉害,头也低了下去。 张阳站在那里,直接愣住了。 他从爷爷那听过不少太爷爷的事,太爷爷的医术当初非常的高,有在世华佗的美名,可惜他是个坐不住的人,喜欢经常到处跑。 按照爷爷所说,当年太爷爷救过的人真的不少,有普通老百姓,也有大官,以太爷爷的性子,战争期间救下谢老爷子一行人很正常。 不过他爷爷可从没说过太爷爷和鬼子打过仗,更别说牺牲了。 “等等,您刚才他,他没有成家,你确定他没有成家?” 张阳突然想到了什么,急急的问道,自己太爷爷是在战争期间成的家,具体哪一年张阳就不知道了,不过从他爷爷的年龄来看,应该是在抗战之后。 至少他爷爷是抗战之后出生的。 “对,他还没有成家,我知道他是家里的独苗,没有成家就这样走了,都是我们害了他!” 谢老爷子还在哭着,这也是他埋藏多年的心事,若不是张阳他也不会说出来。 张阳这会已经完全懵在了那里。 从谢老爷子一开始说,他就感觉到了,他说的人就是他的太爷爷,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特别是懂古武又懂医的人本就不多。 没成家就死了,这和张阳所了解的完全不一样。 他的太爷爷虽然也没有长寿,可毕竟生下了他的爷爷,后来在动乱中因为喜欢到处救人遭受了迫害,在最终离去。 张阳虽然没见过他,但这些却是可以确定的。 张阳突然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再次问道:“谢老,您能确定他牺牲了吗,或者说,您亲眼看到他牺牲了吗?” “我可以确定,我亲眼看到鬼子的机枪扫在了他的身上,后来还是我和几个战友,偷偷把他的尸首抢回来安葬,他,他是因为我们而死!” 老人说着又哭了起来,张阳则变的更懵了。 死了,确定死了,连尸体都抢了回来是最好的证明。 那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他太爷爷的历史,和上辈子并不相同,至少他太爷爷上辈子是没有因为战乱而死。 他又想起了系统所说过的那句话。 这个世界和他关系密切的人都会消失,张阳现在算是明白是怎么个消失法。 没有了太爷爷,自然没有了他爷爷,他的父亲以及他也就完全消失了,张阳现在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他的出现,让爷爷以及父母都没在出现,这个代价似乎有点大。 “张医生,其实我很好奇,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的,你们真的很像,若不是我知道他是独子没有兄弟,医术又是家传,我真以为你是他家族的后人!” 老人这会心情平息了一些,还流着眼泪,但没刚才那么严重了。 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发泄,一辈子几十年从没有对外人讲过的话,说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种话他无法对其他人讲,无法对自己的子孙讲,可和张阳说起来却是那么的自然,仿佛张阳就应该知道这件事似的。 “我的医术是跟一个老道士学的,有可能,这个老道士和您的恩人有什么别的关系吧!” 张阳僵硬的笑了笑,赶紧又拿起针来,继续下针,刚才的事让他心神动荡,差点把主要工作给忘了。 “我觉得应该是,恩人说过他是家传,也是独子,可他没说过他有没有叔叔,或者他父亲有没有其他的弟子,你们用针这么像,手法这么像,我相信你们有关系!” 老人家轻轻的点了下头,张阳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他很相信这种感觉,认为张阳虽然不是恩人的后人,但和他肯定有关系。 他猜的有对也是错,张阳就是他恩人的后人,还是他那位恩人的嫡系子孙,可惜的是,张阳的关系是自上辈子,这辈子确实没一点关系。 “老人家,那个人都给你讲过什么?” 张阳一边扎针,一边轻声的问着,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现在也明白了很多。 按照那个系统所说,应该是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都会消失,不管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就好像他的爷爷,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知道了这些他更加的难受,毕竟上辈子很多人都和他有着很深的感情,因为他的出现,这些人连出现在世界上的机会都没有,不得不说很残忍。 “张医生,很不好意思,今天我失态了!” 谢老爷子拿着毛巾擦着脸,他本来就坐在水桶内,洗脸倒是方便。 “没,我听您讲的故事很感动,您那位恩人是位好人,可惜我没有机会见见他了!” 张阳慢慢的摇了下头,话中带着一股浓浓的伤感,连谢老爷子都被他感染了。 “是啊,再也没有机会了,连让我们报恩的机会都没有!” 谢老爷子边说边叹气,他根本不知道,现在正在为他治病人的灵魂,是他那位真真正正的子孙。 “老人家,我要给水加温了,您忍着点,可能会有些烫!” 张阳微微一笑,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心情,从旁边提来保温的水壶,这里面都是热水,也都是提前准备好的,都是张阳能用到的东西。 “放心吧,你就是把我这身老骨头给煮了,我也能忍住!” 谢老爷子哈哈一下,把这件事说出来之后,他的心情突然间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张阳也有着一种明显不同的态度。 好像更亲密一些,像亲人,而不是单纯的医生和患者的关系。 …………“小晖,他到底行不行?” 门外,谢飞有些焦急的看着里面,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两个人在外面都不知道里面到底在做什么,又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 谢晖苦笑摇摇头,他之前只是听说张阳有千年人参才过去,根本没想过人家是个医生,更没想到会主动过来治病。 想了下,谢晖又说道:“我想应该可以吧,他能诊脉得知爷爷两次重创,和其他医生不一样,其他医生也没谁做到过!” “希望如此吧,其实只要千年人参是真的有行,他不行就让柳医生来!” 谢飞点了下头,他们最看中的还是千年人参。 他们嘴里的柳医生,是国内著名的一位老中医,也是谢老爷子的主治医生,他们高价收购来的人参,都是让柳医生帮忙配药给爷爷服用。 没有这位医生帮忙,谢老爷子也撑不到现在。 据说柳医生曾经给很多领导人都看过病,放在古代那就是御医,后来退休在家,人家还不想让他退,是他自己不想干了十分坚持才回去。 即使回到了家,也经常有人找他看病,除了领导人,一般的人他都不接待。 谢老爷子是因为早年和他有过交情,救过他,才会这么尽力的来帮他们,若没有这层关系在,他们拿出再多的钱也没用。 “那我们要不要现在通知柳医生?”谢晖也跟着点头,想了下,又说了一句。 “还是不要了,至少等买下千年人参再说,不然让刘医生知道有别的人再他之前给爷爷看过,他恐怕会生气!” 谢飞摇了摇头,医生的脾气其实都有些怪,特别是好的医生。 医术越强,他们的怪脾气就越多,焦邑的姬宏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张阳还好,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的年纪都不大,没有此形成这种怪脾气。 不过这是建立在不得罪他的情况下,真得罪了他,他的脾气一样很怪。 “吱!” 两人正说着,门突然打开了。 张阳已经扶着老人走了出来,老人脸上带着笑容,脸色也好了一些,只不过脚下还有些虚,必须搀扶次能走路。 “今天我先行针,连续三天后再用药,七天之后老人家就可以独立行走,一个月后能恢复个七八成,三个月后即可痊愈!” 张阳看着他们两人,微笑着说了一句。 老人的病很重,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有千年人参在手,张阳完全有把握在是三个月内就帮他治好。 有把握的事,话自然也可以说出来。 “真的,太谢谢您了张医生!” 谢晖两兄弟同时露出了喜色,三天针灸倒没什么,老人以前不是没有行过针,从来没有人用针直接帮老人成功改善过。 张阳怎么对他们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张阳第二句话才是重点。 七天之后,就能让老人家独立行走,这该是多大的一个惊喜。 自从出了这件事之后,老人家的行动就再也没有那么自然过,其他医生不管怎么治,也从没能改变过这点,那位柳医生也没做到过。 听到张阳这么说,两人真的是即意外,又喜悦,这会把柳医生都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