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铁血之势 - 神医圣手

第一五九章 铁血之势

出诊,特别是远距离出诊,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上辈子张阳只要出去,都会带上他的两个助手,所有的东西也都由助手为他准备好,可惜这两个趁手的助手和他一起消失在了上辈子的空难中。 银针是必备之物,没有了上辈子的独门兵器,目前的针也能凑合着用。 除了针之外,还有很多可能需要用到的药,有些药必须现场能配出来,不然还要折腾麻烦。 谢晖的爷爷,通过他的描述来看,是因为战时伤了元气,之后又为家族拼搏再次损伤才变的那么严重,这次的治疗,主要也就针对元气的损失。 这是主因,但其他的一些小细节也不能漏下。 元气大伤,很容易伴发各种并发症,也有可能有些病本身就对元气有损伤,不多管齐下,把所有的洞都给堵上,即使补好了元气也没用,老人家的身体一样还很差。 没有助手,这些准备的东西,只能张阳自己来做。 回到家,拿上一些东西张阳就出了门。 他主要去的是各大药店,不断的购买着他所需要的东西,有些药不好买,或者买不到,他也只能找些替代品出来。 这让张阳有些后悔,上次在焦邑的时候为什么不多买点药回来。 焦邑中药市场的药材非常的全,那里能有张阳所有需要的东西。 折腾了几个小时,总算把大致能用的东西都买齐,张阳回到家又开始收拾衣服,鞋袜之类的东西。 这次出去不可能一天就回来,生活用品也要准备,不能到那什么都使用别人的。 全部收拾好,就算是张阳也有些累了,这让他很怀念以前的那两位助手,可惜这两人和他关系密切,估计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第二天一大早,张阳就开车把米雪接了回来。 对张阳这么早把米雪带走,苏薇表达了极大的不满,还不愿意放苏薇走。 最后还是张阳说明,他要带着米雪出诊,不能耽误时间才算作罢,这还是苏邵华亲自出面的结果。 苏薇那丫头,就是个死不讲理的家伙,张阳任何理由都没用,她好像认为,别人的事都比不过她重要,所有的一切都要以她为中心。 这样性子的女孩,张阳绝对会敬而远之。 “青崖山,那里不近啊?” 米雪在车上惊讶的看着张阳,直到车上她才知道,她们要去的地方是青崖山,那里她知道,而且以前还去过,她家距离青崖山就很近,只有三十多公里。 “我知道,这次出诊,我们正好顺便在青崖山玩几天,也当做旅游了!” 张阳转过头来笑一笑,青崖山的景象具体如何张阳还真不清楚,反正上辈子直到最后,他也没怎么听说过青崖山,想必并不怎么出名。 这次也纯粹是借出诊的机会,在山上玩一玩,不管怎么说,那里也是座山。 “好,到青崖山,我带你玩!” 米雪莞尔一笑,笑的非常好看,这次轮到张阳惊讶了。 在米雪解释之后他才知道,青崖山距离米雪家那么近,米雪老家的风华山,和青崖山都属于一条山脉,这条山脉很大,还有着很多原始山脉。 说起老家的这些山,米雪也健谈了许多,这会她都恨不得直接来到青崖山。 回去米雪收拾了下东西,谢晖的电话便打来了,谢晖还在昨天的茶楼那,邀请张阳过去一起出发。 张阳和米雪到的时候,谢晖已经在那等着了,他的身边还停着三辆车。 一辆是昨天谢晖的奔驰,还有一辆子弹头商务车,最后一辆是台越野,三辆车车好像还都有人。 “他们都是我们在国内的一些家人,听说张先生您能给爷爷治病,特意赶过来,想跟着您去看一看!” 见张阳下车,谢晖立刻迎了上来,现在张阳可是他的贵宾,务必做到要让张阳满意。 所以他才主动解释,不想让张阳因为人多而产生什么误会。 “我知道了,看来你爷爷在你们家所有人的心中地位都很高!” 张阳笑着点了点头,一说起这点,谢晖又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我们谢家最大的优点就是团结,以前就是靠着团结,才成为国内大家族,之后爷爷他们也是靠着团结,一直和鬼子作战,杀死了很多鬼子,现在也是,家族这些年的发展非常的好,和我们没有那么多琐事有着很大的关系!” 谢晖说的没错,一个家族团结,就等于有了很强的凝聚力,发展起来那是迟早的事。 其他一些家族也知道这点,可做起来却很难,一个家族那么多人,谁不想为自己多谋取点利益出来。 哪怕是苏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好,说不定一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散了,还不如谢家。 “我们出发吧!” 张阳直接说了一句,谢晖马上点头,早点出发,他们就能早点见到爷爷。 三辆车,加上张阳的车一共是四辆,一起朝城外开去。 青崖山位于青崖县内,山名即鲜明,这个县也是依着青崖山而建,很多住房都在山下。 长京去青崖山没有全程高速,只有长京到湖河市的八十公里高速,走完这些,他们就要走一些稍微差的省道。 这样走起来,要浪费一些时间。 不过好在总距离比较近,他们上午出发,下午两点多便了青崖山,谢晖的爷爷住在青崖山山顶的别墅内,他们的几辆车子,全都直接朝山上开去,最后停在了山顶的度假别墅那里。 青崖山不算高,有条斜着的路能上来,到山顶后,还有几个人在等着他们。 “爷爷呢?” 别墅大门那,正站着几个人,谢晖下车后,就对着其中一个不到四十的男子问了一句。 “爷爷在后面,你真的找到了千年人参?” 男子点了下头,又直接问了一句,脸上似乎还带着点不相信。 没办法,他们这么多人找了这么多年,全都成人参专家了都没着都千年人参,现在谢晖说他找到了,总有那么一点怀疑。 “大哥,这位是张阳张先生,他是位医生,听说爷爷的事之后,主动愿意来给爷爷治病,千年人参就是张先生的宝贝!” 谢晖笑了笑,马上把张阳介绍给了眼前的男子。 “张先生,这位是家兄谢飞,他也是非常关心千年人参的事,您不要介意!” 介绍完张阳,谢晖才介绍起那个男子,这也表达了对张阳的一种尊重,同时也害怕张阳会有别的想法。 米雪跟在张阳的身边,还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青崖山她来过几次,可这位于山顶的别墅却没有来过,这里都是私人的地方,不让一般的人上来。 这也是她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 “没关系,谢先生你好!” 谢晖介绍后,张阳主动伸出了手,谢飞这才急忙把手伸出来,他刚才确实关心则乱了。 他昨天接到谢晖的电话,差点没直接跑到长京,最后还是谢晖一再保证下才没去,留在这里等着他们。 其实他等的并不是张阳,而是张阳身上的千年人参。 他们爷爷的病治了这么多年,看过无数的医生,最后的总结也只有一个办法,找人参,越老的人参越好,百年可吊命,千年则救命,所以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千年人参,直到遇到了张阳。 “张先生您好,里面请!” 谢飞这会也算回过了神,先不说张阳能不能帮他们爷爷治病,就张阳拥有千年人参这点,就容不得他们怠慢。 现在人参可没买回来呢。 跟着来的那些人,这会也都下了车,这些人大都很年轻,还有几个就是小孩子。 年纪大点的也都是女人,开车的就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比张阳还要小一点。 这些人,在张阳他们进入之后,也全都进了别墅。 “谢先生,昨晚没休息好吧,肝火那么旺,这对身体可不少,有菊花茶的话多喝点,先降降火!” 进门的时候,张阳突然对着谢飞轻声说了一句,说完这才往里走去。 谢飞自己在那里愣了下,直到张阳走到了他的前面,他才反应过来。 追上张阳,他的脸上还带着点的惊讶,他昨天确实没休息好,主要还是被谢晖信誓旦旦的消息给弄的。 平时他真的有肝火很旺的毛病,今天早上他就感觉很难受,还吃了点败火的药,只是效果不太好,刚才的表现也有这方面的一点影响。 没想到张阳只看了他几眼,就能看出这些来,这说明这个张阳真的是一个医生。 “爷爷,您怎么出来了!” 别墅很大,还分前院和后院,到了后院,谢晖突然脚步加快,朝着前面走去,在前面的院子里,正站着一位老人,老人的身旁还有两个中年女子站在一旁。 从远处看,老人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腰也有些弯,不过整个人站在那里的时候,却给人一种青松般的挺拔感,还带有一种铁血的气势。 张阳默默的点了下头,这的确是位经历过战场的老人,他这种独特的气质,是别人所无法拥有,只有真正在血与火的战场上走下来的人,才能带有这种铁血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