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糊涂账 - 神医圣手

第一五八章 糊涂账

张阳帮忙答应治病,这和谢晖想要的结果有些出入。 谢晖想要的是千年人参,没想到却请了个医生,不过目前对他来说还是要验证是不是真正有千年年份的人参,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如果是的话,就把张阳请过去,他无法给爷爷治病,到时候买下他的人参也是一样。 不是的话,那只能当做这一趟是白跑了。 “张先生,我们能不能现在就去看?” 谢晖显得有些急,其实他平时很忙,若不是梁燕信誓旦旦的表示这里有千年人参,他也不会特意跑这一趟。 “可以,走吧!” 这次张阳答应的非常爽快。 既然答应帮他们治病,人参让他们看一下也无妨,省的这个谢晖还不放心。 对于主动要求治病,也不是张阳被谢晖的孝心所感动,而是因为这位老人的身份。 老人可是位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英雄,他的病根也是为了抵抗侵略者而留下来的,对这样的人张阳一直以来都很敬重。 帮助老人解除痛苦,是他应该做的事。 出了茶楼,张阳直接上了自己的车,看到他那辆奔驰,谢晖还带出点惊讶。 他是识货的人,知道这辆奔驰的价格,其实他的座驾也是奔驰,和张阳的价钱差不多,但不是新款,样式上还不比不过张阳的好看。 两辆奔驰,一起开了出去。 张阳存放人参的地方在建设银行,他现在是建行的大客户,自然把东西存放在这里了。 不过并不在他开户的那个银行,是建行的省行,开户的银行规模太小,还没有银行保险箱的业务。 办完手续,拿着钥匙,张阳把存放在这里的人参拿了出来。 还是那个玻璃罩,外面依然裹着油布,人参存放要有适当的温度,油布还是需要裹着的。 打开油布,人参就出现在了谢晖的面前,密封的玻璃罩透光度很好,可以让人看的很清楚。 只看了一眼,谢晖的眼睛就瞪大了,他这些年买过不少人参,见过很多有年份的人参,对人参的年份一眼就能判断个大概。 眼前这块人参,绝对是真的,而且绝对有年份,这种年份还是他所没有见过的。 不过这块人参和他了解的一些千年人参并不是完全相同,但至少带着一些千年人参的特色。 “张,张先生,这真的是千年人参?” 看着这一切,谢晖反而不敢确定,忍不住对张阳问了一句。 张阳点了下头,轻声道:“确切来说,这块人参的主根有两千多年的年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两千多年? 谢晖微微一愣,马上回过头看着玻璃罩内的人参,他的眼睛还带着一片火热。 两千多年,那就没错了,他现在想起了一些介绍更早年份人参的资料,两千多年的人参确实和刚过千年的人参不一样,资料中有过和这块人参相同的描述,和现在他看到的基本一样。 两千多年的人参,那药效更大。 这也就是说,他爷爷的病真的有了很大的希望,可以完全的治好,千年人参就能做到的事,两千年人参做起来更容易。 “张先生,您这块人参,请务必卖给我!” 谢晖突然回过头,重重的说道,他的脸上还显得很是激动。 他们家的人,寻找千年人参已经很多年,每次都是带着希望去,然后失望而归,他这次终于没有在失望,见到了真正的千年人参。 这哪怕只是一块主根,也足以救下他爷爷的命了。 没有他的爷爷,就没有他们现在这个家族,谢晖爷爷在家族内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家族所有的人都担心他的病,也都为早点帮他治好而努力着。 这样的家族,在现代其实并不多见,很多家族更多的是争权夺利。 这也不愧是一门八将,七位忠烈的家族。 “谢先生,你忘记了我们刚才的约定了吗?” 张阳皱了皱眉头,他已经答应帮他爷爷看病,没想到他还想着买下整块人参。 把这样的人参交给他们,那绝对会浪费。 谢晖愣了下,脸上又露出一丝苦笑,轻声道:“张先生,不是我不相信您,这对我们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你把人参直接卖给我,原来我们说的价格依然不变,可以吗?” 他的话还没说完,张阳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谢先生,我不缺钱,也不需要那么多钱,我不希望在听到你说这样的话,如果不相信我,那就请回吧!” 张阳这次说话语气变的更硬,卖人参是绝对不可能,谢晖如果还在这方面纠缠的话,他绝对会转身就走。 不过那位老前辈也不能不救,人家也是为国遭受的这些罪,杀过鬼子,立过功劳,怎么救张阳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张先生,您别生气,我收回刚才的话,我愿意让您出手医治我的爷爷!” 见张阳发了火,谢晖急忙摆起了手,他现在才反应过来,无论如何帮爷爷治病才是最关键的。 张阳愿意治,就先让他治,只要不浪费人参就行,如果张阳治不好,到时候在从他的手里买回人参也不迟。 谢晖一直对张阳都没什么信心,只是张阳坚持,他也只能这样去办。 “你回去做准备吧,我去台岛不方便,尽量能让老爷子到这里来!” 张阳轻轻点了下头,小心的收起千年人参,这人参还是得放银行内,放的还是保险级别最高的地方。 保险级别最高的地方都要验指纹,在没有张阳指纹的情况下,谁也打不开。 谢晖苦笑一声:“张先生,我爷爷年事已高,他现在不方便出行,恐怕是来不了!” 张阳眉头凝结了下,随即说道:“来不了,那我就跑一趟吧!” 老人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不方便出行确实是真的,人家不能来,他也不能强求,这次恐怕又要出诊了。 出诊,特别是远地方出诊,是张阳上辈子经常干的事,也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 不过这次情况特殊,他不去也不行,老英雄还是要救的。 谢晖马上点头道:“那就麻烦您了,张先生!” 张阳摆了下手,轻声道:“我去台岛办手续可能需要点时间,你有没有路子,能不能帮我早点办出来?” 谢晖稍稍一愣,马上说道:“您不用去台岛,我爷爷他也没在台岛,他目前在青崖山疗养,我们只要去青崖山就行!” 青崖山在长京以西,大概有二百多公里的距离,也在江东省范围之内,没有出省。 青崖山在国内名气并不大,不过在本省却很出名,那里风景诱人,很适合疗养旅游,最近省内也在开发青崖山,吸引更多的人都那里去旅游。 除此之外,青崖山也是谢家的老家所在地,谢晖的爷爷住在青崖山疗养,未尝没有落叶归根的意思。 他真的去世了,就可以葬在这里,回到了老家。 谢晖的爷爷在青崖山,对张阳来说也省去了不少麻烦,现在是98年,去台岛还有些麻烦,有时候甚至要转道而行。 特别是他这种家庭,有那样一个父亲,尽管他不愿意承认,毕竟是父子,也会影响他去台岛,有可能手续都批不下来。 现在病人就在青崖山,这一切的忧虑自然也就没了。 “张先生,您看什么时候过去?” 谢晖又问了一句,他现在对张阳早点去青崖山可是非常的热心,张阳早点去,他爷爷的病就有可能早点好,也就能让他们家里的人放心了。 “等一天吧,我准备一下,顺便等个朋友一起去!” 想了下,张阳才轻声说道,出门肯定要准备,张阳这次又是出诊,必备的东西还是要带着。 他要等的人自然是米雪,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他这次不能再把米雪一个人丢在这里,正好青崖山的风景很不错,带着米雪走一趟,也当做散心旅游了。 “好,那我们明天出发,我会和您联系!” 谢晖马上点头,今天已经下午也不适合走,明天正好,两百多公里不远,明天出发明天就能到,他今天正好把这个好消息汇报给家里。 千年人生终于找到了,这么多年来,他们总算在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完成了心愿。 张阳回去准备,谢晖也去做准备,梁燕跟着谢晖一起走了。 张阳开着车,重新往家里走的时候,突然间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张阳记得,上辈子的千年人参,落入香港人手里之后,有传闻说他把人参卖给了台岛人,也有说他卖给了国内江东省人,另外还有说他卖给了外国人。 这些传闻当时没人知道是真是假。 可如果真卖给了台岛人的话,买下人参的极有可能就是谢家,目前国内,好像也只有谢家对千年人参那么渴求,而且谢晖上来就出了一千万的价格。 真是这样的话,只能说张阳这辈子抢了先,把按照轨迹要属于人家的千年人参先拿到了手。 这样算的话,这还真是一笔糊涂账,好在张阳现在答应帮他们治病,这个帐也不用去纠结,不管上辈子的千年人参是不是被谢家的人收到手,这辈子这件天材地宝才他的手上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