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张阳父亲的身份 - 神医圣手

第一五三章 张阳父亲的身份

其他人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便继续自己的话题,等待着美食上来。 苏展涛的家庭关系,这里也只有张阳知道一些,就是米雪也不怎么清楚。 “你父亲从上面到这里来,那可是好事啊,他下来级别肯定不会降,两个院子不管是哪个,你可都是真正的衙内了!” 张阳笑了笑,他这话声音不大,也是避免别人听到。 他所说的两个院子,自然是省委和省政府,省这一级的两个院子,那也可以说是封疆大吏了,苏展涛确实是实实在在的衙内。 有这样一个父亲在,他无论去做什么生意,也是一帆风顺。 “换成别人或许是这样,我肯定不一样,从小他就管我很严,想让我按照他指定的路子去走,我躲着他才到二伯这里,没想到他又追来了!” 苏展涛摇了下头,脸上的表情变的更加的沮丧,好像他父亲过来是多大灾难似的。 这让张阳很无语,换成别的人,估计有这样一个老子会开心的受不了。 “算了,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去搞定,对了,叔叔下来到底去哪个大院?” 张阳摇了下头,再次问了一句。 张阳上辈子怎么说也是正厅级的副院长,政治上的事就算不懂也了解一些,苏展涛的父亲是正部级,既然下来,就只有几个地方可去。 人大,政协,这两个地方张阳首先排除了。 苏展涛的父亲正年轻,还是正红火的时候,去这两个养老部门是绝对不可能,剩下的也就两个大院,具体主持哪个大院张阳就猜不到了。 若是省委的那个大院,那就是真正的一把手,是省政府的大院,那也是一把手,不过还要和别人搭个班子而已。 不管是哪个,都很不错。 张阳问过之后,苏展涛却一直斜着脸,在那古怪的看着他,看着苏展涛这个样子,这让张阳忍不住又问道:“老苏,你这是怎么了?” “装,你就使劲给我装吧!” 苏展涛摇了下头,好像很不忿的样子,说完他自己又趴在了那里,似乎还在对老爸要来的事儿纠结。 “我说老苏,我装什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张阳倒是莫名其妙,马上又问了一句,苏展涛这话说的他太纳闷,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展涛直直的瞪着张阳,过了会才慢慢的摇了下头,轻声道:“我老子去哪,你会不知道,别说你老子没对你说这些!” 这家伙,张口闭口就是老子,张阳听着还真不习惯,可也没办法,他说的就是他老子。 “苏展涛,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张阳的脸色有些变了,苏展涛只提他父亲也就算了,没想到把自己也扯了进来。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人给张阳提起和他父亲有关的字眼,他的内心本能的就会有一种不舒服。 这是一种残留在心底的怨恨,哪怕已经换了个灵魂,也无法控制住这股情感。 “你不会真不知道吧?” 苏展涛这会坐直了身子,满是惊讶的看着张阳,张阳迷糊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我知道什么,你既然要说就给我说清楚,别你老子我老子的!” 张阳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这会张阳的心里真根本不舒服,若不是苏展涛刚才说起了他的父亲,他根本都不想问。 “行,我相信你你不知道好吧,我爸他要下来,像你说的两个大院,他去的是省政府大院!” 苏展涛摇了摇头,轻声的说着,张阳倒是点了下头,他猜的没错,果然是两大院的一个,从部委到省长,这也是个进步。 地方上的权利可比中央部位要强一些,更何况张阳以前也听说了,苏展涛他老爸的级别是到了,但并非正职,下来转正,还成为了省长,这已经不是小进步,而是真正的大进步。 看着张阳,苏展涛又摇了下头,脸上的神色更古怪了。 “你说的省委大院这次也换了人,皖南省省委副书记张克勤,接的那个院子!” 说完,苏展涛还直直的看着张阳,似乎想从他的脸上寻找到什么。 张克勤,听到这个名字,张阳猛的一愣,整个人都有些呆滞。 这个名字,他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不过更多的却是厌恶,张阳不喜欢听到这个名字,更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 可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个名字是存在的,这就是张阳父亲的名字。 他终于明白苏展涛为什么这个表情了,为什么说他老爸去哪自己要知道,而此时此刻,他也终于知道,那个在印象中一直都处于憎恨的人,竟然是这样一个大人物。 省委大院一把手,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一省封疆大吏,张阳刚刚说苏展涛是个衙内,却不知道他自己是个比苏展涛还要厉害点的衙内。 不过这个结果,张阳比苏展涛还要无语。 从记忆中,张阳知道当初的‘他’之所以到长京来上大学,就是想避开这个人,不想和他有交集,不然他的成绩能上比这更好点的大学。 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没避开,而且还被他给撞上了。 “张阳,你真的不知道,你爸爸他要来的事?” 苏展涛感觉到了不对,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张阳父亲的事,还是不久前他父亲亲口告诉的他,那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打听张阳,并且询问他们两人的关系。 也就是那个时候,苏展涛才明白,张阳的身份一点都不次于他。 “不知道,不要再提他!” 张阳转过头,直直的看了他一眼,苏展涛马上低下头,看都不敢看张阳的眼睛。 张阳刚才看他的时候,他可是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冰冷。 这会苏展涛算是明白了,张阳和他父亲的关系也不好,甚至要比自己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差的多,比他想象的还要差。 不然张阳不会是这种表情,更不会不清楚他父亲的动向。 可不管怎么说,新来的书记都是张阳的父亲,两人父子的直系关系却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苏展涛正有些尴尬,还好饭菜很及时的端了上来,这次他们点的大部分都是海鲜,做起来稍微麻烦一些。 美食一来,大家的注意力立刻有了改变,全都和面前的美味战斗了起来。 张阳也拿起了碗筷,在那不停的和胡鑫他们争抢,从他的样子似乎看不出什么不同,可苏展涛明白,这个时候的张阳心情肯定不平静。 平时的张阳,就算去抢食物,也没有这么夸张过。 一顿饭,大家吃的都很饱,张阳直到结账的时候,脸上都没有露出过笑容,他的脸色比刚开始苏展涛的脸色还要难看。 “张阳,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们永远是朋友!” 去开车的时候,看张阳还是这个样子,苏展涛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放心,我没事!” 张阳回过头来,看着苏展涛笑了笑,他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笑容看起来很僵硬,和以前张阳那灿烂的笑容相比,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一旁的米雪也发现了张阳的不对,她走过来挽着张阳的胳膊,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就好,我以为我够惨了,没想到你比我还严重,咱哥俩这次是真正的难兄难弟了!” 苏展涛点了下头,上前拍了拍张阳的肩膀。 这会苏展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这样安慰着他,不过今天张阳连他父亲要来这里的消息都不知道,确实让他有些吃惊。 “谁和你难兄难弟,我们先走了!” 张阳摆了摆手,直接上车便打着了车子,胡鑫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个人跟着张阳一起上了车,车上的人一满,张阳就打着车子离开了。 苏展涛站在那里,直到张阳的车子消失不见,他才使劲的摇了下头。 “哥,张阳怎么了?” 苏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边,小声的问了一句。 今天吃饭的时候,苏薇也不时的观察过张阳,发现了他今天的不对,从一开始,张阳就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没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苏展涛轻叹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出这样的感慨。 他不知道张阳和他父亲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但他很清楚,他们的关系,要比自己和父亲的关系更加的糟糕,或者想象不到的糟糕。 张阳只是听到他父亲的名字,整个人就完全变了样,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矛盾,苏展涛连想都没不敢去想。 把胡鑫他们都送走,张阳这才开着车返回他们的小区,米雪一路上紧紧抓着张阳的手,张阳没说话,她也没说话。 今天的张阳确实却和平时不一样,往常他和米雪要是晚上一起回来的话,肯定会讲一些笑话给米雪听,或者在黑暗的地方讲讲鬼故事,故意让米雪往自己身上靠,像今天这样一句话都没说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张阳!”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米雪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主动保住了张阳。 她的脸上布满了担忧,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张阳情绪如此低落,也是第一次见张阳如此的不开心。 “我没事!” 张阳轻轻叹了口气,也把米雪拥进了怀里,两人紧紧的抱着,就这样站在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