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老爸要下来 - 神医圣手

第一五二章 老爸要下来

顾成和胡鑫互相看了看。 他们都发现了对方的心动,张阳的这个提议真的很不错,自带车拉货,那要比纯粹用力气抗货赚更多的钱。 他们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的问题,而张阳正好有钱,可以帮助他们。 当然,他们不会白要张阳的钱,等赚够了钱就还,带上利息一起还。 这样一来,他们可以节省掉很长一段的起步时间,不用每天挥汗如雨的搬运东西,这比他们之前想像中要好的多。 “成子,我看可以,这样你们也可以赚更多的钱!”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第一个说话赞同的竟然是楠楠,顾成和楠楠的关系现在也近了很多,其实楠楠暑假也要去打工,她母亲手术的时候欠了张阳六千块钱。 这笔钱,她要争取在毕业之前还上。 “胡鑫,我觉得也行!” 小呆也点了下头,几个人关系都不错,张阳这个主意的确对他们大有帮助。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怕胡鑫和顾成抹不开这个面子,不愿意接受张阳的帮助,这个时代很多大学生的自尊心还是很强的。 “那就这么说了,成子回头到我这来拿钱,驾驶证的事我找人来办,你们自己找活,一放假就开始找!” 张阳微微一笑,直接说了一句。 顾成和胡鑫这会也不在犹豫,全都点头答应了下来,张阳这个法子对他们的帮助很大,能开车送货,谁愿意自己去抗。 至于这个情,几个人都在一起好几年了,互相之间不知道欠下多少人情了。 只不过这个人情稍微大一点而已。 说定了这件事,张阳立刻拿出手机给苏展涛打了个电话,让他一起去望月楼。 办驾驶证这种事苏公子有熟人,这关系不用白不用,他的网络公司现在还不错,另外胡涛也被他称赞,说是个不错的好苗子,还感谢张阳的推荐和介绍。 苏展涛后来还有几次邀请张阳入伙,可惜张阳没一点兴趣,最终只能作罢。 “不好意思,是不是等了很久?” 刚挂了电话,张阳就感受到背后传来一阵香风,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米雪走了出来。 她出来之后,还带动了无数人的目光,看到米雪趴在张阳的后背上,很多牲口们都愤愤的暗骂了一句: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不管张阳是不是牛粪,反正看到美女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免不了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没有,我们也是刚到,我们刚商量好,一会咱们去望月楼!” 张阳回头握住米雪的手,两人的关系算是彻底的公开了,现在无论在哪两人都很甜蜜的在一起。 “望月楼,好啊,什么时间?” 米雪眼睛微微一亮,望月楼的海鲜也给了她很深的印象,美女对美食的抵抗力同样很小。 “现在就去!” 张阳拉住米雪的手就往前走,其他人急忙都跟了上来,胡鑫还大叫着张阳有异性没人性,女朋友一来就跑了。 几个人并不知道,在他们很远的地方,正有个人怨毒的注视着他们。 如果张阳注意到的,又看到这个人的话,一定能认出来,这个远处看着他们的人就是周逸尘。 校纪委带走周逸尘之后,所有的事情也都调查清楚,周逸尘的确有挪用公款,以公谋私等罪行。 不过他毕竟是个学生,舅舅又是学校主任,加上他父亲和叔叔都在使劲,没多久就把他放了出来。 他把学生会的钱全部补上,花的钱也全都还上,最终得到了一个记大过,留校察看的处分。 这就是金钱和关系的作用,换成别的人,有他这些罪行最少也得开除,进局子都有很大的可能。 周逸尘出来之后,彻底老实了段时间,不过他心中的恨并没有放下。 欧阳宇他肯定不会放过,事后他也明白了,张阳手上一部分证据就是欧阳宇提供的,欧阳宇不敢不给,张阳抓住了他的把柄,他不拿出这些东西来,到时候纪委带走的人就是他了。 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先选择保住自己。 除了欧阳宇之外,周逸尘要报复的就是张阳。 他原来在学生会内,顶着主席的名号做事还有些顾忌,现在他已经不在学生会,完全是个自由人,报复起来再没有任何的牵绊。 他要让张阳付出代价,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这次栽的很惨,虽然他叔叔花了很多钱,又有舅舅在帮忙,可这个大过处分却是抹不掉了,最重要的是,他这个处分是因为以公谋私,还有挪用公款。 带着这样大过的档案,他以后就算能进体制,也没有了任何升迁的可能,想想也是,一个档案上有贪污前科的人,组织上根本就不会做任何考察。 这对毕业后一心想进官场的周逸尘来说,不亚于灭顶般的打击。 心灰意冷之下,他想的只是报复,报复所有背叛,欺骗了他的人,报复张阳。 看着张阳他们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脸上才露出股狰狞,拿出手机,直接拨出了个号码。 “龙哥,钱我准备好了,你看什么时候来拿……” 打完电话,周逸尘才狠狠的吐了口痰,转身离开。 张阳并不知道周逸尘想要爆发他,即使知道他也不担心,只针对他的话,只要没有热武器,来多少人他都不怕。 国家对热武器管制的非常严,想拿到热武器并不容易。 望月楼在市中心,张阳开出来他那奔驰的时候,苏展涛也开着他的宝马车来了。 让张阳意外的是,苏薇也在车上,这丫头竟然跟来了。 “老苏,这是怎么回事?” 张阳把苏展涛拉到一旁,小声的问了一句,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步,从称呼上也能听出来。 “这丫头考完了试在家,听说我来找你,非要跟过来!” 苏展涛摇了下头,对苏薇跟着他也很无奈,自家这个妹妹惹事的能力他可是非常的清楚。 张阳回过头,看了眼苏薇,这丫头已经和米雪抱在了一起,像是很好的姐妹多年未见似的,而米雪也在给她介绍一旁的顾成等人。 “来就来,但不能再让她出事,否则别怪我不帮你!” 张阳叹了口气,苏薇这丫头惹事的本事太强,而且嘴巴不饶人,带着她就好像带着个炸药包,没有人不头疼。 “行,我知道,我来之前嘱咐她了!” 苏展涛摇了下头,他一来就有了两辆车,加上苏展涛姐妹俩他们九个人,两辆车正好。 一辆宝马,一辆奔驰,还都是好车,走在路上很吸引眼球,在很高的回头率下,两辆车很快到了望月楼。 望月楼有专门的停车场,还有服务的保安,看到两辆豪车过来,保安马上帮他们指挥,停好位置。 来之前,张阳已经让苏展涛订过了房间,他们人多,进的是大房间。 菜是张阳点的,点菜的时候他还疑惑的看着苏展涛。 从今天见他到现在,苏公子的性子好像都不高,而且心不在焉的样子,明显是有心事。 只是张阳不知道他是哪方面的事,这会也没问。 若是事业上的事,张阳还可以劝劝,可若是感情的事,张阳绝对会敬而远之,不是他没义气,这样的事只有当事人才能真正处理,乱参合的话,万一没参合好人家还会怪你。 点菜的时候,顾成和胡鑫又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张阳借给他们钱,帮他们办驾驶证,原来的计划必须要做出改变,他们下面的重点将是自己出去拉活,拉的活越多,赚的钱才会越多。 两个人说到兴奋处,声音还会加大不少,这两人现在都处于对未来的憧憬之中。 张阳也注意到了他们,脸上慢慢带出丝笑容。 很多人,刚步入社会的时候都像他们一样,对未来有着非常美好的憧憬,都想让自己也是李嘉诚,白手起家成为大富豪。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只有碰撞跌打之后才明白,现实是现象,而理想只是理想。 这种情况张阳明白,可他却无法改变,别说他了,任何人也都无法改变,这本身就是自然法则,只有你去适应,不可能让自然来适应你。 胡鑫和顾成说着话,米雪则和苏薇在悄悄的聊着天,一旁的楠楠和小呆,也头对头的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而萧斌则自己在坐在那看一份文件,这位大主席最近工作很忙,吃个饭也要带着公务。 剩下的人就只剩下他自己和苏展涛,苏展涛头耷拉着,像是有几千万的帐没要回来似的,要多没精神就多没精神。 “老苏,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阳忍不住,终于问了一句,苏展涛平时可是极为乐观的人,张阳从没见他这个样子过。 苏展涛抬起头,看着张阳,轻叹口气,慢慢的说道:“我的好日子估计快到头了,我老子他就要下来了,还是都这里来!” “老子?” 张阳眉头微微一皱,马上明白,苏展涛这是在说他的父亲。 苏展涛的父亲张阳多少听说过一点,中央部委的大员,他说下到这里来,有可能是调到了他们这个省,他父亲可是正部级,下来肯定是高级干部,有可能还是一把手。 从中央到下面地方做一把手,那是升,而不是降,苏展涛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苦吧着个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