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 完全以前的心愿 - 神医圣手

第一五零章 完全以前的心愿

周逸尘被带走了,不过学生会的会议并没有结束。 很多人都下意识坐直了身子,然后看向张阳,周逸尘离开之后,张阳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这里的主心骨,哪怕他在学生会内根本没有任何的职务。 “诸位!” 萧斌轻了轻嗓子,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了一圈。 那些被周逸尘打压的部长们,都转过头来看着他,而之前紧抱周逸尘大腿,又或者跟随周逸尘的人,这会则全都低下了头。 张阳刚才指责周逸尘的那几件事,他们不是有参与,就是自己也做过,只是张阳没有说起来罢了。 公款购物,有机会能给自己捞点谁不去做,不过他们捞的少,只是虚开一点发票,赚点辛苦费,不像周逸尘之前做的那么夸张。 即使如此,看到周逸尘被校纪委的人给带走,这些人也都心惊胆颤的,生怕下一个被带走的就是自己。 被校纪委带走,那等于这辈子都完了。 萧斌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这一时刻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主席带给他的权利感,未来,这里将是他的地盘。 “周逸尘的事让我们很痛惜,也很失望,同时给我们众人都敲响了个警钟,以后我们要自警自律,万不可再有第二个周逸尘!” 萧斌慢慢的说着,这种总结的话,应该由最重要的人来说才对,张阳没开口,萧斌反而说了起来,一些聪明点的,心里都开始有一丝明了。 顿了下,萧斌继续说道:“我相信在座同学们大部分都是好的,都没有过这种情况,现在没有,以后也不要有!” 萧斌的话,让少部分人的头更低了。 他说大部分人,并没说全部,这让做过这类事的人变的更心虚,心里也更加的害怕。 没办法,周逸尘的下场他们都亲眼看到了,被校纪委带走的时候,向来都保持优雅形象的周逸尘都失了态,更不用说他们了。 停顿了一会,萧斌继续说道:“周逸尘玩忽职守,以权谋私,我认为,他没有资格继续担任主席一职,我建议,现在就停免他的主席之位!” 萧斌的话说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周逸尘的这个主席肯定要下台,只是大家没想到提出这个建议的是萧斌。 罢免主席,那是要经过主席团才行,他们这里没有这个资格,不过这里有几个人都是主席团成员,加上周逸尘又出了这样的事,暂时免除他的职位也不是不行。 张阳首先表示了赞同,他一说话,其他的几个主席团成员马上跟着赞同,周逸尘主席的帽子算是被撸了下来。 “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咱们学生会这么多成员,这么多的工作,自然不可能一直让主席空缺着,本人萧斌,毛遂自荐,正式申请竞选学生会主席!” 萧斌又说话了,这次他说的话,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大部分人,都本能的看向张阳,本来大家都以为,周逸尘下台新的学生会主席肯定是张阳,毕竟周逸尘是张阳搞下台,而且张阳曾经和他竞选过学生会主席。 谁也没想到,萧斌突然来了个毛遂自荐。 若是别的人,大家可能压根都不去理会,可谁都知道,萧斌是张阳的人,现在萧斌这么说,很有可能就是张阳的意思。 “萧斌同学毛遂自荐非常好,他参加学生会三年,在文艺部,秘书处,社团部都做过,工作经验丰富,也是大家的老朋友,我认为,竞选之前,他可以先出任代主席!” 张阳微微一笑,慢慢的说道。 竞选主席那是要通过主席团和扩大会议才行,没有人能直接去当上学生会主席,不过代主席则不同,有主席团的人同意,是可以先有个代主席的。 张阳是主席团成员,他提出这个建议,无可厚非。 等张阳说完话,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了。 这是他们事先计划好的,张阳把周逸尘拿下来,可自己并没有再去做主席的兴趣,索性把萧斌给扶植上来,萧斌是有资格竞选主席,可有资格的人很多,比他资历好,能力强的人也有很多。 真要轮的话,怎么也轮不到萧斌来做这个新的学生会主席。 可这样的话又没人敢去说,萧斌是没资格,可张阳有,而且是绝对的资格,张阳要说自己来做这个主席,根本没人敢吱一声。 他现在指定人来接替这个位子,大家同样不敢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接受。 不接受想自己来当,也可以,周逸尘就是最好的例子,周逸尘这么强势的人下场都这么凄惨,更不用说他们了。 没人说话,主席团的几个人全都赞同之后,萧斌就这样成为了代主席。 在大家不自然的掌声中,萧斌从自己社团部部长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刚才周逸尘坐的地方,轻轻的坐了下去。 学生会代主席,长京大学学生组织的一把手,现在是他了。 坐下来的时候,萧斌还有种不自然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很快消失,萧斌明白,长京大学学生会,迎来了他萧斌的年代。 还有,刚才的毛遂自荐,其实也是张阳的要求。 萧斌要做好这个主席,光有张阳的支持还不够,他必须有自己独当一面的能力,张阳能帮他一次,能帮他两次,但不可能永远一直的帮下去。 毛遂自荐就是他走出的第一步,连自荐的勇气都没有的话,张阳根本不会把他捧在这个位置上,还不如让别人公平竞选。 萧斌坐下后,张阳又站了起来,他今天来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下面没必要继续留下来的。 有可能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进学生会的会议室,以后学生会的事,将和他再也没有关系。 之前‘张阳’所有的遗憾,现在的张阳已经给他弥补了,虽然自己没去坐这个位置,可让自己人上位要比自己去做更难,他做的比以前的‘张阳’要好的多。 张阳离开了,学生会的会议却要继续下去。 学生会内曾经两大风云人物,一前一后就这样离开了这里,不过他们两个离开的方式完全不同,周逸尘走了,没人会在记得他,最多提起他的时候当做一个教训。 张阳也走了,可他所有的话大家都还记得,而且记得都很清楚。 大家又都看向了萧斌。 萧斌现在是代主席,可大家都明白,他这个代字很快就能取消,成为正式的主席。 有张阳在,他成为主席根本没一点难度。 这也让很多人暗暗的在嫉妒他,两个月前的萧斌,还是任人使唤,整天被人挑刺的人,那时候的萧斌是敢怒不敢言。 短短的时间,萧斌就来了次华丽的大翻身,一跃站在了他们所有人之上,也难怪让一些人心里会有嫉妒和不忿。 对此大家也只能接受,人家萧斌是运气好,跟对了人,这才最终熬成正果,一步登天。 这次的事件,也给这些没有进入社会的学生们上一堂生动的课。 无论什么时候,跟对人才是最重要的一点,跟对了人,也等于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办完了!” 张阳刚一出力,米雪就微笑着迎了上来,米雪一直在外面等着他。 这次的会议米雪并没有参加,等萧斌上位之后,她还打算辞去学生的职务,现在她的心里只有张阳,其他的一切都不在乎。 “完了,这里以后可以不用再来了!” 张阳微微一笑,也不管这里就是校内,直接就拉住了米雪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张阳完成了以前未了的心愿,这会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一种很激动,又说不上来的感觉。 “张阳,到底有什么事你做不到呢?” 米雪突然转过头,很认真的对张阳问了一句。 张阳稍稍一愣,很惊讶的看着她。 “当初你就说过,让萧斌去当学生会主席,我记得,当时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你说的话,就是我和萧斌都没有相信,可这件事竟然被你做成了!” 米雪忽闪着她漂亮的眼睛,轻声的问着。 其实她想说,很多事都是这样,比如他在学生会要拉的赞助,比如她上次出的车祸,又或者前不久的打赌。 米雪发现,只要张阳愿意,想去做的事,没有一件不成功的。 “嘿嘿,你真想知道有什么事我做不到吗?” 张阳突然露出个怪怪的笑容,直直的看着米雪,米雪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直接低下了头。 “你说!” 不过米雪还是坚持问了一下,她渐渐发现,张阳在她的心里已经变成了无所不能。 “想知道,以后就永远跟着我,一直跟着,你就能看到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了!” 张阳继续嘿嘿的笑着,米雪惊讶的抬起头,没一会,她的脸又变的通红。 张阳这话,明显带着其他的意思,这是要她永远跟着,只有这样,以后有哪些事情做不到,米雪才能发现。 永远的跟着,那岂不是两人要永远的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那就等于是一家人,张阳这句话中暗示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难怪米雪会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