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张阳的可怕 - 神医圣手

第一四九章 张阳的可怕

不止高杰,其他人这会也都很生气,只是高杰先叫了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张阳的身上,如果张阳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周逸尘真的太可恶了,他不配做这个学生会主席。 “你们自己看看吧!” 张阳把手上的文件推到了高杰的身边,高杰马上拿在手上,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里面,详细的记载着学生会每笔资金的走向,有所有票据的复印件和说明,甚至还有饭店的发票。 而且,这里面还有周逸尘的签字。 “真的,都是真的!” 高杰仔细看过之后,愤怒的把文件摔在了桌子上,他旁边的叶展则拿起文件,慢慢的看着。 看完之后,叶展又交给了身边的人。 每个人都看了一遍,不属于周逸尘阵营的人都露出了愤怒,而那些跟着周逸尘的部长们,只看了几眼便低下了头,里面有些事,和他们都有关系,就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 最后这份文件,传到了周逸尘的手里。 上面的每一个条子,每一个字,都会让他心脏猛的跳一下,他没想到,张阳手上会有这么全,这么多的证据。 这些,的确是他近期所有在学生会的消费开支。 周逸尘的脸色慢慢苍白起来,这里面有些东西他做的很隐蔽,比如凯旋楼的吃饭,他就让人走的办公器材的发票,可张阳不仅拿到了发票,还拿到了凯旋楼他的亲笔签单。 他不知道,张阳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 可他明白,这些东西曝光之后他的结果是什么,这个学生会主席的位子,他真的有可能坐不稳了。 有些事就是这样,你怎么做都没事,哪怕别人知道也不怕,可就怕摆在明面上,一旦被摆在明面上,你也就完了。 用后世很流行的一句话,潜规则,都是见不得光的。 周逸尘张了几次嘴,最后都没说出话来,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种情况,就算是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一向睿智的他已经慌了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周主席,账上少的那两万,我现在就不问你了,我想你可能忘了,这笔钱是怎么来的,我之前又说过什么话!” 张阳慢慢的又说了一句,周逸尘猛的打了个哆嗦,回头惊骇的看了眼财务部长欧阳宇。 欧阳宇这会正低着头,他谁也没看。 账上少了两万块钱的事,张阳竟然也都知道,这是他挪用的学生会账户的钱,只是暂时挪用,以后他会还上,而这件事只有他和欧阳宇知道。 现在张阳却说了出来,这只能说明欧阳宇背叛了他,是他把这一切捅出去的。 这一会,他对张阳没什么怨恨,但却恨上了欧阳宇。 欧阳宇虽然不是他的人,可他对欧阳宇许过很多好处来拉拢他,甚至说过等毕业后帮他运作尽量留校,能留在学校任职,对很多学生来说绝对有着很大的诱惑。 即使这样,欧阳宇还背叛了他,这让他很受不了。 “顾成,去把人请来吧!” 张阳坐在那,又淡淡的说了一句,他身后的顾成点了下头,直接又离开了会议室。 很多人这会都在看着张阳,张阳今天出现,一连串揭露周逸尘这么多丑行已经很让他们意外,现在来看,张阳似乎还没做完,还有别的事情。 所有的人,开始品味着张阳刚才所说的话。 张阳刚才对周逸尘说,这笔钱是怎么来的,他又说过什么话? 钱怎么来的他们很清楚,这是张阳从三院拉来的赞助,当初可是有很多人一开始都不相信,后来当做奇迹。 至于后面他说过什么话,大家还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没一会,王国华首先抬起头,惊骇的看着张阳,甚至还带着点恐惧。 任何地方都有一些聪明人,王国华这会想到了张阳这话的意思,也明白了张阳的意思,正是想通了,明白了,他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这一刻,王国华对张阳也有了害怕。 他终于明白,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张阳,竟然这么的可怕,他真的对付起一个人来,能让你不知不觉的中招,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样的人,如果做敌人的话才是最可怕的,他以前那些小聪明,也只是小聪明,真去和张阳斗的话,张阳动动手指头都能捏死他。 可怜的他,以前还幻想过三足鼎立,现在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幼稚。 王国华很聪明,他想到了,不过其他人也不笨,这会很多人也都明白了张阳话的意思,他们的表情和王国华差不多。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张阳的身上。 周逸尘这会也在看张阳,他同样明白了张阳的意思,而且明白的很早。 此刻的他,满脸的恐惧,额头上还不断的渗出汗水来,汗水从脸上,脖子上流下,浸湿了他的衬衣,又流在了地上。 他的手还有些轻微的颤动,放在桌子上显得异常的明显。 “啪!” 门又打开了,顾成最先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看到这几个人,周逸尘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进来的人,他不全部认识,但认识一个就够了。 跟着顾成进来的就是校纪委副书记张大荣,纪委的人出现在他们学生会的地方,加上张阳刚才所说的话,周逸尘再不明白,他就是个傻子了。 不过这会,他是宁愿当个傻子,也不想面对这些。 “周逸尘同学,三院的同志向我们反映,他们赞助给我们学校学生会的赞助款,存在有挪用,公款他用,以及不符合账务等多种情况,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协助调查!” 张大荣说话了,这位纪委副书记倒没那么严肃,可他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明白,周逸尘完了。 校纪委一旦介入这件事,那事情的性质就发生了根本改变,这不在是学生会内部的事,已经上升到了贪污腐败的高度,一个不好,周逸尘都有可能被开除,或者直接坐牢。 不用再去解释,大家也都明白了张阳话中的意思。 他曾经让顾成转达过,这笔钱是他拉来的赞助,谁也不要想着去打主意,这笔钱不仅有三院的人在监督,还有学校的人在监督。 如果有人敢打主意,他不介意把事情捅到学校那去,让纪委的人直接介入。 现在张阳的话全都实现了,周逸尘打了这笔钱的主意,校纪委的人,就真真的出现在了学生会。 纪委管干部,学生会主席虽是学生,但也算是学校的干部了,纪委还是有资格来管他的。 张大荣刚才说的话,其实和双规也没啥区别,协助调查,基本上就是让他讲明情况,毕竟张阳已经拿出了所有的证据。 一竿子打死,还要让他永不翻身,这就是张阳的手段。 很多人在看张阳的时候,和之前的眼神完全不同,他们也都带着一点恐惧,强势的周逸尘说倒就倒,还倒的那么彻底,让他们彻底感受到了张阳的可怕。 周逸尘没动,张大荣则给身边的人使了使眼色,让他们去把周逸尘强制带走。 “我交代,我坦白!” 两个人刚到周逸尘的身边,周逸尘就大叫了起来,他因为恐惧,脸都已经变了型。 周逸尘就算再有点小聪明,他毕竟还是个学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别说是他了,就是真正当官的遇到这种情况,也有很多表现失常的。 张大荣摇了下头,让人把周逸尘带走,他看了学生会会议室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他们的人一走,顾成又重新返回了他的座位上,像是没事人似的。 不过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现在内心的激动。 张阳说过,周逸尘蹦跶不了多少时间,说的还真准,短短十几天,张阳就把周逸尘给拉了下来,还是彻底的拉下来。 周逸尘这个风光主席,根本就没做多少时间。 激动的同时,顾成又有些兴奋。 学生会要变天了,张阳明确表示过他不会来当这个主席,当主席的人是萧斌。 这也是张阳以前说过的话,没人相信的话,现在却变成了事实。 萧斌是主席,而他则是新的外联部部长,这已经是内定好的。 这只是张阳一个人的内定,但顾成明白,这个决定张阳定下来,就没人能改变,张阳人不在学生会,可他却是学生会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人。 毫不夸张的说,张阳就是学生会太上皇。 而张阳这一连串的手法,也让顾成佩服不已,他感觉做人就该做张阳这样的人,运筹帷幄,统筹千里,别人以为自己占了光,可没想到屠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这才是真男儿。 萧斌也很激动,他同样知道,周逸尘离开的那个位子马上就会是他的了。 当选学生会主席,这可是他之前从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的一件事,这种不敢想的事,却要马上真正的发生,他心情的激动可想而知。 当然,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谁给他的,虽然张阳不在学生会,但他相信,以后张阳不管有什么吩咐,他都会彻底的执行,毫无条件的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