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该埋坑了 - 神医圣手

第一四八章 该埋坑了

千年人参被张阳带了回去,这样的宝贝他也要妥善保管。 如何存放这样的天材地宝张阳很清楚,就是他那房子的安全不过关,毕竟是租的房子,条件很一般。 其他东西也就算了,这样的宝贝若是被人盯住给偷走了,他想死的心都会有。 千年人参,不仅仅在治病的时候能起到效果,对他祖传气功的功法上,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武侠小说中一些天材地宝增加内力的说法,并非子虚乌有。 天材地宝都是增加元气的好东西,而修炼内劲,最大的需要就是元气。 当然,现实不会像小说那么夸张,服用一根千年人参就能增加几百年的功力。 张阳自己配药的话,利用这块千年人参,他可以在半年之内就能恢复都他以前的巅峰状态,若是按照以前修炼的话,这个时间最少也得三四年。 这还是他现在修炼速度加快基础上的时间。 这样的帮助,对张阳来说已经非常的重要,他的医术有很大一部分帮助都来自祖传气功,这也是他针法比普通中医强很多的原因。 为了保护这些好东西,他只能把买房的事早点提上议程。 这次买房并不是买下刘大爷的这套两室一厅,而是买下一套安全性很高的大房子,安保措施也要做好,估计要花不少的钱。 在没有买房子之前,这块千年人参,他也只能先存放在比较靠谱的银行那,至少存放在那的安全比家里强的多。 时间慢慢走过,千年人参的事,胡鑫他们回到学校都没有再提。 大家的日子最近也都紧张了起来,每个人都在为考试做准备,胡鑫他们是不想挂科,张阳和米雪则是想考出一个好成绩。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便过去。 这一星期张阳又去了两次医院,黄菊的体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经过张阳的施针,她没有任何快速增肥带来的隐患,体检之后也发现,她的身体很快就会到重新手术的最佳状态。 这次的手术,也可以一劳永逸,彻底解决她的问题。 楠楠的母亲已经出院,他们全家特意向张阳道了次谢,楠楠的父亲也知道,这次老婆住院的钱是张阳先垫付的。 他们一在表示,肯定会尽快还上这笔钱。 对这些张阳还真没在意,按照他的意思钱就不用还了,可惜楠楠不愿意,这是个性子很倔强的女孩。 又是周一,这周即将考试,学校里面也到处都是匆匆忙忙走路的学生。 很多平时不用功,整天贪玩的学生,这几天也会改变以前的懒惰,认真的读几天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他们要的是及格,只要不挂科就行。 也有一些人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在意,继续忙碌着别的事。 周逸尘就是其中之一,考试的事他从不担心,有在学校当主任的舅舅在,他根本不用担心挂科的事。 而且这些天来,周逸尘的日子过的非常的滋润。 他没有想到,张阳把他的权利夺走之后,没多久突然又放了权,而且还放的那么彻底。 刚开始的几天,他还有些担心,怕张阳又杀个回马枪,会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 不过几天之后,见张阳完全没有反应,连他打压萧斌和顾成都不过问,渐渐也就放下了心来。 另外,他也听说张阳现在日子很不错,有奔驰车开着,还很有钱,在周逸尘看来应该是张阳在哪赚了钱,现在过着暴发户的日子。 这又让他很嫉妒,他不希望张阳过的比他好,心里还祈祷着什么时候张阳再赔个精光,重新变为穷人。 不得不说,周逸尘这种思想很怪,也很极品,但现实中这类人却都不少。 很多人都无法接受身边的人突然过的比自己好,特别是以前不如自己的,真有这样的人,哪怕他们不说什么,也会嫉妒的发狂。 学生们都在准备考试,学生会的例会却要正常召开,周一就是例会的日子。 周逸尘很早就来都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现在又开始享受这一切生活。 张阳放弃了一切也好,学生会重新成为了他的天下,萧斌的社团部现在又恢复成为了原来的管家部,而顾成也被外联部排挤成了可有可无的人员。 好在顾成在外联部当家的时候结下了不少善缘,不然他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开会的时间,周逸尘这才满意的站起身,朝着会议室走去。 每次开会,他肯定会是最后一个到。 会议室大部分的人都在了,周逸尘扫了一眼,随即眉头跳了跳。 大部分人在,不代表所有的人都在,社团部的萧斌就没在,另外外联部的顾成也没来,周一例会是强制的,在校的成员都要来参加,不来参加是要被记过处分。 两人没来,周逸尘只是皱了皱眉,也没有多想,便直接坐了下来。 他旁边是秘书处处长王国华,因为以前的事,周逸尘对这个王国华打压了不少,现在王国华的日子远比以前难过的多。 这也让他对周逸尘更加的怨恨。 “开会吧,马上要放假了,今天的会议主要讨论下放假的准备,另外明年的迎新工作也不能怠慢,这是我们学生会的重要工作!” 周逸尘轻咳了一声,会议这就算开始了。 长京大学学生会向来都是迎新的主角,往年经费不足,他们都很累很辛苦,今年经费不少,可以多招募些志愿者帮忙,他们也能轻松一些。 迎新工作做好了,学校也会奖励他们,对这件事周逸尘还是很重视。 “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大家很久没听过的声音突然出现,所有的人全都回过头,惊愕的看着推门而进的张阳。 谁也没想到,张阳会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最吃惊的人还是周逸尘,张阳的到来让他心里感到一丝不安,为什么他却说不清楚。 总之他现在对张阳这个人忌讳,张阳在学生会已经没了具体的职务,按说不应该来,可这会却出现了,这一瞬间他想了许多。 “怎么都不说话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不会都不记得我了吧?” 张阳倒没有客气,直接走到会议桌前,四处看了看,最后眼睛盯住了新的外联部部长黄胜,黄胜被他看的直发毛。 张阳并不是一个人来,萧斌和顾成都跟着他,现在两人就在他的身边,他们两个也一起看向了黄胜。 被三个人同时看着,黄胜这会很不自在。 “张,张阳,你想干什么?”过了会,黄胜才不自然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不好意思还请你先让一让,今天这个位子我需要借用下!” 张阳微微一笑,听了张阳的话黄胜马上站了起来,可站起来之后他又感觉到了不对,张阳说让座他就让了,好像他是张阳的人似的。 可惜他已经站了起来,这会不好再坐下,而张阳也没给他机会,直接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这个以前属于他的位置上。 黄胜只能尴尬的站着,有些委屈的看了看周逸尘。 周逸尘脸色很难看,根本没在意黄胜,他还不断的在想着张阳到这里来的目的,看张阳坐在了外联部那,他想的是张阳难道又不愿意放弃,要重新回来? 不过离开容易,回来难,张阳想要回来,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 周逸尘不搭理自己,黄胜只好先坐在一旁,和外联部其他的成员挤在一起,这会他是最尴尬的人。 堂堂部长却坐在外围,还是开会后被挤出来的,若是有个地缝,他肯定会钻进去。 若是有选择的话,他也想离开会议室,可这会他根本不敢走。 顾成倒没什么,旁边还有椅子,直接找个搬到外联部这边来,和其他人挤在了一起。 这样一来,开会的人便都聚齐了,只是多了个张阳。 “张阳,你已经辞职了!” 过了很久,周逸尘才轻声问了一句,现在的他,已经不敢大声质问张阳了。 张阳从坐下后,就一直在看手上自己带来的一份文件,直到周逸尘问话,他才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周逸尘一眼。 “我知道,我今天来不是要恢复原职,我是有些问题想问问周主席!” “问题,什么问题?” 周逸尘眉头跳动了下,他心中再次有了一股不安,这股不安是突然升起的,和刚才还不一样。 “也没什么,大家都知道,学生会的赞助资金是我辛辛苦苦拉来的,想的是为咱们整个学生会服务,可我对周主席你最近一段时间的作为有些很不理解,所以特意来问一问!” 张阳慢慢的说着,他之前埋的坑,这会也要填上去了。 而周逸尘,已经掉在了坑底,想爬都爬不出来。 “什么行为你不理解?还有,我们在开会,你这样闯进来是不是对我们整个学生会都太不尊重了!” 周逸尘紧紧的皱着眉,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张阳提到了赞助资金的事。 掌控了财权之后,他可是体验到了很多的好处,本身他就不是个什么好人,在财权没人监督的情况下,偶尔伸伸手也是正常。 在他的想法中,这些就是学生会的钱,以前有张阳挡着,他无可奈何,现在全都落入了他的手里,怎么使用自然都是他说的算了。 “我就是因为对学生会的尊重,才特意亲自赶来,不然我真没心思过问你这些事!” 张阳脸色突然一变,还把面前的文件往前一丢,再次说道:“16号,组织部购买了二十张奖状,三个奖杯,一共用了八百,组织部什么时候需要奖杯和奖状了?还有,这奖状奖杯是渡了金还是镶了银,需要八百块?” 张阳的话,让周逸尘嘴角颤了颤,果然,张阳是来针对他的。 那次购买的东西,还是他刚抓财权不久,本来是文艺部申情的资金,购买一批奖励用品,他对文艺部高杰很不满,主要是高杰之前经常和张阳眉来眼去。 东西是给他们,但却不给他们钱,而让毫不相连的组织部去买了这些东西。 现在的外联部长黄胜就是组织部出来的,当年的周逸尘也是从那里出来,那里可以说是周逸尘的大本营。 周逸尘没说话,张阳继续开口了:“18号,生活部买了一百根拖把,一百根笤帚,还有二十个垃圾桶,五千块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开始小声的议论了,很明显,张阳这次来是针对周逸尘,他们也全都看了出来。 拖把,笤帚都是几块钱一个的东西,好点的拖把也不过十几块,至于垃圾桶更便宜,这么点东西要五千块,确实有点过分。 周逸尘嘴角再次颤了颤,他不说话已经不行了。 周逸尘慢慢说道:“张阳,这些都是我们内部事,买的东西或许贵一些,但我们都有票据可查,财务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流程来的!” “好,这些你们按照流程,只是东西买贵了,那我在问你,19号,23号,和24号三天,在凯旋楼一共消费九千五百元,还有24号,凯撒皇宫ktv内三千多的消费,又是怎么回事?” 张阳冷冷一笑,再次说了一句。 他这话一说完,很多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周逸尘在凯旋楼消费的时候是带过学生会的人,但都是他的人,其他人都不知情。 张阳这么一说他们才知道,周逸尘原来还拿学生会的钱在奢侈场所潇洒过,这是学生会的钱,可不是他周逸尘的小金库,好几个部长这会脸上都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周逸尘当家之后,他们在申请资金就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很多时候都会被拖或者拒绝,他们帮学校做事的钱拿不到,而周逸尘却能拿着一万多块钱去高档饭店,还有高档ktv吃喝玩乐,谁知道了这些都会有意见。 “张部长,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高杰第一个忍不住,直接站起来问了一句。 张阳走后,文艺部需要的资金就再也没有给他们过,一些必须要的东西,也是通过别的地方来买,若不是原来张阳给了他们一点自留资金,他们的日子恐怕都会打回原形,这会也是最生气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