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我有把握 - 神医圣手

第一三五章 我有把握

张阳刚才说的是什么?他说要先去解除病人的痛苦,而不是顺着王国海的话,说去看看病人。 要知道,这两种话意思可是完全不同。 只是去看看病人,那就是帮病人诊治,能不能治疗,有没有办法治疗还要等观察了病人的病情再说。 帮病人解除痛苦,那可等于完全有把握帮助病人,张阳连病人都是什么病都不知道,就敢这样说话,难怪每个人都会这个表情。 此时,几乎所有人的心里还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想法。 这个年轻人实在太狂妄了,狂到了没边,这样的大话也可随便乱说,万一看了病人也束手无策的话,那等于让自己打自己的脸。 不过这会正有很多人准备在看张阳的笑话,医院这么重视一个实习生,要说这些人没一点嫉妒心,那肯定是骗人的。 “张阳,这个病人得的是子宫脱垂,而且很是麻烦!” 犹豫了下,王国海皱着眉头轻声说了一句,他这也等于是给张阳一个提醒。 这个病人的病没那么简单,还是先看了病人在说。 “我知道了,王主任,67号病床在哪?” 张阳微微一笑,似乎根本没注意到王国海的提醒,再次问了一句。 “那好吧,67号病人就是刘医生在负责,刘医生你带上病历,我们一起去看看病人,路上你顺便你把病人的病情好好的讲给张阳!” 王国海无奈点点头,又对刘朝强吩咐了一句。 这刘朝强刚才故意无视他的暗示,硬要给张阳使绊子让他很不喜,他不是不喜欢张阳吗,那就让他来介绍病人的情况,恶心恶心他。 刘朝强微微一愣,还没等他说话,王国海已经转过了身。 他只能怨毒的朝张阳那看了看,这个病人本就属于他负责,让他介绍病情也没什么,以前来过其他的专家,都是他负责介绍。 可张阳只是个实习生,他可是正式的医生,主治医师,而且很快就要晋升副主任医师,这样的他,给一个实习生做介绍确实让他很难受。 可惜王国海已经离开,摆明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可以不理会张阳,但那样就会落了王国海的面子,难不保以后王国海给他小鞋穿。 冷哼了一声,他这才起身去拿病历。 对这个刘朝强,张阳只是摇了下头,并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医生他上辈子就见过,心胸狭窄,还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的发展。 一个人,整天在想着别人怎么对不起自己,自己又该获得什么什么东西,又或者老怀疑别人是在针对自己,哪还有心思去发展自己的能力,自然不会有好的发展了。 “张阳,王主任刚才说了,病人是子宫脱垂,主要麻烦是前期当做了简单的宫颈炎,又做了两次手术,如今子宫一直不能复位,还出现了积水,这是病历,你仔细看看吧!” 刘朝强拿出病人的病历,简单介绍了下,便把病历丢给了张阳。 王国海的话他不能不听,但也不会真的认真去介绍,他只把病人的大概情况说了出来,反正他也不认为张阳能治好这个病人。 眼下这个病人他们都治了半年多,期间还有很多其他医院的专家都来看过,全都没办法,他可不相信,张阳会真的比那么多的专家都要厉害。 “宫颈炎能治成子宫脱垂,这医生也够牛的啊!” 张阳接过病历,先翻了下,随即笑了笑。 刘朝强脸上猛的一红,身子也僵硬了一下,张阳所说的这个医生就是他,正是当初他的误诊,才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不过之后的手术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这件事后来也没人怪他,张阳这么去说,明显有影射他的意思。 他愤愤的看了张阳一眼,马上朝着外面走去,没在搭理张阳。 张阳嘴角带出一丝的笑意,病历上写着医生的名字,他当然知道治疗的医生就是刘朝强,刚才的话,他也是故意这么说的。 张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别人敬他一尺,他能还别人一仗。 对他好的人,他自然会对其更好,但对他不好的人,也别想着让他以德报怨,抓住机会,张阳一样会教训别人。 跟着王国海一起去病房,加上张阳一共有五个人。 其他人都留了下来,他们还都有着自己的工作,其中有个老医生一会就要去帮楠楠的母亲做手术,他也要做手术前的准备了。 这个老医生很有经验,这方面的手术能力比王国海还要强,交给他张阳也很放心。 67号病床在一个单独的病房内,病人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王国海他们到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磕着瓜子在看电视,这间病房内本来没有电视,是她强烈要求,又闹腾很多次才给她单独配了一个。 看到王国海他们进来,这女人马上坐直了身子,手上的瓜子也放在了一边。 “王主任,你总算来了,我这病都被你们拖了半年多的时间,你倒是给我个准话,到底啥时候能给我治好?” 这女人很瘦,皮肤还很黄,不过整个人看起却给人种很精明的感觉,她对王国海说话的语气并不好,不像一般的病人对医生都很尊敬。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她是因为医院才会变成这样,能有好脸色才会奇怪。 王国海脸上有些尴尬,有办法的话谁想一直在这拖着,不过当着病人他又不能这么说,只能继续安慰她。 “黄菊,你就安心的养病,医院又不是不对你负责,这不,我们几个医生特意给你会诊来了!” 病人叫黄菊,五十三岁,丈夫早年去世,也没有孩子,自己一个人生活在家里,摆个小摊,卖点零碎东西维持生活。 换成别的人,根本不会愿意在医院住这么久,她是一个人没事,医院又在食堂让她吃饭,所以才能一直坚持下去,不过任何人都不想老是住在医院内,她在外面又不是养不活自己。 “会诊?” 黄菊抬起头,明显有些疑惑和不相信。 她一个个的看着眼前的医生,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张阳的身上,但也只看了几眼,便没在注意了。 这几个医生她都认识,不知道会诊了多少次,所以她不相信,不认识的只有张阳一个,可张阳实在太年轻,让她更没有信心。 她在看众人的时候,张阳也一直在观察着她。 她的脸色是一种不健康的黄,证明身体确实有严重的问题,她的眼袋下垂的很厉害,牙齿和舌头都很黄。 这说明,她经常遭受病痛的折磨。 看了几眼,张阳又向前走了一步,直接站在了这女人的面前。 见张阳走过去,王国海急忙又说道:“黄菊,这是我们医院新来的小张医生,他中医很好,对你病也有过研究,让他帮你看一看!” 说话的时候,王国海的脸也难得的红了一下。 张阳今天才知道人家是什么病,怎么可能会有研究,他这么说只是让病人安心,别有其他的想法。 黄菊点了下头,但眼中还带着明显的不相信。 原因无他,张阳实在胎年轻了。 尽管他看起来很像个医生,可年纪这个巨大的硬伤足以影响其他的一切,让人只注意他的年龄,而不去想别的。 张阳没想那么多,路上他已经看了病历,对病人的病情有一定的了解。 现在观察了一会,他的心里也有了个大概。 张阳直接坐在床边,让病人伸出手来,把手指落在她的脉门上,之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两分多钟,他才重新站起来,微笑看着黄菊。 号过了脉,对病人的情况张阳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这个病人的确是子宫脱垂,而且已经严重,但还没到无法治疗的那种地步。 子宫脱垂,是子宫没在正常的位置上,沿阴道下降,宫颈外口达坐骨棘水平以下,甚至子宫全部脱出于阴道口以外的病症。 一般来说,产后妇女容易得这种病,另外更年期妇女也会。 早期的子宫脱垂治疗起来并不麻烦,让子宫回位便好,一般来说早期的病人都能治好。 若不是这个病人有过误诊,手术又有过失误,她的病也不会那么麻烦,让很多医生都头疼。 “张阳,怎么样?” 王国海轻声对张阳问了一句,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紧张,这个病人能不能治好,给医院解决掉这个麻烦,他的希望都在张阳身上了。 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实习生身上,堂堂主任紧张的等着实习生的回答,这种事是很怪,怪到让人都不敢相信,可他却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我有把握,让我在问几个问题!” 张阳微笑点点头,这个病是麻烦,但还不算太复杂,比起苏邵华的哮喘简单的多,张阳看过之后,的确有了把握。 “真的,好,你问,你问!” 王国海眼睛猛的一亮,随即激动的点着头,张阳有把握就好,治好了这个病人,他们妇科的医生们会轻松很多。 这个病人,实在胎麻烦,而且人还不好相处,没有一个医生不想早点她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