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金针渡穴 - 神医圣手

第一三三章 金针渡穴

“黄警官,这么快又见面了!” 张阳拉着米雪,径自走到那带头警察的面前,微笑着说了一句。 刚才在派出所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叫黄泽,是金冠区分局下属巫峡路派出所的小队长,刚才还在头疼张阳和胡公子的事怎么处理,没想到还没过半小时,张阳这边又出事了。 “张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相对比张阳来说,地上躺着的那十七八个小混混更让他吃惊,这些人他也不陌生,本地的小混混派出所的人就没有不熟的。 “这些人聚众持械准备向我抢劫,被我反制服了,黄警官,我这可是正当防卫!” 张阳微笑着说道,黄泽脸上的肌肉则颤了颤,他从张阳话中听出了一丝寒意。 持械抢劫本就是大罪了,再加个聚众,这已经能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的抢劫,这件案子真坐实的话,每个进去的人最少得得蹲个十年八年。 若是有案底的人和主谋,那时间会更长,甚至可能是无期。 黄泽从张阳的话中已经明白,这个年轻人是准备向这些人下狠手了。 “黄警官,没有,我们没有抢劫,我们只是报复!” 那个老大病并没有昏迷,听到张阳说他们抢劫,强忍着疼痛叫了起来,他现在腿上又痛又麻,他感觉到自己的腿好像断了。 他们都要打断自己的腿,张阳自然没跟他们客气,也断了他们一条腿。 “黄警官,他们是看到了我包里的这些东西才想要抢劫,另外,周围有很多目击证人,可以证明他们十几个人一起拿着武器朝我们冲过来!” 张阳把帆布包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给黄泽看。 首先拿出来的,就是那三万多现金,看到这一沓现金,黄泽微微一愣,他马上明白,这几个混混这次是凶多吉少。 除了现金,还有,手机、呼机,加在一起价值四万多,这么多东西,再定个黑社会抢劫的罪名,哪怕是抢劫未遂,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看到张阳帆布包的东西,那老大也是眼睛一黑。 他也算是明白了,张阳这是铁了心的整他们,有这些东西在,给他么压一个抢劫的罪名足够了。 更何况还有目击证人,任何人看到张阳这些钱,还有之前的场景,都会认为是抢劫。 “把他们全部带走!” 黄泽对着手下挥了挥手,很多人其实已经不能走,只能等救护车。 黄泽最清楚,这些人算是彻底的完了。 若是别的人,到时候找人协调下,花点钱以打架斗殴都能蒙混过关都不是不行,打架斗殴处理简单了,拘留几天,再罚点钱就轻松搞定了。 可这些人得罪的是张阳,现在的黄泽可不敢替他们说话。 张阳的背后是市刑警队的刘队长,这个案子一旦被定为抢劫罪,市局就有权利插手,到时候就不是他们派出所能过问的了,最终的结果如何,只能看这些人的造化。 警察们上前,仔细的检查了下。 最后全都摇摇头,这些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不小的伤,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有些人都是多处骨折,甚至还有内伤。 几个警察去旁边询问目击证人,找人去做口供,还有警察又在联系着救护车,让他们多来几辆,他们的警察不用装这些人了,全送医院就行。 刚离开派出所,张阳又被请了回去。 这次他也是因为打人进来的,不过却是受害者,他的钱,手机都被暂时留下来登记,既然是抢劫,这些都是抢劫的证物,经过一番手续后再还给张阳。 对此张阳倒无所谓,他和这些人本来就有旧怨,这次正好一下次把他们全都收拾了。 重新录完口供,张阳才离开派出所。 期间刘孝堂还打了个电话,特意询问了下张阳的事,之后告诉张阳,这事他会来处理,一定会让张阳满意。 刘孝堂的态度非常好,张阳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对方总是在帮自己,这是好事。 再次离开派出所的时候,是黄泽亲自开车送他们离开的,这会他们可不敢让张阳单独走了,生怕再出点什么事。 黄泽的心里只祈祷着这位爷能早点离开他们的辖区,在其他地方不管有什么事,也和他们没有了关系不是。 短短这一会,张阳就成了黄泽眼中的煞星。 张阳一走,派出所很多人都在那议论了起来,对张阳的战斗力是大为惊诧。 一共十八个混混,全都拿着武器围殴一个人,最后竟然全被打倒了。 这还不说,被打倒的每个人居然都是重伤,最过分的是,这一切都是张阳带着一个女人,在短短几分钟内做到的事。按照目击者的说法,就是只看见张阳带着半截拖把冲进去,没一会所有的人就都倒在了地上。 这样的战斗力,就是他们特警也没有啊。 警察队伍中,向来都有崇尚强者的习惯,不知不觉中,这些人都对张阳有了钦佩。 特别是下午跟着黄泽出警,要铐张阳的那个警察,这会都吓出了一丝冷汗。 幸好他们没有轻举妄动,万一热火了这位爷,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变的和那些小混混一样。 总之,这一次张阳在这里算是彻底出了名,特别是在巫峡路这一带,估计以后没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巫峡路,就是长京市最繁华的区域之一。 张阳让黄泽直接送他们去了饭店,韩国料理店还营业着,不过这会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这会吃饭是有些晚。 连续出事,也让两人没了胃口,都只是简单的吃了点东西。 吃完东西,也耽误了看电影的时间,今天看电影的计划也只能放弃,好好的一次约会,硬被这些人给破坏了,张阳这会心里的恼怒可想而知。 这些人现在还在他身边的话,他会揍他们更狠。 回商场开了车,张阳悻悻的开车回家,今天米雪也受到了惊吓,同样兴致不高。 “张阳,你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了?” 回去的路上,米雪突然问了一句,其实上次在焦邑她就很好奇这一点。 今天她更加的证实,张阳真的比以前厉害的很多。 以前只有七八个人,就能把张阳打的住院,这次十八个,其中还有上次那些人,竟然全被他打趴下了,这个变化实在太大了。 张阳稍稍一愣,想了下,随即说道:“这个,我上次被打之后开了窍,一下子变成了武林高手,你信不信?” 米雪瞪着美丽的眼睛看着张阳,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不过她脸上的表情却等于写上了三个字,那就是:我不信。 “好吧,那我说,是因为上次被打,让我感觉到自身力量的不足,我回去就按照古方给自己扎针,金针渡穴刺激潜力,这一刺激还真成功了,我就比以前厉害了!” 张阳从方向盘上拿出一只手,摊了一下,很无奈的说着。 “真的,你是金针渡穴,刺激了自己的潜力?” 米雪眼睛猛的一亮,急急的问着。 看她的样子,分明是相信了张阳这个说法,这让张阳很无语。 其实他一开说的还有些靠谱,他这身武力值是穿越后带来的,勉强能说是开窍吧,可后面说的,全都是胡扯。 什么金针渡穴刺激潜力,有内劲的人倒是有点希望,但也都是一时,对身体的伤害还很大。 若是金针渡穴能让普通人直接变成高手,那还要部队那么辛苦训练人干嘛,找一些老中医,天天来渡穴,大批的造就高手不就行了,国内的单兵作战能力,肯定都是第一。 一个能轻松单挑十七八个的人,在部队不知道要训练多久才有希望做到,就是一般的特种兵都很难。 “算是吧!” 张阳鼻子哼哼着回了一句,说真话没人相信,这假话反而信了,还真让张阳有些郁闷。 可惜他也不能去纠正,真解释的话更麻烦,他总不能告诉米雪,我本来就是武林高手,以前是别的人,现在灵魂占据了这个身体了。 “那你能不能帮帮我!” 米雪眼正睛放光,一脸期望的看着张阳。 任何人,不管男女,没有人不想着自己变的强大一些。 今天米雪看着张阳面对那么多人,而她却只能被张阳保护,不仅不能帮忙还得让张阳分心照顾她。 虽说张阳打倒了所有的人,可米雪也不想一直都被张阳保护着,她想靠自己的力量也帮帮张阳。 “这个,恐怕不行,这里面有很多的限制条件,首先你是女孩就不行,我也是冒险才成功!” 张阳挠了挠脑袋,轻轻的摇着头。 他现在也只能拒绝米雪,这根本就不是他能做到的事。 “原来这样,我明白了!” 米雪很失望的点了下头,看着米雪失望的神色,张阳有些不忍,可还是硬下来了心。 张家的祖传功法是有着传男不传女的规定,但到张阳这一代肯定不会那么墨守成规,不过米雪已经过了最佳的学习阶段,这个时候去学,真的不会有什么作用,张阳还不如不说。 “张阳,暑假我要去学跆拳道,争取也练个几段出来!” 张阳正叹着气,米雪突然又说了一句,还挥了挥小拳头,很是坚定的样子。 她的话差点没让张阳把头栽到方向盘上,跆拳道可没她想象的那么厉害,再说只靠暑假学的花拳绣腿,根本没一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