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冤家路窄 - 神医圣手

第一三二章 冤家路窄

“老大,这离派出所够远了,差不多了吧!” 张阳身后跟着的是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正小声的说着话。 张阳的感觉是对的,这几个人确实在跟着他们,目的也是他们。 “叫老四带着人上来,打断条腿就走,这里不能久留!” 那老大正在抽烟,丢掉烟头,在黑暗中吐了个眼圈,阴狠狠的说道。 “是!” 之前说话的马上向后跑去,在他们不远处还跟着十几个人,张阳只注意到后面跟着的几个人,真没发现更远处的这批人。 他们就是怕惊动了张阳,一开始才没敢跟那么多人。 “敢打胡哥,我看打断他条腿都是轻的,至少也得废了他!” 又有个人小声说了句,老大点了下头,轻声道:“按胡哥的吩咐做就是,先打断条腿,这里离派出所太近,胡哥和他们的关系不错,这小子打了胡哥还能再出来,肯定有点能量,一切都要小心!” “我明白,老大!” 说话那人立刻点了下头,这几个人,全都是胡公子招揽的一批混混手下。 这胡公子也算是个蹲过大狱的人,赚钱后知道他的‘生意’容易得罪人,就养了一批小混混,这些小混混确实也帮过他不少忙,一些被骗,报警了的人,很多都被他们恐吓走了。 这次被张阳打了之后,心里愤怒的胡公子就招呼了这些小弟,让他们帮自己报仇,先打断这小子一条腿,等他从医院回来,再去打断张阳另外一条腿,好好的出口气。 这胡公子的心里已经恨透了张阳。 十几个人,很快都跑了过来,他们一共十七八个小混混,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那老大一挥手,所有的小混混都向前跑去,一些人开始抽出藏在身上的铁棍,链条,甚至还有两把大砍刀。 这么多人刚一过来,张阳就有所发觉,他们全都朝着自己跑来,张阳再不明白怎么回事,他就是真傻了。 他身边的米雪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的转过身,随即捂住了嘴巴,惊恐的看着前面。 十几个人拿着各种武器奔跑的样子不仅吓人,而且很壮观,这条路上走的人并不多,其他人都已经吓的纷纷闪开,这些人等于正对着张阳他们再跑。 张阳眉头紧紧凝锁在一起,他没想到后面会跟着这么多人,这点让他有些失算。 人多他并不害怕,主要是他的身边还有个米雪,张阳怕的是一不小心让米雪受到伤害。 张阳四处打量了下,马上发现路旁一个小店门口有个拖把,拖把的木棍倒是挺厚,张阳不在犹豫,直接上前一脚跺断路边的拖把,把半米多长的木棍拿在了手里。 他一只手拉着米雪,一只手握着木棍,竟然直接朝着对面走了过去。 对面的那些小混混,见目标没跑,还拿了破棍主动走过来,立刻都嗷嗷的叫了起来,张阳的行为对他们也是一种挑衅。 那老大见张阳的样子,是即意外又兴奋。 这里离派出所很近,他们不可能久战,张阳主动迎上来更适合他的心意,这样更容易速战速决。 “宝贝,怕不怕!” 米雪的身子情不自禁的跟着张阳在走动,张阳突然转过头来,微笑问了他一句。 张阳这一声‘宝贝’,让米雪的心微微一荡,可惜现在根本不是她体验甜蜜的时刻。 不过她还是摇了下头,其实刚才她真的很害怕,可不知道为什么,见张阳这么一问,她心里反而没有了担心,张阳的笑容给了她无限的安全感。 “哈哈!” 张阳突然笑了一声,手中的棍子直接朝下批了过去,他没时间说别的了,那十七八个小混混已经到了他身边。 张阳迎面冲来的,是个挺魁梧的年轻人,只比胡鑫差点,他是这群小混混的金牌打手,每次打架他也是跑在最前面。 这次没有例外,第一个和张阳交上手的就是他。 他拿的是半米长的钢管,张阳举起木棍的时候,他的钢管也举了起来,木棍和钢管直接碰撞了在一起。 “砰!” 很沉闷的声音响起,拿着钢管的年轻人直接朝后飞去,他的钢管也掉在了地上,另外,他的两手虎口处不断的向外冒着鲜血。 有米雪在危险,张阳怕让她受到伤害,这次出手比上次还狠,丝毫没有留情,这家伙不仅震裂虎口,把钢管掉在了地上,飞出去的时候还带倒了两个人。 “砰砰砰!” 张阳一只手拿着木棍,直接横扫了一圈,他的速度非常快,跑在他身边的人基本没有反应,就被他木棍给扫飞了出去。 在后面的那位老大也愣住了,他没想到,刚一交手,对方就撂倒了他四五个人。 剩余的十几个人,这会全都围了上来,小混混打架很多时候拼的就是人多,敢打,这些都是混了很长时间的小混混了,很懂配合,下手也从不留情。 至少有七八个人,同时朝着张阳身上招呼了过去。 连张阳身边的米雪,也在这些人的攻击范围内,这些人对张阳他们已经是不管男女都打了。 他们却不知道,这样的动作更是激怒了张阳。 如今的米雪,绝对是张阳的逆鳞,有人想欺骗她都被揍了一顿,更别说这些想直接伤害她的人了。 米雪被他一拉,直接到了他的身前,木棍也被他从右手换到了左手上,同时脚下一挑,刚才击落的那半米长的钢管也被张阳接在了手里。 一手一个,张阳的身边顿时出现了一圈幻影。 所有靠近他的人,都被他击中要害飞了出去,周围的地上马上多出了七八个躺在呻吟的人,十几个人,这会也只剩下老大和他身边的几个人。 这位老大,手上还举着一个铁链子,正想过来一起群殴,可刚跑过来,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他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他手下十几个人那,这才多久,有一分钟吗?就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全都撂倒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这会老大的心里想的不是帮胡哥报仇,而是想着自己怎么度过这一关。 十几个人都倒了,包括了他们的金牌打手,只靠他们几个结果可想而知。 “是他们!” 米雪又突然叫了一声,还伸出手指指着那老大。 张阳也死死的盯着他,这人让张阳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想不起来在哪遇到过了。 “张阳,上次打你的就是他们!” 米雪再次说了一句,她这一说,张阳脑袋里马上出现一些景象,在ktv外面的路上,七八个小混混调戏米雪,然后围殴他一个人,若不是他拼命反抗,摆出了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那天他估计会更惨,甚至米雪都会受到欺负。 “冤家路窄啊!” 张阳冷笑了一声,新仇旧恨,正好一起和他们算。 “老大,原来是他!” 张阳对面,有个人也认出了张阳,跟着惊呼了一声。 上次张阳很拼命的样子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七八个人没奈何一个人,也是他们少数丢人的事情,所以记张阳记的比较深。 “认出我们来了,那正好!” 张阳丢下手上的两根棍子,拉着米雪,就这样朝前走了一步。 他只走了一步,手上还什么都没拿,对面还有五个人,不过这五个人腿全都颤了了一颤,紧紧的握着手上的武器。 特别是那老大,这会真紧张的看着张阳,他也认出了张阳。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被他们揍的,靠不要命的架势才让他们退走的一个小子,今天怎么变的这么厉害。 今天他们的人,可比上次多的多,竟然把这么多人都打趴下了。 这老大猛然想起了一句俗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可这刮目也刮的太狠了,张阳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你,你想干什么!” 老大使劲给自己提了提劲,可惜他说话明显底气不足,甚至还有些颤音。 “我想干什么,这话应该我问你们才对,说,为什么来对付我?” 张阳慢慢的说了一句,最后又猛一瞪眼。 “是胡哥,胡哥让我们来的,你今天打了胡哥,他要我们打断你一条腿,等他出院再打断你另外一条腿!” 被张阳这么一瞪,他马上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张阳现在就像个煞神,他心里只想快点远离他。 “胡公子,很好!” 张阳眼中闪过道寒光,这个胡公子他本来就没打算放过,现在正好,回头好好的收拾他。 连旁边的米雪,眼中也带出丝憎恨来,她之前还认为是张阳把小事闹大,下手太狠了,这会她则想着张阳是真的打的太轻,至少也该打断他一条腿。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恋爱了,心上人哪里都是好的,容不得受别人一点欺负。 其实这一点在男人身上一样通用。 “砰砰砰砰!” 张阳突然走过去,连踢了几脚,剩下的这几个人马上也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这几个人上次就和他有仇怨,这次竟然还敢想着打断他的腿,张阳下手自然没在留情。 十七八个小混混,这会全都倒在了地上。 没一会警车声又响了起来,小混混们想速战速决,张阳可没这觉悟,他们说话的时候,派出所就已经接到了报警并且出警,这毕竟是繁华的区域,出警不及时的话,真出了事他们也担不起责任。 来的还是刚才那带队警察,看到躺一地的小混混,还有拉着米雪手的张阳,他的眼睛马上又瞪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