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父亲的秘书 - 神医圣手

第一二五章 父亲的秘书

楠楠的母亲,的确是来看病的。 家里的医院小,建议她母亲到大城市去看,楠楠就想到了长京,长京三院距离学校不算远,医院很大又有名气,在这里看病她也能在放学的时候过去照顾着母亲。 等家里的活计忙完,母亲就一个人坐车来到了长京,没想到下车之后遭遇了骗子。 其实骗子的骗术并不高,主要是楠楠母亲没怎么出过门,见人家那么热情就相信了人家,人家说直接带她去医院,还能安排好病房,就是要先交押金,她就稀里糊涂的把卡里的钱都取出来,全部给了人家。 她一共被骗了五千块钱,对其他人来说这些钱根本不多,可对楠楠母亲来说,这就是治病救命的钱。 等她清醒了,马上就慌了神,朦朦胧胧来到学校找到了楠楠,楠楠已经请了假,也是打算带母亲先去医院看一看,听说这事之后,立刻带着母亲到银行来查了查,来查一查不过是带着点侥幸的心思,卡内的钱确实全都没了。 这笔钱,还是家人帮他们凑出来的,在银行查过之后,母女俩抱头便哭,正好遇到了来查账的张阳。 再之后,便是张阳和银行起了冲突,最后带他们离开。 “阿姨,您不用担心,既然来了就先治病,您的病历有没有带着,拿给我看一下!” 张阳把车子停在路边,转过头来,对坐在后面的楠楠母亲微笑说了一句。 楠楠母亲下意识的抓了抓包,又看了眼楠楠。 她不经常出门,这还是第一次单独出门,没想到就遇到了骗子,加上银行那胖女人刚才的凶悍,她这会已经被吓住了,女儿就是她所有的主心骨。 做什么事,她都要先看看女儿。 “张阳,谢谢你,病历你还是别看了!” 楠楠轻轻摇了下头,她现在也明白了,张阳已经是个很有钱的人,不过她并没有想过去找张阳借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楠楠也是一样,平时和大家一起玩基本上都是大家在照顾她,她已经很感动,现在是她自己家的事,她不会去麻烦身边的这些同学。 “为什么?难道你忘了我也是医生,而且是很厉害的医生!” 张阳稍稍一愣,随即又笑了笑,他没想到楠楠会拒绝,楠楠可是很清楚他的医术,至少他的医术要比三院那些医生们强。 “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我妈妈的病有些特殊!” 楠楠低声说着,说话的时候还紧紧的抱着母亲的胳膊。 张阳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又对着她母亲笑了笑:“阿姨,您手伸出来一下,让我看看!” 病情特殊,对张阳来说真不是什么事,以前什么特殊的病他没有见过,如果楠楠母亲的病真的很麻烦的话,他更应该出手。 楠楠母亲先是看了眼女儿,这才把手伸出去。 张阳的指尖落在了她的脉门上,只按了一会,张阳的眼睛就睁大了一些,还轻轻的摇了下头。 楠楠看了眼张阳的神情,则慢慢的低下了头。 张阳松开了手,笑呵呵的看着她们,这会他总算明白楠楠说的特殊性是什么了。 她母亲脉象猛一摸有些摸不到,需要按下去才能号到脉象,这是典型的沉脉,而且脉形如琴,带有涩、细的感觉。 这种脉象属于妇科子宫类疾病,难怪楠楠会不给张阳病历,现在很多人的观念中都有妇科疾病要找女医生来看的想法,殊不知很多妇科圣手都是男性,张阳本人就能治疗很多疑难妇科类病。 对楠楠的小想法,张阳并没有在意,按照他的经验来判断,楠楠母亲的病是子宫肌瘤,不过不是什么恶性肿瘤,只要做个手术就行了。 这样的手术,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来说,乡镇医院确实是做不了,县医院都够呛,她来长京大医院治病确实是应该。 重新打着车子,张阳直接朝三院驶去。 这个病中医也能治,但时间长一些,最好的办法还是手术,手术的话就必须到医院,三院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病张阳也不用亲自来帮她,只要和医院的人打好招呼就行,子宫肌瘤对三院来说不算什么大手术,很轻松就能搞定。 离开了一个多小时,张阳没想到又回到了医院,他的奔驰车出现之后,门口的几个人又在那议论了起来。 这次张阳没去找朱院长,楠楠母亲是妇科疾病,他直接找了妇科主任王国海,王国海还有吴有道都算是他在医院关系不错的医生。 当初也正是他们两人的坚持,张阳才来的这家医院。 子宫肌瘤对三院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问题,看过病历之后,王国海马上亲自给楠楠的母亲安排了病房。 一般来说这样的手术都要排排队,在王国海的关照下,楠楠母亲的手术立刻被安排了进来,今天做些必要的检查,明天做一天的准备,后天下午就能直接手术。 这也是最快的办法了,子宫肌瘤不是什么大手术,不过手术之前的一些准备还是必须的,清肠什么的都要做。 张阳帮她们在医院先压了五千块钱,这笔钱做这个手术足够了,而且张阳出面医院肯定会有所照顾,楠楠母亲只要安心在这治病就行。 除此之外,张阳又给楠楠留下了一千的现金。 本来张阳想留更多一些,无奈楠楠坚决不收,其实一开始张阳帮忙交押金她都不愿意,坚持要自己想办法筹集资金。 最后还是张阳拿她母亲来压她,才勉强让她同意。 张阳说的很简单,钱和人相比当然是人最重要,目前最关键的就是让她的母亲先接受治疗,把病给治好了再说。 即使如此,楠楠还是给张阳打了一个六千块钱的欠条,张阳不收欠条她还是不要这些钱,最终张阳只能无奈收下借条,才让她接受。 这些事也让张阳感觉到,平时看起来非常柔顺的小女生楠楠,同样是很有性格的人,有着自己的原则。 做完这一切也到了午饭时间,请楠楠和她母亲一起吃过饭后,张阳便离开了医院,他只请了半天假,下午还要回学校,刘大爷那只能过几天有机会再去。 其实下午不回去也行,不过下午有一节公共课,正好可以和米雪一起去大教室上课,这也是两人事先约好的。 楠楠则被张阳留在了医院,回头他会让米雪帮她请假,母亲刚到这,她还是留下来多陪着母亲的好,特别是今天母亲遇到了骗子,现在正是心态不稳定的时候。 还有一点,她母亲很快就要手术,张阳很清楚,没有做过手术的人对第一次手术都会有本能的恐惧,这个时候需要亲人多留在身边照顾。 张阳直接开车进了学校,本来他想把车送回家,然后走着来学校,可惜时间来不及了,那样做肯定会迟到。 车子直接开到米雪教学楼那边,在车上,远远的张阳就看到了站在教学楼前等着自己的米雪。 米雪今天穿了一条牛仔裤,淡绿色的上衣,完全展现出了她那绝美的身材,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走过她身边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看她两眼。 教学楼旁边有片空地,可以停车,张阳停好车,直接朝着米雪那走去。 刚走没两步,张阳突然停了下来,眉头还不自然的跳了跳。 在他的前面,有个四十岁样子带着眼镜的男子拦住了他,还一直在对着他在笑。 这个男子看起来很有气质,也很斯文,一看就知道是有学问的人,不过张阳看到他,心底深处猛的升起一股厌恶和反感。 这是他本能的反应,连张阳自己都控制不住。 这个人他也不陌生,他姓赵,平时很多人都叫他赵秘书,是他父亲的秘书,以前也来学校找过张阳,这些也都是从之前‘张阳’的记忆中得知的。 他每次来都是送些东西和钱,可惜这些东西以前的‘张阳’也从来没有要过。 今天张阳注意了下,找秘书的手上并没有拿任何的东西,这次他不用帮着以前的‘张阳’去拒绝了。 “赵秘书,你怎么又来了?” 张阳眉头紧皱,对他的样子赵秘书并没有任何意外,他每次来张阳都是这个样子。 “是张书记让我来的,他听说了你的一些事!” 赵秘书带着微笑,轻声的说着。 “听说了我什么事?” 张书记这三个字,又让他的心里有了一丝反感,这并不是张阳自身的情感,这具身体毕竟不是他的,原来身体带的一些情绪,现在自然而然的反应了出来。 “你在焦邑的事,他都知道了!” 赵秘书说话的时候,又往张阳身后看了看。 在后面不远处,停着张阳的那辆奔驰车,这会还有几个学生围着车子指指点点,学校内有不少车,但这样的好车却不多见。 “你来,就是说这些吗?”张阳轻轻的点了下头,他正仔细的查找之前的记忆。 可悲的是,张阳之前的记忆中对父亲只有仇恨,原来的‘张阳’,连他的父亲到底当着什么官都不知道,也从没去关心过,只要是和父亲有关的事,他好像都在刻意的回避着。 不过能配秘书的肯定不是小官,最小也是正处级,赵秘书一看都很不一般,那他父亲的官职应该更高一些,就是不知道到底到了哪一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