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 你的手下很风光 - 神医圣手

第一二零章 你的手下很风光

…………范思哲这会,也完全傻了眼。 他的脑袋还有些短路,刚才看到那几万块钱他就有些不相信,现在又看到了传呼和手机,他很难相信这些东西都属于张阳。 特别是这部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比他手上老爸淘汰下来的那部大砖头摩托罗拉强多了。 胡涛只看了一眼,便转过了头。 他是最清楚这一切的人,张阳拿出手机他一点也不惊讶,这手机还是他亲眼看着张阳买的。 “看到了吗?” 米雪直接说了一句,这才把传呼和手机都收回包里,她本意是拿出自己送的传呼,没想把手机带出来,不过既然带了出来也就没有必要放回去。 反正她现在是看着范思哲不顺眼。 “范哥,我们走吧!” 胡涛很小心的拉了一下范思哲,他现在对张阳有种本能的害怕。 现在的张阳和以前根本不一样,而且只要有张阳在,他好像都会倒霉,因为他提议张阳做外联部长,现在周逸尘已经不搭理他了,连带着外联部还成为了学生会最热手的部门。 因为买传呼的时候遇到了张阳,他被女朋友的姐姐骂了很多天,至今只要一见他还要骂他几句,让他连女朋友那都不敢去。 现在又遇到张阳,他的心里又开始有些担心了。 “走什么走?” 范思哲回过头,直接瞪了他一眼。 被胡鑫说上两句,他还能忍,不管怎么说胡鑫在篮球上赢过他,他也打不过胡鑫。 可被张阳给比下去他就有些接受不了,张阳是谁,在他看来不过是周逸尘的手下败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被这样的人比下去,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他可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不像周逸尘脸皮那么厚。 “米雪我们走,再不走时间不够了,凯旋楼的大包厢万一没了就不好了!” 胡鑫这会也走过来,嘿嘿的笑着,他对米雪说着话,却眯着眼睛在看着范思哲。 刚才是范思哲得瑟,现在该轮到他了,胡鑫可不是什么好家伙,讲什么以德报怨,只要有机会他会马上的反击。 被胡鑫这么一说,范思哲的脸色又是一变。 凯旋楼他也去过,不过那里的消费让他也无法经常去,只能偶尔去那么一两趟,至于那里的大包厢,他根本就没有使用过。 毕竟他家里的钱很多都见不得光,不可能让他肆意的挥霍。 看着范思哲有些发绿的脸,胡鑫的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心里高兴,脸上就表现了出来,差点没哼出两句小曲来。 胡鑫这么一说,几个人也都不在那站着了,全都朝着校外走去,范思哲和胡涛则被他们直接丢在那里,话不投机半句多,更何况还是仇家,几个人自然不会搭理他们。 “张阳,我刚才是胡乱说的,咱们随便要个小房间就行!” 刚走几步,胡鑫就跑到张阳的身边,小声的说着,他刚才真是说要大包,那是故意在气范思哲,谁不知道凯旋楼的大包最低消费都快两千了,在那吃饭基本都要吃上两千多。 张阳微微一笑,刚想说话,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其实想告诉胡鑫,那里好吃的菜价格都不便宜,既然去肯定要吃好的,好吃的钱本身就很多,那要什么样的包厢其实无所谓。 “张阳,你在哪?”电话刚接通,就听到苏展涛那兴奋的声音。 “我在学校,怎么了?” 张阳带着点疑惑,他还以为苏展涛来电话是要告诉他钱已经转入了他的账户,没想到张口就问他在哪里。 “学校什么地方?”苏展涛又问道。 “快到大门看,你问这些做什么?” “没事,那你在那等我一会,我很快就到,嘿嘿!” 苏展涛说完便挂了电话,连给张阳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张阳听着嘟嘟的声音,无奈的摇了下头,他正想邀请苏展涛一起来吃饭呢,这家伙就挂了电话。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既然要来,那就一起去吃饭,门口等他一会不算什么。 张阳打电话的时候,胡鑫他们几个又凑在一起聊了起来,刚才张阳也算是帮他们出了一口气。 这个范思哲可不止显摆过一次,萧斌曾经也被他羞辱过。 大门不远,几分钟就走到了,张阳和大家说了一声,就在这里等着苏展涛,等苏展涛的时候,他给凯旋楼的梁燕打了个电话,让她给留个房间,并且把菜给预备好。 预备好菜,他们到了就能开始吃,能节省些时间,反正他们那里哪些东西好吃几个人也算基本熟悉了。 刚站了没一分钟,后面开过了一辆车,刚才范思哲的桑塔纳这会竟然追了过来。 “几位不是要去凯旋楼吗,怎么不去了?” 桑塔纳直接停在几个人的旁边,范思哲的脑袋又凑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他刚才是被张阳给惊住了,等几个人走了才反应过来,他今天竟然被别人给比下去,等于自讨没趣挨了一顿羞辱。 这更让他难以接受,他马上回车里拿起手机给周逸尘拨了个过去,在他的印象中,周逸尘可是把张阳压的死死的人,让他来帮自己出气。 他也没说什么事,只是让周逸尘马上过来,周逸尘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来了。 周逸尘还算是有眼光的人,没有因为范思哲的家人在长京工作而忽视,他们当官的随时都有可能互调,再说了,范家的资源没准他以后会用到,这会打好关系自然没有坏处。 打过电话,范思哲又直接开车追了过来,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找回这个面子。 被一群他看不起的人羞辱了,不找回来,估计他晚上都睡不着觉。 “我们要去哪,关你什么事?” 胡鑫猛一瞪眼,这家伙还真让人讨厌,刚才已经丢过人,现在竟然还敢跑过来。 “我没什么事,我只是想来问一问,张阳同学怎么突然有了这么多钱,手机传呼都买上了,有什么好的赚钱方法也带带同学们呗,除非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范思哲没看胡鑫,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张阳,他这话比刚才更歹毒。 刚才只是说张阳哄骗小女孩,现在倒好,意思直接说张阳的钱财来路不正,这意思不就是张阳不是小偷就是骗子,不然哪来这么多钱。 “范思哲同学,谁手里有真正见不得光的钱,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张阳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他今天纯粹是躺着中枪,不过范思哲的话也真的让他有了火气,张阳不管什么时候做人都是光明磊落,来路不正的钱,就算给他他都不会要。 “你,你说什么!” 范思哲猛的一愣,直接怒叫了一声,他没想到张阳会这么问自己。 要说见不得光,他家里的钱才是真的,他父母都是政府官员,靠工资是不可能有这么多钱,他平时的开销什么的,自然都是些黑色收入。 只是从小他就把这当成了正常,从没想过这些,被张阳这么明显的一反问,他才明白张阳话中的意思。 “说什么你清楚,真要我明白的说出来?” 张阳轻轻一笑,脸上是带着笑容,但神色中却带着股威严。 不怒自威,连范思哲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都咯噔了一下,气势忍不住落了下来。 张阳也是通过查找记忆,才了解了范思哲的事,不需要了解多,只要知道他家里的人都在上班,还都有官职就能明白了。 “我不和你说,老周,我在这里!” 范思哲狠狠的瞪着张阳,又下车朝着远处挥了挥手,周逸尘这会已经赶来了。 他本来就在学校,到这里来很快,接了电话就赶来,这会正好赶到。 “思哲,到底怎么回事,这么急着让我来?” 周逸尘快步走了过来,在范思哲的身边边问边看着旁边的几个人,特别是看到张阳的时候,眼中还带着点惊讶。 张阳很久没来学校,他还想着趁这个机会想办法把张阳挤出去,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你的几个手下最近很风光,让你来见识见识!” 范思哲露出了笑容,还得意的看着张阳,他现在只看着张阳一个人,明显是针对张阳。 他心中的想法,也几乎都摆在了脸上。 别以为突然有几个钱,买了新手机就了不起,我现在把你的上司给叫来了,而且还是一个电话就给叫来了。 这个时候,他还以为周逸尘像以前一样,还能压制住张阳呢。 “什么手下,思哲你今天怎么了?” 周逸尘可不笨,只听这一句话他就猜到了事情的大概,感情是范思哲和张阳起了冲突,把他叫来撑场子来了,可惜的是,以前他能撑住,现在的他根本不可能,弄不好他也会跟着丢人。 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也感觉有些尴尬,只能装糊涂的先问一句。 “就是这位,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你这个手下现在又有传呼又有手机,还随身带着几万块钱,我看他这个暴发户快连你都不放在眼里了!” 范思哲比起周逸尘来还差了几个等级,他没听出周逸尘的意思,还指着张阳,怪怪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