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开个破车得瑟什么 - 神医圣手

第一一九章 开个破车得瑟什么

胡涛不下来也不行,只能强迫着自己,低着头走下车来。 胡鑫有些莫宁奇妙,他刚才就看到了车上的胡涛,只是胡涛没说话他也懒得去理,他和范思哲不对路,和胡涛亦是同样,一次遇到俩仇家,这俩仇家还在一起,这会胡鑫都有些郁闷。 站在范思哲的面前,胡涛的头很低,不敢去看张阳。 上次买传呼的事已经过去了好多天,可对他的记忆太深刻了,张阳不仅买了手机,还把他女朋友的姐姐夏兰吓了一跳,他从没见过夏兰这么的慌张。 为此,他可是没少被夏兰当出气筒来骂。 范思哲并没注意到胡涛的表情,看着胡鑫,突然又得意了起来。 “胡鑫,听说你最近混的不错,和校队一起参加了市内大学对抗赛,还拿了奖,怎么样,发财了吧,拿了多少奖金?” 范思哲嘿嘿的笑着,胡鑫眼睛马上瞪大了,怒视着他。 范思哲看似在夸奖胡鑫,其实谁都明白,他这是故意在挖苦。长京大学也算是本地著名的一所大学,可惜校篮球队水平太差,连市都没有出过,最多也就是在市内大学举行的一些小联赛中拿点小成绩。 的确是小成绩,这次市内二十多家大中专学校举行的联赛,他们学校拿到了第九名,甚至连一些大专都没比过。 不过倒是获得了一个最佳进步奖,长京大学篮球队以前一直是中下游,十五名左右,经常有大专学校喜欢挑战他们,赢一所本科学校让他们很有成就感。 胡涛的头又低了下去。 范思哲这话,让他感觉也很丢人,他可是系篮球队的成员,多次努力想进校队,不像范思哲对篮球纯粹是兴趣,哪个也不参加,想去玩的时候还没人会阻拦他。 “胡鑫,走吧,再不走时间可不够了!” 看着拳头攥的紧紧的胡鑫,张阳无奈的摇了下头,轻声说了一句。 范思哲这次是找到了胡鑫的软肋,校队这次名次进步不少,校篮球队给了很大的鼓励,每个球员都奖励了两百块钱。 两百块钱听起来不多,可对长京大学篮球队来说已经不少了,就篮球队那样的成绩,以前哪有过什么奖金。 就是这笔奖金,还是学校出了一部分,学生会出了一部分,现在萧斌坐镇社团部,篮球社社长亲自过来找萧斌帮忙,萧斌直接帮他们申请了一笔经费。 学生会现在不缺钱,自己人该照顾的时候还是要照顾,张阳又不是迂腐的人,萧斌的需要基本都会开绿灯。 “走,我们去吃饭!” 胡鑫狠狠的瞪了眼范思哲,张阳的心里还在叹着气。 范思哲这话听起来是在取消胡鑫,但其实把自己也带了进去,校队成绩不好,你作为学校的学生难道脸上就有光?更不用说,你也是一个经常打篮球的人。 只这一件事,张阳对范思哲的印象就大打折扣,不过在记忆中,之前的‘张阳’对这个人的印象似乎也不好,这是个到哪都喜欢显摆自己的人。 “怎么,领了奖金准备去请客,还巴结咱们这位学生会大领导?” 范思哲继续说着,说话的时候轻蔑的看了眼张阳,又接着道:“客气也不过是个过气的家伙,要巴结也要去找老周,找他有什么用!” 范思哲所说的老周就是周逸尘,他和周逸尘关系还算不错,两人是同类人。 他不是学生会的人,也不知道学生会最近的变化,还以为是以前周逸尘把张阳死死的压着的情况,周逸尘最近日子没好多的事并没有对外宣传。 不过他说这些话,纯粹是因为看张阳不顺眼,米雪和张阳靠的太近了,米雪也是他曾经心动过想要拿到手的女孩之一。 张阳眉头轻轻一皱,还没说话,米雪已经抢先开口:“说话客气点,谁是过气的家伙,开着个破车,在这得瑟什么?” 米雪要温柔的性子,只有面对张阳的时候才有。 对其他人她还是原来那样,现在她和张阳已经真正在一起,在她的心里根本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张阳。 范思哲脸上带出点怒气,不过很快就消失了,他又露出点自以为很帅的笑容,轻声道:“米雪,你千万别被这小子的花言巧语给迷惑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子,除了吹吹牛,还能干什么,老周一去学生会,这家伙就直接蔫了!” “你说谁吹牛,说谁蔫了?” 米雪眼睛一瞪,怒声喝道,范思哲以前追过她,被她拒绝了,后来又勾搭了另外一个漂亮女孩。 她对范思哲的印象还算一般,至少没对她死缠烂打,可没想到这家伙说话这么恶毒,张阳又没招惹他,就这么直接损张阳,还损的那么狠。 他就差点直接说,张阳只是个很无能,只会哄骗小女孩的骗子。 中伤张阳,对米雪来说比中伤自己还要难以忍受,所以这会直接就发了飙。 “难道不是吗,胡涛也是学生会的人,我看他混的连胡涛都不如,人家胡涛都混上了一个传呼,还是汉字呢,胡涛,拿出来让他们看看!” 范思哲把胡涛叫下来,就是想利用胡涛来打击下这几个人。 胡涛现在和周逸尘疏远了,这段时间倒是和他走的很近,在一些人的眼里,胡涛现在就是他的小弟。 小弟都混的比你们强,范思哲的脸上自然就有面子。 他的话音一落,胡涛的头低的更狠了,地上若是有个地缝,他恨不得直接钻进去。 那个传呼,当初买了之后就被夏兰给收走,后来是夏婷软磨硬缠,又帮他给要了回来,为此,夏兰又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直接说他就是个吃女人软饭的家伙。 传呼拿来之后,按照胡涛的性子肯定也会显摆一下,任何人都有着虚荣心,他也不例外。 反正没人知道他这个传呼是怎么来的。 可惜的是,现场就有两个人非常的清楚,偏偏范思哲还拿他这个传呼说事,范思哲说出那些话之后,胡涛都有种呼吸停顿,想要晕倒的感觉。 不提传呼还好,提起来他更丢人。 “拿出来啊,让他们看看!” 见胡涛没有任何动作,范思哲又叫了一声,声音中还带着点不满。 平时胡涛可是极为听话,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低着头像个木头疙瘩似的。 “范哥,不用了吧?” 胡涛勉强抬起头,硬生生的挤出点笑容,可惜他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张阳的心里则轻轻的叹了下气,他最清楚怎么回事,这会倒是很理解胡涛,心里也没有任何耻笑他的想法。 不过做人到这个程度,只能说是一种可悲。 “你今天是怎么了,拿出来!” 范思哲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不由分说直接从他的腰上把传呼拿了下来,之前传呼机是被胡涛别在腰上,在看到张阳他们的时候,胡涛不自然的把上衣从裤子抽出来,覆盖住那显眼的寻呼机。 小精英寻呼机,也是市场上非常好的一款汉字寻呼机,范思哲得意的拿在了手上。 胡涛的脸变的更红,可惜他没有勇气从范思哲的手里夺回东西,只能尴尬的在那站着。 “不就是传呼吗,真以为我们没有?张阳,把你的拿给他看看!” 米雪气呼呼的叫了一声,也直接伸出手,把张阳的帆布包拿了过来。 包很普通,这个包张阳就一直没换过,并不是他懒,这个包看起来一般,可用起来很舒服,而且空间非常的大。 况且张阳现在的身份还是学生,拿这样一个包就行了。 包被米雪打开,首先拿出来的,竟然是一沓钞票。 钱不多,也就三万多块钱,其中三万还是苏展涛硬给他的,是让他在焦邑的时候买东西用。 张阳本想拒绝,可苏展涛直接说这些钱是从他那二十万中取出来的,让张阳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张阳救下心脏病发作的秦正,秦勇可是送了二十万的支票做答谢,那些钱被张阳交给了苏展涛,苏展涛用这个理由,等于是给张阳他自己的钱,自然没办法在反对。 只是这三万现金他几乎没动过,加上上次买手机剩下的钱,都在包里了。 看到这一沓钞票,每个人都愣了下。 特别是范思哲,他家里是有点钱,但也不至于让他随身带着几万的现金,这一沓钱一看就知道不止一万,比一万厚实多了。 米雪也稍稍发了下呆,她只是打开包随手拿的,没想到会拿出现金来。 看了眼周围的人,米雪把钞票放回去,又在里面翻了翻,这才翻出她送的那台小精英,只不过传呼机和手机混淆在了一起,拿出传呼的时候,又把张阳的手机给带了出来。 看到这黑色的诺基亚手机,胡鑫他们几个全都呆住了。 张阳有传呼他们知道,可他们不知道张阳把手机都配上了,这年头有部手机和有台传呼,可是完全两种概念。 就比如他们长京大学,有传呼的学生还算不少,基本上每个班都有,可带手机的就极少极少,每个系都不一定有一个。 至少在大家的印象中,整个临床医学好像都没什么人拿着手机来到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