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冤家路窄 - 神医圣手

第一一八章 冤家路窄

早上的阳光很好,张阳拉开窗帘,两人惬意的坐在阳台那,沐浴着早上的柔和的阳光,共进早餐。 早餐是张阳做的准备,牛奶面包和煎蛋,很简单的东西,被张阳弄出来也是那么的美味可口,米雪早上可是吃了不少。 关系确定之后,两人在一起简单吃个早餐,也感觉和之前完全不同,这一会,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一股甜蜜。 阔别一个多月,再次回到学校,张阳的心情也低着一股轻松。 “张阳?” 刚把米雪送到她们教学楼,张阳还没转身,旁边就有人惊喜的叫着他。 顾成和萧斌正勾搭着一起在路边走着,刚才叫张阳的就是萧斌,两个人都看着张阳,就这样傻傻的站在路边。 “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揉了揉眼,萧斌才拉着顾成快步朝张阳这里走来,脸上还带着兴奋。 “我昨天晚上才回来,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张阳抿嘴一笑,萧斌和顾成不在一个系,教学楼也不在一起,一个东,一个西,平时想碰在一起可不容易。 “我们正商量一些学生会的事,你回来太好了,你最近这段时间不在,周逸尘那小子又嚣张了起来!” 顾成马上点了下头,兴奋的说着,张阳就是他的主心骨,这一个多月张阳不在,他在外联部可是顶了不少的压力。 外联部现在就他一个人,所有的压力也都落到他的头上。 首先要应对的就是周逸尘的反击,萧斌和顾成虽然牢牢的控制着财政大权,可周逸尘毕竟是主席,手里的权限也不小,这段时间频频出击,让萧斌和顾成有种接不下来的感觉。 除此之外,周逸尘还利用张阳不在的这段时间,大肆诋毁张阳,说张阳多次没有参加周一例会,要免除张阳外联部部长的职务,因为张阳不在,只靠萧斌和顾成顶的很难。 好在其他很多人也不愿意张阳离开,加上张阳又拉了二十万的赞助,立下了大功,周逸尘这么长时间也没能如愿,每次也还是提一提而已。 “没事,你们放心,他蹦跶不了多久了!” 张阳呵呵笑道,从一开始他就没把周逸尘放在眼里过,以前是,现在也是,周逸尘不老实那就把他踢掉,捧自己的人上位,对付一个学生会主席,张阳有的是办法。 “我相信,你回来他就蹦跶不起来了!” 顾成兴奋的点着头,没有张阳和有张阳的时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之前还感觉周逸尘很不好对付,可一见到张阳,马上就觉得周逸尘不过是个纸老虎。 甚至连纸老虎都算不上。 这种感觉很奇怪,连顾成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对张阳这么有信心,其实不止是他,这段时间下来,萧斌,胡鑫,包括小呆,楠楠她们这些女孩,对张阳也都有着一股盲目的信任。 在他们的心底,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崇拜,顾成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他现在做事的时候,不自然的就会模仿起张阳。 “萧斌,中午放学去来找我,今天凯旋楼我请客!” 张阳再次一笑,刚刚赚了一大笔钱,回来请次客也是应该的,他现在的钱,都能买下好几个凯旋楼了。 要请客并不是张阳临时起意,她早上就和米雪商量好了,今天中午和大家见见面,好好吃一顿饭。 “真的,太好了,萧斌大叫了一声,对很多学生们来说,凯旋楼就是最顶级的酒店了,有人在那请客,他们自然高兴的很。 “那周逸尘?” 顾成又问了一句,他今天和萧斌在一起,就是商量着如何应对又渐渐冒起头的周逸尘,他们能利用的只有财权,这段时间财权也确实被他们利用的很好。 “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提这败兴的人干嘛,再说了,张阳都回来了,他还能蹦跶几天?” 萧斌一皱眉,转过头来对顾成说道,顾成微微一愣,马上裂开嘴笑了起来,萧斌说的没错,张阳回来了,有张阳在,周逸尘真的蹦跶不了几天。 对一个蹦跶不了几天的人,自然不用在看在眼里。 三个人,一起朝教室走去,路上张阳顺便问了问顾成最近学校的情况。 张阳请了一个多月假,确实让老师很怀疑,不过三院开的都是真正的证明,有一次三院院长还亲自打来了电话,让他们取消了怀疑。 学生真的有病,也不能强求上课不是,身体最为重要。 得知这些,张阳满意的点了下头,三院对他是真的不错,现在得了人家的赞助,又有那么多的照顾,他不做点什么也不合适,张阳打算最近就履行合同,每周去医院上一天的班。 每周只工作一天,这样的生活张阳完全能接受。 上午的课程过的很快,对张阳的回来同学们稍微有点惊讶,不过也都没说什么,大学本就松一些,有些学生没有假条还都旷上好几天的课呢。 中午刚一放学,几个人就都急急的凑了过来,听说张阳在凯旋楼请客,每个人都不愿意错过。 凯旋楼的菜,绝对比学校那些好吃的多,虽然价格很高,可那味道确实没得说。 这或许就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吧。 张阳这次离开那么久,胡鑫他们几个对张阳这次出去也很好奇,几个人刚一见到张阳,就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张阳与苏展涛合伙做生意的事,只有米雪一个人最清楚,并没有告诉他们。 “停,都别问了,我就是出去几天帮人治个病,你们要是不想吃大餐,咱们就去食堂,别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 几个人同时问话,让张阳感觉头大,他猛的大叫了一声,声音很大,所有的人都被他吓住了。 这一次,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胡鑫,他马上拉着张阳的胳膊,笑着道:“当然是吃大餐了,咱们走,张阳你这次是不是帮人治病又赚了不少?” 对张阳的医术,他们任何人都没有了怀疑。 帮三院治好一个病人,得到了二十万的赞助和两万的奖金,帮苏展涛的伯父治病,获得了一个价值十几万的古董小碗,这次跑那么远特意帮人治病,那收获肯定很大。 几个人一起向前走着,胡鑫和小呆他们还都羡慕的看着张阳。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这次没在回答。 他刚才的话也不算说谎,在焦邑他的确给赵志治了病,赵志也松了他价值很高的礼物,只是他真正所赚的钱,是通过其他方面获得的。 “胡大个,你们这么多人在一起准备去哪,要不要我带你们一程?” 张阳他们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过来一辆半新的桑塔纳,虽然是半新,可在学校里却是了不得了,经常出入学校的车,也只有校内的那些公车而已,或者某些教授的私家人。 98年这会,真正开车去上学的学生,很少很少。 “范猴子!” 胡鑫眉头猛一皱,开着车,通过窗户对他说话的人叫范思哲,个子很高又很瘦,所以外号叫范猴子,他是体育系的学生,也是体育系的风云人物。 范思哲不是本地人,可家里人都是当官的,可以说很有权,有了权想赚钱也就不难。范思哲大钱没有,平时的小钱却是不断,还有家里的一切他都随时可以用,经常开着车来学校,周末再开着车返回两百多公里外的家里。 他和胡涛一个班,同时也是篮球队的成员,不同的是他对篮球只是兴趣,打打就行,不想打就算,纯粹是兴趣爱好。 “你叫谁猴子?” 开着车的范思哲,微微一愣,随即大叫了一声,他和胡鑫的矛盾,不次于胡涛和他的矛盾。 他的车上现在也不止他一个人,胡涛就坐在副驾驶座那,可惜的是,胡涛看到张阳马上就低了下头,根本一句话都没敢说。 “谁答应就是叫谁!” 胡鑫冷哼了一声,他和范思哲算是老冤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 矛盾的起点,是一次校内篮球比赛,胡鑫给了范思哲好几个盖帽,还整场封杀了他,让范思哲一分都没得。 那次的比赛,被范思哲视为最丢人的一次,也是这辈子的一个污点。 他心眼小,因为这件事和胡鑫算是彻底结了仇,之后两人又有过几次小冲突,渐渐加深了两人的矛盾。 “胡鑫,有种和我单挑!” 范思哲突然刹车停在那,气呼呼的从车里走下来,他站起来个子比胡鑫还要高那么一点,可惜他太瘦,不像胡鑫那么魁梧。 “就凭你?我一只手就能赢你,你说吧,是比打架还是比篮球!” 胡鑫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直接伸出手指摆了摆,两人之前可不是没有单挑过。 有一次,范思哲就直接对胡鑫动了手,最后吃亏的还是他自己,单挑篮球,更是从没有赢过胡鑫。 胡鑫这一表态,范思哲自己先愣了下。 他只是一时冲动才这么说了一句,单挑的话他还真有些怵,打架他肯定不是对手,胡鑫整个就是一暴力肌肉男。 篮球更不用说了,那纯粹是找虐,他知道自己肯定比不够胡鑫。 不过他人已经下了车,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跑回去,眼珠子转了下,他突然对着车里喊了一声,把副驾驶座的胡涛给喊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