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突破百元 - 神医圣手

第一一五章 突破百元

回到酒店,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苏邵华的房间里,苏展涛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苏展涛对这个二伯,比对自己的父亲还要害怕,小的时候父母工作都忙,来不及照顾他,他是跟着苏邵华长大的,直到初中才回到自己父母的身边。 苏邵华对他们都非常的严厉,苏展涛又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为此小时候可没少被苏邵华揍,渐渐的,苏展涛对他的这股畏惧也留在了心里。 “先休息吧,什么话明天再说!” 苏邵华突然叹了口气,苏展涛猛的一愣,立刻告别缩回了自己的房间,苏邵华这话无疑于是一次大赦,他连招呼都忘了和张阳打。 “张医生,今天的事还要多谢你!” 苏邵华又转过头来,对张阳轻声说了一句,今天的事他也弄明白,知道没有张阳在后果的可怕。 “我和展涛是朋友,苏先生就不用再客气!” 张阳微微一笑,他和苏展涛这些天在一起,已经成为了好朋友。 “那好,我就不矫情了,还希望张医生以后多多关照展涛这孩子,他从小就好强,不喜欢父亲的安排而去走了商路,现在看起来是做的很不错,可他没经历过任何挫折,还很稚嫩!” 苏邵华再次点头,他这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和张阳说话,就好像是同龄人在交流,忍不住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要知道,苏展涛可比张阳还要大几岁。 “苏老板放心吧,我说了我们是朋友,他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还有,你今天有些着急,又动了怒,这对你的病情比不好,我再你开个方子,明天按照这个方子加开一剂药,喝两天就没事了!” 张阳找来纸和笔,又给苏邵华写了个方子。 他和苏展涛是朋友,又是生意的合作伙伴,苏邵华这些话不说他也会去做,只要他跟着,就不会让苏展涛吃亏。 至于苏邵华那种奇怪的感觉,他是一点都没有,两辈子的生活经验,他的心理年纪并不比苏邵华小多少,对他来说这就是正常。 “好,多谢张医生!” 苏邵华立刻答谢,刚才他真的感觉嗓子有些不舒服,没想到这也被张阳看了出来,张阳的医术,真到了一个他所想象不到的地步。 这次他的病,还真有可能会治愈。 张阳也回去休息了,米雪留在了苏薇那里,苏薇到现在还在害怕,非要米雪陪着她。 对这个出身豪门的小姑娘,张阳没什么好感,不过今天他刚和米雪确定关系,两人也不可能睡在一张床上,只能让米雪先去陪着她。 一夜无话,第二天张阳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了床,继续修炼他的内劲。 吃早餐的时候,苏展涛见苏邵华没有责罚他,心也就慢慢放了下来,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性子。 他知道苏邵华的习惯,有错当场就会罚,不会拖延,当场没有责罚,这件事等于是过去了。 吃过早餐,苏展涛带着苏邵华去逛一逛中药市场,这个市场苏邵华也是第一次来,以前听说过很多次。 这个市场的庞大,让苏邵华也有些吃惊,同时对苏展涛也更加的满意。 市场越大,机遇也就越多,但相应的竞争也就越强,苏展涛白手起家,一个人拿着五万块钱能在这做出之前的成绩,确实很不容易,自己的这个侄子并非么有可取之处。 逛了会,苏邵华听到这里议论最多的就是三七。 今天的三七继续涨停,现在所有的人都相信有大庄家出现了,一些有心人开始跟着进来,这时候进是有些晚,但吃不着肉还是能喝点汤。 他们只要机灵点,看到情形不对早点出货,就不会有什么损失。 另外还有些人就是盲目的跟进,看着三七势头良好就往里钻,钻进去就不出来,这样的人最后都会赔的很惨。 听起来这样的人很蠢,可现实中这样的人却是最多,不止是现在,即使在以后也是同样。后世的大股灾,股市都已经涨到了一个很不正常的阶段,依然还有无数人猛往里钻,生怕晚了赚不到钱,这些人当时都被那些疯长蒙住了眼睛。 他们所看的不是市场,而是单一的看这东西在涨,感觉有利可图才冲进来的。 他们想着涨,却忽视了降的风险,或者知道会降,但感觉仍然没涨到头,最后就成为了可怜的羔羊,成为庄家口中的美食。 苏邵华明白这一切,了解了三七的疯狂之后,忍不住的摇着头。 这样的疯涨,别说是那些人,就是他都有些心动,只是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无论涨的多厉害他都不会参与。 这不是他的领域,对此更是没有多少的了解。 在不擅长的地方去搞资本运作,哪怕是苏邵华,最终也会摔的鼻青脸肿,得不到什么好处。 转了一圈,苏邵华倒是买了不少高档的补品。 什么二十年野山参,西藏野生冬虫夏草,灵芝等等,这些东西大都很贵重,苏邵华买了一大堆,只这些东西就花了十几万。 这点钱他自然不会看在眼里,这些东西有一部分他可以自己吃,有的也可以送人,反正补品吗,多备一些也没关系。 况且有张阳跟着,他们根本不可能买到假货,东西的真假,张阳一眼就能看出来。 下午的时候,市局严局长就亲自到了酒店,来说昨天案件的进展。 昨天那些小混混,大部分都受了伤,有很多现在还在医院,他们的口供就是在医院录下来的。 按照严局长的指示,这次事件最大的错误方就是他们,光头以寻衅滋事罪被关进了看守所,以昨天的情况来说,他这个罪有点冤,昨天他并没有故意惹事。 不过真正的寻衅滋事他也不是没有过,这次只是碰到了铁板,算是为以前的罪行赎罪。 还有那个年轻的混混老大赵风,他的父亲是下面分局的一个政委,这位政委亲自找到了严铮求情,最终都没能求下来。 赵风是以黑社会罪,和聚众斗殴等罪抓起来的,第一个黑社会就是重罪,真按照这个罪行来判了,赵风也在监狱里好好的蹲上几年。 赵风之所以被重判,甚至连他老子亲自求情都没用,并非苏邵华找厅长施压的缘故,这里面真正的原因,是张阳。 昨天严铮回去之后,越想越不对,张阳没有承认是张书记的孩子,可他长的实在太像了,名字又一样,让他不得不多怀疑。 他今天上午,又做了几番打听,最终才确定张阳的身份。 他之前没有看错,也没有猜错,张阳的确就是他以前在书记家里见过的那个小孩,了解了这一点,他做事哪里还敢不用心,赵风可是直接得罪的张阳,想要调戏张阳的女朋友,才被狠狠修理的。 到了他这里自然狠狠的重罚,罚轻一点,让张阳不满意,他都吃不了兜着走。 对这个结果,苏邵华是相当满意。 只是寻常的打架,本以为抓起来拘留几天就过了,没想到有几个人还被重判。 当然,这些人判的越重越好,家长都是很偏心的,自己的女儿和侄子被吓还被打,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才好。 只是他没注意到,严局长说这些的事,最在意的还是张阳的态度。 对此张阳更没有任何意见,这些小混混现在全关着更好。 他还在这里留下几天,把这笔生意完全做完才能离开,这几个小混混出来了,难免对自己心怀怨恨,有报复的心思。 他一个人并不怕,担心的还是米雪,不说米雪受伤害,单单再受惊讶也不行,昨天的事其实也对米雪有了很大的刺激。 严铮走了,松着气走的。 张阳没有追究,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若不是有张阳存在,只靠厅长下来的压力,他还不至于这么着急的亲自过来汇报。 苏家是势大,但毕竟不是现管,不像张阳那边,他的父亲现在可是他直系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伸伸小手指就能捏死他。 可惜这一切张阳并不知情,压根不知道人家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处理的这么快。 张阳的心思,又都回到了三七上来。 两天后,苏邵华带着苏薇返回了长京,米雪则留了下来,她要和张阳一起回去。 学校那边,有小呆他们帮忙请假,米雪的请假条也很容易,三院既然能给一个人做虚假证明,那就可以做两个人的,只是多一个罢了。 这两天,三七的价格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二十头三七的价格突破了九十元,很多人都猜测着,二十头三七能不能过百元大关。 百元大关也是个分水岭,张阳知道自己要出手的日子很近了,上辈子三七价格最高的时候,就是突破了一百,具体一百几他给忘记了,但张阳很清楚,三七最终没有突破一百二。 “张阳,过了,过了,超过一百了,二十头三七已经过一百了!” 这一天上午,开盘刚不久,苏展涛就激动的给张阳打着电话,无数人猜测的话题有了结果,三七涨势很猛,顺利的突破了百元大关,最终在一百多一点的位置上涨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