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我自己也想来 - 神医圣手

第一零九章 我自己也想来

三七经过一天的不稳定,接下来的一天,再次出现了井喷。 上午开盘不到半个小时,三七便涨停,如今交易中心二十头三七的价格已经上涨到了七十多块钱一斤,三十头三七也逼近了七十的价位。 三七涨价,最高兴的就是苏展涛。 他们的手上,可有一千多万的多仓啊,那还是二十多块钱时候进的多仓,如今涨了足足三倍多,等于他们手上的那些多仓,已经价值三千多万了。 三千多万,这是苏展涛想都没敢想的数字。 回来兴奋的回报之后,张阳又把这些数字写在了墙上的表格内,三七的价格波动他一概不问,只看每天的最新价格。 他所记下的,也只有这些价格。 “张阳,是不是到出货的时候了?” 苏展涛搬过来个椅子,兴奋的坐在张阳的面前,大声的问了一句。 出货,这也是个关键的步骤,不能出货,那些多仓永远都是多仓,无法换成钞票,只有出了货,这些东西才会成为拿在手上,实实在在的金钱。 不出货,也就意味着有风险,一旦三七在狂跌的话,有可能他们之前的一切会全都陪进去。 如果连续跌停,甚至有可能出现多仓卖不出去的情况,到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手上的这些单子,重新变成单据,甚至会成为废纸。 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过,上辈子著名的股市大跌,张阳买的一些股票就被套牢过,最终赔了不少。 “再等几天!” 张阳摇了下头,现在还没到最高的价格那,距离那个价格还有些差距,这个时候出手显然让他很不甘心。 “对了,我二伯明天会来,我已经安排好了房间!” 苏展涛马上点点头,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苏邵华的哮喘治疗也在进行中,张阳这段时间没时间回长京,又到了治疗的时间,只能委屈苏邵华跑一趟。 “行,明天我会安排时间,麻烦他跑这一趟了!”张阳正在标记表格,头也没抬,直接就回了一句。 “这有什么麻烦,你先忙,我去给他打电话!” 苏展涛立刻站了起来,跑回自己的房间,把消息传给苏邵华。 苏邵华这次到焦邑来,主要目的的确是让张阳帮他治病,经过几次的治疗,他的病情好转了许多,这让他对自己治愈的信心越来越盛。 现在对他来说,这无疑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过这次来,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顺便看看苏展涛这个侄子。 前几次苏展涛给他打电话,都是一股兴奋的样子,还告诉苏邵华他这次要发大财,等着看他的事业喷发。 苏邵华对期货很了解,这东西是能让人一夜致富,但同样能让人一下子输的倾家荡产,一无所有,他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索性这次来帮忙看一看,至少也能安心一些。 这一天很平静,市场那也没什么特别,昨天三七波动了下,今天再次上涨,让不少人后悔,不过也安了不少人的心。 现在很多人依然在抢购三七,想着囤货赚上一笔,今天的势头表明了,大庄家还没退,三七的价格依然会涨第二天下午,张阳没能偷懒留在酒店里,被苏展涛拉着去接人焦邑没有机场,苏邵华也是开车来的,苏展涛带着张阳去的是高速路口,在那等着苏邵华的到来。 四点多钟,高速路口就出来了两辆豪车,打头的是一辆豪华奔驰,两辆车全都停在了路边,和张阳他们开来的桑塔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伯!” 苏展涛倒没在意这些,车上的人刚下来,他就飞快的迎了上去。 张阳也向前走去,不过只走了一步便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不止苏邵华一人,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这女孩不是别人,是昨天还在通电话的米雪。 张阳怎么也没想到,米雪会和苏邵华一起来的焦邑,在之前无论是米雪还是苏展涛都没给他透一点的信息,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意外,更是个惊喜。 “张阳!” 看到张阳,米雪快步朝前跑了两步,还伸开了双手,仿佛要跑过去,和张阳拥抱在一起似的。 张阳也加快了脚步,可惜本来距离就近,两步之后两人就站在了对面。 看到两人只是看在那里互相看着对方,苏展涛带出了一丝遗憾。 那互相奔跑,然后热情相拥的狗血场面竟然没有出现,太让他失望了。 “张阳,我好想你!” 米雪抬着头,双眼眨都没眨一下的看着张阳,仿佛是看不够似的,要把张阳死死的记在心里。 她的嘴里轻声的说着这几个字,张阳的心如同什么东西敲击了一样,猛的颤动了起来。 我好想你,很简单的四个字,但出自一个女孩的嘴里却很不容易,更不用说是米雪这样的女孩。 这一次他们分开了十几天,这也是两人感情升温之后,分开最多的一次。 猛然,张阳张开他那宽大的双臂,把面前的可人狠狠的搂在了胸前,张阳不是冷血动物,他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在面对一个自己喜欢,而又喜欢自己的女孩,他不可能无动于衷,那简单的四个字,完全触动了他的心怀,这一刻,他只想抱着眼前的爱人,紧紧的抱着,再也不松手。 “嘿嘿,我还以为他能忍住!” 苏展涛眉角带出丝得意,刚才的遗憾这会全部消失,狗血的场景还是如愿的出现了。 事实上,这次米雪能来,全是他的主意。 在焦邑这么多天,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张阳在和米雪通电话,苏展涛可是过来人,知道一对小情侣长时间不见是什么感觉。 这次苏邵华要来,他索性让自己伯父把米雪也带来了,不过是悄悄带来的,为了就是给张阳一个惊喜,现在看来,这个惊喜还不错,至少他这个导演很满意。 “哥!” 车上,这会又下来个人,是一个年级和张阳差不多的年轻女孩,女孩个子大概一米六,没有米雪高,但却有着一头垂腰的长发,非常的漂亮。 “薇薇,你怎么来了?” 苏展涛脸上带出丝惊讶,来的这个女孩是苏邵华的小女儿苏薇,苏邵华两子一女,大儿子目前在负责闽南省那边的生意,二儿子在美国攻读博士,最小的女儿则在京城上大学,还是最著名的华清大学。 这所学校,可比张阳所在的长京大学要好的多。 “学校的课程我修完了,等着回去考试就行,正好回来看看爸爸,听爸爸说找了个很厉害的医生,快把他的病治好了!” 苏薇扬起头,俏皮的耸了耸鼻子,随后看向了那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打量了张阳一会,她才失望的摇了下头,道:“这就是米雪一直惦记的那个人,看起来也很普通吗!” 米雪,是和她在车上认识的,不过两人同龄,又都是大三,在车上这几个小时就变的熟悉了起来,虽说没有亲如姐妹那么夸张,但明显很合得来。 米雪在车上的时候,也吐露了她这趟出来的心事,她是来看心上人的。 心上人,并不是男朋友,当时细心的苏薇就听出来了,两个人还没正式在一起。 不过看眼前的情形,和正式在一起也差不多了,所差的只是一个名分。 “别乱说话,张阳可是给二伯治病的医生,他的医术,无人能比!” 苏展涛急忙叱喝了一声,他知道张阳听不到苏薇的话,还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苏薇又耸了耸鼻子,张阳是很普通,可这人毕竟是给自己父亲治病的医生,不过她也很好奇,看起来和自己大小差不多的一个人,真是能帮父亲治病的名医吗? 她的样子,都被苏展涛看在了眼里,苏展涛马上头疼了起来,他对堂妹的性子还是很了解的,这个妹妹看起来很单纯,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也是个惹祸精,古灵精怪的。 还有,她还是一位才女,从小智商就高的吓人,若不是她不喜欢经商,苏邵华都有让她接替自己,打理生意的想法。 这丫头对一个人没兴趣还好,一旦有了兴趣,那人铁定倒霉,这可是苏展涛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也是深刻的教训。 现在看她的样子,明显是对张阳有了兴趣,苏展涛的心里实在是害怕,玩意这丫头对张阳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影响彼此之间的关系那就麻烦了。 苏邵华的病,可还要靠着张阳。 “你怎么会来这里?” 拥抱了足足五分钟,张阳才松开米雪,轻声的问了一句。 “是苏先生派人接的我,让我一起来,其实我自己也想来!” 米雪立刻低下了头,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头低的更狠了,这样就可以掩饰她发红的脸颊。 ‘我自己也想来’ 米雪再次向张阳表明了她的思念,一个女孩,愿意跟着陌生人跑这么远,这个勇气首先来说就很不容易。 这一刻,张阳也感受到了米雪对他的思念,让他的心里甜蜜的同时,也有一股酸酸的感觉。 他有点心疼了,他不应该出来这么久,不应该把米雪一个人丢在家里,这一刻,他突然做了一个动作,一个让苏展涛还有苏薇都愣住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