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人外有人 - 神医圣手

第一零八章 人外有人

对姬宏光,张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个人很讨厌,真的很讨厌,特别是他说话的时候,连张阳这样的好脾气都想上去给他俩耳刮子,换成脾气暴躁的人,可能真敢动手。 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有,一次中医交流会,姬宏光就和别人干了起来。 也可以说,这人讨厌起来,简直比苍蝇还要让人厌恶。 不过这人做事倒是光明磊落,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连自己怎么输的,都说的清清楚楚,这点很不容易。 有了两辈子生活经验经验的张阳很明白,现代的人到处充满了虚伪,敢想什么就说什么,说什么便做什么的人,很少很少。 “小伙子,你不告诉我你来自哪里,名字总可以说吧,至少让我知道,我输给了谁!” 姬宏光又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张阳。 要说他的心里没一点想法,那也是骗人,输给一个快比自己小一半的年轻人,他的心里也不好受,至少他的性格如此,输了就不会给自己找理由。 “我叫张阳,目前在长京三院实习!” 犹豫了下,张阳还是点了下头,这个姬宏光,至少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现在张阳算是彻底明白,他为什么有着一身好医术,只缩在这个地方了。 他这个性子,根本走不出去,即使走出去,也会被人赶回来。 “张阳,长京三院,我记下了!” 姬宏光点了点头,其实他很想问,张阳是怎么做到,一次针灸就控制住黑色素瘤的发展,不过这样的话,以他的性子根本问不出口。 直接询问,就好像请教似的,让他去请教人,还不如杀了他。 “长京,那么远,还是实习生?” 赵志,牛胖子,包括老金这会也都愣住了,特别是赵志,心里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实习生,帮他治病的这个人,竟然是个实习生,放在平时,他就算去医院也不会让实习生给自己看病,他才不愿意当这些年轻人积累经验的试验品。 “秦老,今天劳烦你们了,明天我会准时给你会诊,我们先走了!” 姬宏光站了起来,他们的比试已经出了结果,也就没有必要留下来。 走的时候,他没忘把那面瘫女病人给叫上,姬宏光脾气是臭,但还是个负责任的人,这面瘫病人他已经开始治疗,就会帮人家彻底治好,不会半途而废。 “姬,姬先生!” 姬宏光还没出去,赵志急忙起身叫了他一声。 赵志的脸上还有些着急,姬宏光是本地名医,有着响当当的名气,张阳只是个医院的实习生,让他的心里,不自然的有了些别的想法。 “不用叫我,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病他来治疗最合适,我可以说,整个国内都没有更比他合适的人!” 姬宏光回头一笑,说完直接走出了客厅,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 姬宏光性格怪,脾气臭,可人并不傻,赵志一叫他,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这赵志八成是想请他治病。 这一点,他不等对方提出来就先拒绝了,不过话说回来,他说的也是大实话,张阳的治疗效果已经显现了出来,绝对比他要强的多。 “张,张先生!” 赵志尴尬的坐了下来,又回过头来看了眼张阳。 刚才他叫住姬宏光,的确有想请人家帮忙治病的想法,不管怎么说,姬宏光都是一个金字招牌,闻名全国,甚至海外。 他也是关心则乱,又被张阳实习生的身份给迷糊住了。 “按方吃药,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张阳轻轻摇了下头,直接站了起来。 “别,别啊,您等等,都这么晚了,我请您吃饭!” 张阳一说要走,赵志猛然慌了,他刚才是糊涂,现在算是彻底想明白了。 别看张阳年轻,还是实习生,可人家有真本事,不仅一眼看出自己的疾病,连姬宏光都自愧不如,承认自己的医术比不过这年轻人。 他还傻乎乎的去留姬宏光,而忘记了自己真正的贵人就在身边。 这会他都有种想要扇自己俩巴掌的想法了。 “不用,我们回去还有事,这样,我把我电话留给你,有问题随时可以和我联系!” 张阳拿出纸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对赵志的态度,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因为年轻被人各种误会,他上辈子就有,早就习惯了。 当然,一点怨气没有也不可能,赵志刚才的举动,怎么都有点看不起人的感觉,他是主治医生,却当着他的面留别的医生,张阳的心里也有点小小的火气。 不然他不会拒绝晚餐,这会张阳可是真的有些饿了。 张阳坚持要走,赵志没能留下来,最终只能留下了张阳的电话号码,他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回头一定要好好的巴结下张阳,弥补刚才产生的裂痕。 张阳,苏展涛走了,秦正祖孙俩也回到他们住的地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也让他们大肆感慨,暗叹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谁也没想到,当初随意救下他们的这个年轻人,本事竟然这么厉害,看样子比姬宏光还要厉害的多。 这样说起来,他们的运气也不错,发病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张阳,算是路遇贵人,这样一想,祖孙俩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他们还把张阳的电话好好的保留了下来,这次的酬谢没能做好,下次还要再补,和一个比姬宏光更厉害的医生,还是这么年轻的医生打好交道,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坏处。 不管你再有钱,还是再有权,你也掌控不了疾病,真有病的时候,医生才是最大的依靠。 …………“张阳,你真是太棒了,厉害啊,吴伯伯把你说轻了,我看你就是国手!” 出去之后,苏展涛马上大声的叫了起来,今天姬宏光主动认输让他很意外,没有获得想象中的那种胜利感,不过张阳的表现确实让他兴奋。 吴有道曾经说过,张阳医术比他要高,最多比那些医道国手差一些,这已经是吴有道很高很高的评价了。 现在他可不这样认为,连姬宏光都比不过张阳,张阳就是真正的国手。 “饿不饿,先去吃点东西吧!” 张阳微微一笑,国手,他上辈子就是了,这辈子自然也是,只是没有得到承认而已。 这个虚名对他来说已经不在重要,有了这次生意,他就可以赚够足够的钱,未来再遇到几次机会,赚够自己花的钱就行了,这一次他要享受生活,弥补以往的不足。 晚上张阳吃的东西不少,回去之后两人便各自回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苏展涛又跑去了市场,他现在最喜欢的就是到市场看着三七涨价,每次涨的价,那对他来说都是赚的钱。 他很享受,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今天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好,三七仍然是高开,可一开始并没有涨停,整个上午都没有。 直到下午快结束的时候,三七才来一次猛飞,达到了涨停的程度。 今天的变化,也引来了市场上极大的议论,很多人开始猜测,三七是不是涨到头了,或者该跌了,这一次三七价格不断的变动,着实吓住了一些人。 最后的结果是,散货那边又有很多人放货,都想趁着价钱高的时候出手,不承担风险,苏展涛趁机又收了二十万的货,最后身上只留下几万的零用钱。 收完这些,他乐呵呵的停了下来,就等着张阳吩咐什么时候出货,对张阳他还是有着绝对的信心。 苏展涛并不知道,这一次的价格波动,完全是因为张阳的缘故。 赵志身患重病,对这次的炒作也没了多大的心思,一大早就去本地最好的医院做了检查,医院的医生,对他患上黑色素瘤的可能性也表示了极大的担忧。 他所做的切片检查,想要知道结果快的要三天,即使通过关系,也要明晚才能拿到结果,这一上午,他都没心思去管三七的事,老金和牛胖子只能暂时缓了缓。 若不是有张阳在这,他恐怕已经飞到北京去看医生了。 直到下午,在老金和牛胖子的劝说下,他才先交出一部分资金,让两人去操作,他则安心的等着张阳来给他治病。 等张阳晚上来到他这,帮他针灸完,他的心里才好受一些。 以往,赵志没事最喜欢的就是摸他脸上的黑色大痣,好多人都曾经劝过他,让他把黑痣去了,他从没有听过,还说这就是个性。 这一次他可是真真正正的后悔了,张阳走后他一直在看书,终于明白,就是自己最在意的这个痣,带给了他这次灾难。 其实正常来说,人身上的痣绝大部分都是良性,但良性不代表一直就是,若是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变为恶性。 比如经常抓破,经常让黑痣流血,或者不注意卫生等等,最后这些黑痣都有着很大的可能转化为黑色素瘤,赵志就是因为经常抚摸,偶尔还抠破一点,最终才造成这个恶果。 当然,现在的赵志再也不把他这个黑痣当成骄傲了,若不是张阳说时候没到,他想立刻把黑痣给割掉,省的每次无意看到镜子都要难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