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油尽灯枯 - 神医圣手

第五十五章 油尽灯枯

189277”>;“真的?” 林枫顿时来了兴趣,既然刘飞儿都这么讲了,放下和刘一针的恩怨还是有可能的。http:///<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我讲话从不骗人。”刘飞儿脸‘色’一红,忍住了哭声,见林枫那双猥琐的眼神,就知道想要自己,看来今天没有白打扮,“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 顾秋秋和顾婷婷细眉一皱,听到这些话,心里极其不爽。 “刘飞儿能不能不要这么下/贱?为你了老爸的病,出卖自己。” “就是呀,来我们这里,勾/引姐夫来着。” 两姐妹讲话不好听,对着刘飞儿发起了火。 摆明了以医治刘一针为条件,刘飞儿把身体给林枫。 “抱歉逃爱暖妻;!我也是被‘逼’无赖。” 刘飞儿委屈道,低下了头。 要是不这样做,恐怕让林枫出手很难。 林枫一见两姐妹发话,还好不是冲着自己来,不然准没有林枫的好果子吃。 “我随便问一问,并没有这意思。”林枫心虚道,讲这话一点底气都没有,“看在你这么关心你老爸的孝心上,我就帮你一把,不要任何回报。” “谢谢你!” 刘飞儿立即高兴起来,还以为林枫是一个大/坏/蛋。 “那走吧。” 林枫朝着别墅‘门’口走去,要不是有两姐妹在场,就要了刘飞儿。 两姐妹见林枫表态,才放心下来。 “早去早回,有时候男人要坚持原则,不能借机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姐夫,不要‘乱’来,不然后果将很严重。” 顾秋秋和顾婷婷警告道,也怕林枫暗地里做出不好的事情出来。 “放心好了。”林枫点燃了一根香烟,一副正经的样子,“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坏……。” 刘飞儿也跟了上去,看的出两姐妹对林枫的心思,就算林枫要了自己,刘飞儿只能算是第三者。 两人来到别墅外面,林枫直接上了刘飞儿的白‘色’宝马汽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刘飞儿发动了汽车,朝着东林市的市中心行去。 “你的‘胸’……,‘挺’大的。”林枫瞄了瞄刘飞儿的‘胸’,最少有e/罩,才显示出中间的深深海沟,“我非常喜欢仙君大人请留步最新章节;。” “哦?”刘飞儿全神贯注的开着车,感情林枫真不是一个好货,“你不是想反悔吧?收回刚才讲的话。” “不要有这想法,我讲话从不耍赖。”林枫既然已经讲出来,从来不收回去。 “那就好!” 刘飞儿松下一口气,叫林枫调/戏,自己能忍。 必竟老爸刘一针,还等着林枫医治,要是把林枫得罪了,半路下车,刘飞儿还不知道怎么办。 林枫就是把握到这一点,才讲话这么直接。 沉默了一阵,一路上,林枫可是没少逗刘飞儿这小妮子。 “你的长‘腿’……,也很美。” “并且屁股/圆圆的,不用讲,弹力肯定相当好……。” 刘飞儿飞快的开着车,叫林枫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要不是有求林枫,怕早扑上去给林枫两个大嘴巴子,没见过这么贱的男人。 “到了。” 刘飞儿努力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不敢反击林枫。 林枫点了点头,两人一起下了车。 这里是市中心的云海别墅区,从地理位置来看,就价值不菲。 住在里面的人,一各个都是有钱的主。 “你家好气派。” 林枫微笑道,一把搂着刘飞儿的小腰,向着里面走去。 “当然了,我爸可是教授。” 刘飞儿本想抗拒林枫的搂抱,不过转眼一想,也就放弃了。 林枫什么条件都没有提,这占点便宜,还是要的妃常了得:天才皇妃太妖孽;。 “我看是禽/兽,还差不多。” 刘飞儿一听这两个字,咬了咬牙。 “不想和你讲话,气死人了。” “嘿嘿!” 林枫笑了两声,就来到了别墅的客厅里。 此时刘家的人,全部在沙发上坐着,视线全部落在了林枫和刘飞儿的身上。 一见两人亲密的举动,就知道有戏。 今天刘一针的病,明显有救了。 “这位就是姐夫吧?长着好帅。”一位少年开口道,长着虎头虎脑的,年纪只有十四五岁,这人正是刘飞儿的亲弟弟刘星,“姐夫,快请坐。” “你总算来了,我还怕飞儿请不到你,一针以前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讲话这位是刘飞儿的老妈将丽,人到中年,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风味在里面,“今天要是看好一针的病,飞儿就是你的‘女’人。” 坐在客厅里的人,一见刘星和将丽开口,纷纷脸上扬起了笑容。 听说林枫是神医,一手医术,超越了刘一针的存在。 “好事成双,飞儿找了一个好老公。” “两人‘挺’配的,郎才‘女’貌。” “到时医治好了刘教授,我看他们把该办的事情,给先办了,好冲一冲喜……。” 林枫乐了乐,很喜欢刘飞儿的家人……,讨好自己的口气。 “我和飞儿一见钟情,既然飞儿的家人,还有亲戚朋友都没有意见,等会儿治好了她老爸的病,我立即上马,办了飞儿就是。” 刘飞儿叫大家讲的非常害羞,还有林枫这货,在从中使坏。 “你们都别讲了沉香劫;。”刘飞儿甩了甩头,白了林枫一眼,也不想多解释什么,医治老爸的病情最为重要,老爸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现在撑着一口气没有咽下去,“先救治老爸要紧。” “好的,那就麻烦林枫了……。” “姐夫,爸的病一好,我很支持你和我姐爱/爱……。” 将丽和刘星亲切道,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林枫的身体。 “我看你耳朵又痒痒了?听不到我讲的话。” 刘飞儿发起了标,一上去就拉着刘星的耳朵,引起了大家的哄然大笑。 “姐夫,救我。” 刘星喊道,姐姐也太不给面子了,当着众人的面,做出这事情。 “好了,飞儿,别为难小舅子。”林枫劝阻道,见刘星一口一个姐夫的叫,还是很在乎这刚见面的小舅子,“带我去你老爸的房间。” “先放过你。”刘飞儿这才松手,带着林枫向二楼上走去,“要是再有下次,小心你的屁股。” 两人上了楼,刘家的人,全部跟了上去。 刘一针躺在‘床’上,上气不接下气,一副油尽灯枯的样子。 整个人眉心发黑,全身散发出浓浓的死亡气息。 “你爸病入膏肓,生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林枫的话一出口,吓着在场的人,一阵心惊。 “那还有救吗?” “林枫你可是神医,一定有办法相救。” “刘教授的病,就只有你能救了。” “姐夫,全靠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