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你有病 - 神医圣手

第一零四章 你有病

“这小子,跑的好快!” 姬宏光瞪大了眼睛,嘴里叫了一声,快步跟着向前走去。 姬宏光这个人是有点真本事,但为人太傲,圈子里根本没人愿意和他打交道,有过几次业内交流会请过他,他也去了,可惜到那就把主办方和所有的人都给得罪了。 这样一来,知道他脾气臭的人,也就不在找他,慢慢的,他就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真正的野医。 姬宏光是傲,但也不是那种愿意享受独孤的人,他也想和同行们进行交流,无奈的是,没人承受得了他那个脾气,就算他愿意去找别人,人家也不愿意搭理他。 今天看到张阳,从张阳的表现中,他已经发现了,张阳虽然年轻,但水平并不差,能只用观察和号脉就知道治疗的方法,可以说不会比他差。 这就让他升起了一股比较之心,他想和张阳好好的去比一比,这样的比试,其实他也没有过,水平不行的他看不上,有水平的人,谁会同意和他比。 他和张阳的这次比试,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次,比试的方法,他还是临时想起来的。 “师傅,这小子太狡猾了!” 往前走的时候,背着药箱的那年轻人愤愤的叫了一声。 这年轻人是姬宏光的徒弟,比试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张阳和姬宏光是在同一条街上去寻找病人,谁的行动快一步,自然有可能更早找到病人。 “没事,比试的方法是我提出来的,让他先走也无妨!” 姬宏光笑了笑,张阳走在了前面,等于抢占个先机,不过在大街上寻找合适的病人,并不是抢占先机就一定有优势,这里面还需要点运气。 大街上那么多人,谁也不可能一个个去盯着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病人,确实需要很大的运气。 “师傅,这小子看起来太小了,比我还要小,您怎么想起来和他去比,他根本不像个名医!” 年轻人又嘟噜了一句,看着张阳还有些嫉妒。 他跟着姬宏光学习了好几年,也不过学个皮毛,张阳看起来确实比他年轻,却能让师傅和他去比试医术,这会他的心里很不平衡。 “闭嘴,这种话,以后不准再说,医生的医术,不是看年龄来的!” 姬宏光猛然停下一瞪眼,厉声的呵斥道,年轻人立刻缩了缩脑袋,不敢在说话。 年轻人一时间忘记了姬宏光的忌讳,这会也在懊恼。 姬宏光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的年纪,他是少年成才,年轻的时候就打出了自己的名号,可惜那时候因为他的年纪,很多人都不相信他。 为此,他还和人起过多次的争执。 现在他的名气已经不小了,不过年纪却不大,他今年只有三十七岁,在著名的中医中,算是非常年轻的一个。 也正因为如此,别人不能在他的面前提起年轻就不行这类似的话,哪怕说别人也不行,他会感觉是在映射自己。 他的情况,倒是和上辈子的张阳有些像,张阳原来也是年轻的时候闯出点名号,但认可的人并不多,直到多次做出傲人的成绩后,才真正被世人所承认。 张阳和姬宏光,一前一后,就在这大街上走着。 一些细心的人开始发现,街道上有两个人慢慢的走着,他们不看旁边的店铺,不去做任何的询问,只是盯着路上的行人在看。 猛一看,他们像是在找人,可却没向任何人询问,感觉无比的怪异。 “张阳,怎么样了,有没有重病的人?” 苏展涛跟着张阳,走了一会,他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好像正在和姬宏光比试的人是他似的。 “重病的人哪会在街上乱走,能找个有多年病史的人就很不错了!” 张阳微笑摇摇头,重症根本不用想,他现在多留意的都是那些疑难杂症患者。 疑难杂症还得分类,找一些容易立刻见效,还能治疗的人,这样一算来并不容易了,张阳也只能碰碰运气。 还有一点,路上行人太多,他也不可能每个都去看,有错过的话,只能说自己运气不好。 “多年病史的人,他们都有什么特征,我也帮你找!”苏展涛又说道。 “算了,我自己来就行,他们有特征也不明显,你看不出来的!” 张阳笑着说道,他这不是打击苏展涛,就算是学医的人,让他在大街上找病人也不容易,更不用说找疑难杂症了。 这需要多年的经验,张阳虽然年轻,但他上辈子从小就开始学,等于有了三十多年的经验,不比那姬宏光要差。 正说着,张阳突然快走了两步,在一个中年女子的脸上看了看。 那女人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急忙快速离开了,张阳轻轻摇了下头,继续向前走。 苏展涛追了上来,和张阳并排走着,急急的问道:“张阳,那女人是不是有病,你怎么不拦住她?” 张阳笑着道:“她是有病,但只是普通的皮肤病,而且人家自己也在用药,过不了多少天就能治好,我没必要去拦着!” 那女子的病有些明显,张阳才忍不住多看几眼,不过他的病确实不需要自己出手。 苏展涛脸上露出点失望,他现在就想着张阳早点找个病情复杂的人,然后帮他治疗,一会气死那个姬宏光。 姬宏光那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傲气,早就把他给气坏了,正好让张阳教训他一顿。 走了半个小时,张阳也没着到一个合适的,不过在一个路口的时候他和姬宏光分开了,现在秦正带着人跟着姬宏光,秦勇则带人走在张阳他们的身后。 秦家的人,当不了裁判,但做一个见证人还是没问题。 “师傅,刚才那人有牛皮癣,你怎么不叫住啊?” 跟着姬宏光的年轻人,看着身后走过的一个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牛皮癣并不好治,很容易复发,也算是疑难杂症之一,刚才过去的人病症很明显,连他都看出来了。 姬宏光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的他马上低下头,不敢在说话。 冷哼了一声,姬宏光继续向前走,连解释都没有给他。 不过在姬宏光的心里,则暗暗的摇着头,感叹这个徒弟没有眼色,这样的问题居然也问。 牛皮癣是不好治,他也有办法快速帮病人改善,可这人的病情太明显了,连徒弟都能看出来,更不用说他了。 他们要比的,除了治疗以外还有眼力,第一关就是眼力,找这么明显的病人,他都不好意思去和张阳比。 他可清楚,张阳这人看起来年轻,医术却不低,不然也不会连激将法都用上。 一个小时过去了,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夏天天色黑的晚,这会大街上的人变的更多,张阳和姬宏光也已经分开了好长时间。 一路上,苏展涛倒是不时的问上几句,张阳每次都是摇头,他也同样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之前倒是观察到了几个轻微的病人,可惜他们的病情都很轻,没必要拿到比试上来治疗,这样的病他们去医院都能很轻松的解决。 …………赵志心情很不错,这次他和老金,牛胖子合伙筹集了十亿资金,狠狠的炒作了一把三七。 除了一开始出了点小意外,之后一切都还很好,目前还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这次运作好了,每人都能赚个上个几亿,甚至更多。 一次生意赚上亿,对他们这些亿万富豪来说也不是小数,这次赚了钱,今年他都不用发愁了,等于是丰收的一年。 今天的三七开盘就涨停,下午的时候,他特意带着两个人出来看看散货的市场。 散货他们一开始也收了部分,现在已经停了,他们不可能把所有的货都包下,更何况只靠他们那些资金也不能完全垄断一种货源,这些人的资金也等于给他们起了帮助的作用。 至于这次能有多少人跟着他们的庄赚钱,就不得而知了。 “老板,市场的三七已经抢疯了,现在很多人都握着货不卖,或者有人高价提货,咱们在这次可以好好的赚一次!” 赵志心里高兴,他手下有个人很机灵,马上凑过来说了一句。 赵志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鼻子旁的那颗大黑痣,得意的笑道:“老金还是有些门道,等着吧,现在有云南大旱的外界条件,内有上我们的调控,赚钱是一定的,就看能赚多少!” “金老板是很厉害,但老板您也不差,这次大部分的货源,可都是您先提过来的!” 收下很适合的又拍了个马屁,赵志笑的更开心了,不过刚笑了一半,他就停了下来,他的面前突然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正盯着他的脸在看。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赵志的两个手下急忙站在了他的前面,挡住他,他们的面前现在有两个年轻人,两个穿着衬衫的魁梧大汉,后面好像还有几个人在跟着。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恶意,这位先生,冒昧的说一句,你有病,而且是很严重的病,需要早点治疗,才能脱离危险!” 站在赵志面前的年轻人轻声的说着,说话的时候,还盯着赵志脸上的那颗大痣在看。 不用说,拦住赵志的年轻人就是张阳了,跟着他的则是苏展涛和两名保镖,张阳找了一个多小时,总算让他看到了一个合适的病人,这个病人的病很严重,而且很复杂麻烦,最适合这次赌约的治疗。 …………………………名次不进反退,第十名了,现在小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不够努力,还是咱们成绩不如人家呢,我想都不是,至少更新上小羽从没懈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