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敢不敢比一比? - 神医圣手

第一零二章 敢不敢比一比?

老人迎接张阳的时候,那中山装男子一直坐在那里,自己喝着茶,看都没看张阳一眼。 老人先和张阳寒暄了两句,这才拉着张阳,走过去笑呵呵的说道:“张先生,来,我给你介绍位朋友!” 老人伸出手,指了指中山装,道:“张先生,这位是姬宏光姬先生,姬先生精通歧黄之术,闻名海内外,这次老朽就是慕名而来,请姬先生帮我看看这把老骨头!” 果然是他,张阳默默的点了下头,老人介绍的时候,姬宏光只是淡淡的看了张阳一眼,显得无比的倨傲。 这人,还真和之前听说的一样,狂妄自大,不过确实有一定的本事,不然也不会被张阳所记住。 “姬先生你好!” 张阳微笑打了个招呼,姬宏光是野医,不过张阳对野医可没任何的偏见,当年他的爷爷也是野医,在道观为别人治病。 就是他自己,现在也算是一个野医,他在三院毕竟是临时的,而且他也不想在三院太长的时间,等合同到期,他不会再和医院去续签合同。 姬宏光慢慢的点了下头,算是有了回应,可惜那神态,怎么看都好像不愿搭理人似的,张阳还没反应,他身边的苏展涛已经发火了。 “什么态度!” 苏展涛冷哼了一声,姬宏光正拿着的水杯突然顿在了那里,转过头来,也怒视着苏展涛,大声道:“你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管得着吗?” 苏展涛脾气是很好,可那要看对谁,对一个脾气不顺眼的,他的脾气也不小。 一个从小在官家长大,又有苏邵华这样伯父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点性子。 “姬先生,不好意思,我忘了给你介绍,这位张先生就是之前救下我的人,是他看出我中了铁海棠的毒,还帮我扎针控制了毒素,最终才让我这条老命抢救回来!” 老人看情形不对,马上站了起来,姬宏光的这个脾气其实他也知道,只是这次有求于人,知道也得忍着。 直到此时,姬宏光才真正抬头看了看张阳。 “能直接看出是铁海棠之毒已经很不容易,又能利用针术,直接控制毒素,你应该是世家出身吧,你姓张,那你是云南张家,还是京城的张家的人?” 姬宏光又说话了,可惜的是,他说话的样子怎么都让人感觉高高在上,现在更是一副前辈的样子,很让人不爽。 “不好意思,我哪个张家都不是,我就是我,老先生,胳膊伸出来,我帮你号脉看一看!” 张阳轻轻一摇头,说完也不在去看这姬宏光一眼。 对尊重自己的人,张阳会去尊重,对不尊重自己的人,张阳会用同样的态度去对待,此时他愿意和这姬宏光说一句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老人闻言微微一愣,不过还是伸出了胳膊,对张阳的医生身份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 老人名叫秦正,新加坡人,秦氏集团在新加坡可是非常的出名,资产有数十亿之多。 而那天的事,他是事后才全部知道,到医院排毒后,医生才告诉他们,若不是提前知道中毒,又有人控制了毒素,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秦勇才会让人送二十万给张阳,感谢救命之恩。 那天他们也是准备先住酒店,出了事之后,秦勇改变了主意,买下了这栋别墅做临时住宅,虽然有可能以后不会在住,为了这些天的安全也应该如此。 感受着秦正的脉象,张阳又观察了秦正的眼睛、舌头等部位,最后点了下头,道:“不错,恢复的很好,最近吃了不少药,也有过用针吧,效果还可以,你的风湿性心脏病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 松开手,张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随即站起身来。 他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老人目前状况不错,而且张阳也看出来了,有人正在为老人治病,这个治病的人他也能猜到,除了姬宏光不会有别人。 事实也是如此,秦正这次到国内来,就是找姬宏光看病的。 他是受朋友介绍,才知道姬宏光这个人,之前他也发出过邀请,让姬宏光到新加坡出诊,无奈这是个怪脾气的人,只要说出诊,一概不去。 给再多的钱,他也不去。 所以秦正才带着孙子来到焦邑,没想到被家族别有用心的人给下了毒,若不是遇到了张阳,这次别说看病,人都会没了。 家族内的事,他们已经查清并且摆平了,这才请张阳过来特意道谢,只是没想到姬宏光正好过来,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真的?张先生年轻有为啊,号脉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来!” 秦正大声的笑道,这几天他身体确实感觉好了很多,姬宏光虽然人傲,但还是有一定的真本事,这次他没有白来。 “哼,取巧而已,知道我在,肯定能知道他的病会改善,用药用针,一向是我的强项!” 张阳还没说话,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姬宏光放下了茶杯,冷冷的说了一句。 张阳眉头轻轻一跳,自己都准备走了,又没招惹他,这人却在这冷嘲热讽,着实让人恼怒。 这个姬宏光,之前的传言中别人还把他说轻了,他讨厌起来,想让人都踹他两脚,难怪他不出门,这样的人压根就不合群。 “姬先生,张先生也不错!” 秦正急忙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张阳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他请来的客人,他必须要为张阳说话。 “既然他不错,你还找我干什么,你让他给你治吧,告辞!” 姬宏光突然站了起来,放下这句话就向外走,秦正脸色猛的一变,他也知道这个人脾气性格不好,可没想到会如此的怪异。 他只是劝话,这人就要离开,若不是有求于他,秦正也都想给他一耳光。 “姬先生,请息怒,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秦勇急忙拦住了他,同时心里也在暗暗的发苦。 请张阳来的时候,可没想过姬宏光会来,更没想到两人遇到一起会碰出火花,现在姬宏光甚至要放弃对自己爷爷的治疗。 这个人脾气很怪,他们之前就感受到了,但治疗确实有效,所以也就一直忍着,现在也是如此,对他们来说治病才是最重要的。 “秦先生,他走就让他走好了,这病,我来治!” 张阳突然说了一句,声音还不小,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张阳已经不想去忍受,也没必要去忍。 还有一点,这位老人的病只是风湿性心脏病,虽然麻烦一点,但不是没有办法,张阳上辈子就治疗过这类疾病,有着很丰富的经验。 这病交在他的手上,张阳自信,绝对不比他要差。 张阳这么一说,姬宏光反而不走了,转过头来,冷笑着道:“你治,你有什么资格说治?” “我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 张阳的脸色也不好看,秦勇这会则更着急了,一个是爷爷的救命恩人,另外一个是爷爷目前的主治医生,这两个吵起来,他们帮谁都不好。 “哈哈,年轻人很狂妄啊,好,我说了不算,那你给我拿出证明,你有什么能力,来帮人家治病?” 姬宏光大笑了一声,他又转身走了回来,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看他的样子,是暂时不打算走了,这也让秦勇的心稍稍安下了一些,同时也更加的头疼,怎么会有脾气这么怪的人。 张阳轻轻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那姬宏光说道:“井底之蛙,还目中无人,你不过针刺了内关,心俞,厥阴俞,膻中,足三里等穴,再配上个暖心的方子来治疗罢了,国内能做到的,可不止你一人!” 姬宏光正端着茶杯,张阳的话让他猛然顿在了那里,有些惊讶的看着张阳。 就是一旁的秦正,这会也面露惊色,秦勇他们更不用说了。 张阳所说的,全是对的,这些天姬宏光的确有对秦正用针,也就是张阳所说的这几个穴位,至于那方子,张阳也没说错,的确是暖心的方子。 若是经常和秦正在一起的,知道这些也没什么,张阳可是今天刚到,只是号了号脉,就能说的如此精确,那就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做到的了。 “我承认你说的没错,小家伙,看你年纪不大,还真得了几分真传,敢不敢和我比一比?” 姬宏光放下茶杯,直直的看着张阳,这次他说话不在是刚才那狂傲的语气,但还是带着点傲气。 “没必要,我只让你知道,你不愿意治疗的病人,我有办法治,也有能力去治!”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和这人还真没一点想比的心思,若是一个看顺眼的,或者很投机,比比医术倒也没什么,还能共同进步。 再说了,张阳这趟来可是赚钱的,帮秦正已经是意外,更没兴趣去和这个狂人去比什么,那纯粹是浪费时间。 “你小子,你是不敢比吧,秦老,这小子我承认他有一定的能力,但毕竟太年轻,治你这病,没有丰富的经验可不行。还有,他不敢和我比,说明他害怕我,比不过我,你愿意让一个不如我的人,来代替我重新为你治病吗?” 姬宏光突然转过头,笑呵呵的对秦正说了起来,他这次说话的语气很好,和刚才判若两人,不过话中贬低张阳的意思,也十分的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