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零章 老朽,张三丰 - 神医圣手

第一零四零章 老朽,张三丰

不同于当初野人山几乎处于真空状态的情况,这一次恰恰相反,无数道天地能量再壁垒之内肆意狂虐,无论是张阳还是十二冠金冠蟒,对天地能量的掌控都达到了极致,而他们的灵气又同样滂湃。 壁垒外,大家虽然不曾出身于内,但完全能够感受得到壁垒内足以撕裂一切的暴戾能量! 壁垒内外,如同天堂与地狱,泾渭分明。 “这,难道就是五层强者带来的震撼?” 少林释鸣大师双手合十,眼神呆滞,口中轻轻呢喃。 “阳阳……” 老爷子张平虏眉头紧皱,写满了一脸的担忧。 几大灵兽目不转睛的望着壁垒内部,竭尽全力想要将目光看的再远一些,希望能看到天池湖畔的战局,可最终它们也只能失望。 “咦,奇怪?” 半空之中,阿花与阿菜拍打着翅膀,两只鹦鹉突然仰头冲向天空,企图飞得更高,以便能望向更远。 “阿花,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 “阿菜,这感觉,难道是……” “不可能!” “是啊,不可能的,可是……” “这道该死的壁垒!” 这大战的中心,天池湖畔本应没人能够窥视一二,也没人知道两只鹦鹉为何突然一反常态。 三剑斩出,张阳胜券在握,十二冠金冠蟒蛇下一刻便会被那无数灵气剑芒所编制的樊笼砍成数段,但这时候,他心中那被窥视的感觉一下如同火山爆发! 如果说之前张阳觉得自己与十二冠金冠蟒对战完全暴露在别人的注目之下,此刻带给张阳的感觉则是那个窥视的人再也忍不住终于选择出手。 “你还有帮凶吗!” 张阳目光凛冽,大喝一声之后紧紧抓住手中冰剑,jǐng惕扫视四周! 这附近,绝对还有人! 而且,这个人的实力,必然也在五层之上! 会是谁? 难道是那位黑衣老者,去过韩rì两国之后折返回来了? 就在张阳万分jǐng惕之际,那十二冠金冠蟒长嘶一声,巨大的身躯盘旋成一团,全身膨胀,那由灵气聚成的无数剑芒就像是滚刀片肉一般,无数剑痕划在十二冠金冠蟒的身上,无数鳞片瞬间裂开! 十二冠金冠蟒根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它膨胀身体,不惜忍受这千刀万剐般的疼痛,就是为了这最后一下! 嗤! 密不透风的剑意樊笼,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窟窿,这也使得张阳必胜的第三剑出现了唯一的弱点。 十二冠金冠蟒在临死之际便是从这窟窿突破,集结全身力气,一头撞出! 轰!! 天空之中一道晴天霹雳,十二冠金冠蟒全身鲜血淋漓,但最终逃出了张阳必死的一剑。 破天一剑第三式,便是一剑化万剑。 张阳眯起眼睛,现在他越发肯定在自己与十二冠金冠蟒决战之中还有人隐藏在这附近……或者说,刚刚赶来? 早在进入长白山之前,张阳肯定长白山附近除了十二冠金冠蟒与三眼魔兽之外再无任何一位五层强者,那么到底是谁救了眼前这头大蟒? 张阳眼中瞳孔猛然扩大,他忽然想起之前,在他受三眼魔兽进攻之际,天池外的防止能量泄露的壁垒岌岌可危,同样是有人帮助他重新浇筑那道壁垒,这才保住长白山天池之外的所有人。 先前出手重铸壁垒救了壁垒外大家的人,与刚才出手救了这只十二冠金冠蟒蛇的人,应该是同一个人! 张阳 “嘶……” 空中,十二冠金冠蟒异常疲倦,它原本高昂抬起的蛇头此刻也放低不少,浑身鲜血滴下,在天池湖面仿佛下起了一场小雨。 蛇信吞吐,速度却放缓了许多,十二冠金冠蟒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 张阳一跃而起,宛若闪电一般眨眼间出现在半空之中十二冠金冠蟒的头顶。 双脚立于十二冠金冠蟒的巨大头颅之上,冰剑横立在身前,张阳体垩内周天大循环疯狂转动。 十二冠金冠蟒被张阳踩在脚下,但却毫无怒容,先前三剑,早已斩碎了它所有骄傲,若无人出手相救,此刻的它早已变为无数段尸体。 百年趁机,修炼千年,度过雷劫晋升五层,十二冠金冠蟒可以说等同于化皮成蛟,虽未成龙但已成妖,能活着,那区区骄傲自然不算什么,更何况,此刻立于它头顶上的男人有这个实力更有这个资格! “嘶……” 十二冠金冠蟒吞吐之下,谁救了它,它心中似乎也十分清楚。 天池附近有壁垒阻碍,除了先前泄露出去的天地能量之外还有大量灵气逸散四周,当张阳体垩内周天大循环疯狂运动,无数灵气向十二冠金冠蟒蛇头顶,被张阳吸入体垩内 眨眼间,张阳消耗的灵气恢复大半! 这时候,就算再来一个强大如十二冠金冠蟒这样的敌人,他也不会有丝毫畏惧! 只是……五层强者,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 “前辈既然从rì韩回来,为什么要藏匿起来,不肯现身出来一见!” 张阳底气十足,丝毫看不出任何大战之后的疲倦,jīng力充沛。 只可惜,无人回应。 然而远在长白山地界之外,那位五层老者早已经回来,先前出手重铸壁垒的,自然就是他,可出手救下十二冠金冠蟒的,却是他身边的那 这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但双眼之中流露出的目光却有着百年的沧桑。 “嘿,破天老儿,还不过去?再不过去我害怕他的小蛇都要成为别人刀剑之下的亡魂了。” 那五层老者嬉笑无形,对身旁这个“年轻人”哈哈大笑道。 破天老儿。 这年轻人竟然是创下破天剑法的破天老儿! 见破天老儿不说话,五层老者哈哈大笑的同时脸上全是喜sè,他伸出手重重的拍了拍破天的肩膀,继续开口道:“我觉得吧,这小家伙的破天三剑,完全比你这个创立破天剑法的家伙还要厉害了,你有没有兴趣,过去跟他比一比,到底谁的破天剑法更加厉害?” “没兴趣。” 破天老儿终于开口,他极端平静,根本不被身旁的五层老者所蛊惑,转过头望向南方,他皱了皱眉眉头呢喃道:“再等等把,他还没赶过来,等他赶过来咱们一起上长白山,他的宠物,当然还是他去救比较合适。” “那家伙?” 五层老者撇撇嘴,不满嘀咕道:“真是难得啊,这个硬生生把自己伪装成五层灵兽骗了整个华夏的老家伙终于肯从南海动身了,我一直都还以为他准备在南海度过余生呢。” “不过破天,你这次从那地方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嬉笑过后,五层老者突然严肃起来,望着身旁的年轻人。 “你心知肚明,何必再问。” 破天淡淡的说道。 “你要想清楚,那个小家伙倔强的很,比起南海那家伙有过之而无不及。”五层老者眯起眼睛,语气同样冷淡下来。 “哼,这个张阳远比南海那懦夫更有天赋,自然也愿意去那里。九道劫雷淬炼过的身体,也许在那个地方,只有他能够真正领悟我们几千年来都没能领悟出来的真谛。” “虚无缥缈,浮夸。破天老儿,你去那里多少年,又领悟了什么?我在那里又守护了多少年,又得到了什么?你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开?” 五层老者冷哼一声,对破天老儿的话充满不屑。 “当初我守在黑山谷的时候,跟你想法一样,然而只有你进去之后,才明白自己之前坚信的有多么可笑。!” 破天老儿眉头轻皱,望着身旁的五层老者回答道。 “抱歉,这一点我和南海那家伙也许是一样的想法:没兴趣。” 五层老者最后说完这一句,便不再开口说话,安静等待。 他们两人同时安静下来,静心等待一直藏身南海的那家伙赶来。 长白山天池,张阳等的已经不耐烦了。 无论那位五层老者,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人,都没有出现。 “你不肯出现,那我只好逼你出现了。” 张阳眼神一冷,手中冰剑扬起几公分来,剑尖向下,只要一瞬,这冰剑便能够贯穿十二冠金冠蟒的巨大头颅。 “小家伙,手下留情吧。” 终于,一声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一位满头华发长须的老者颤颤巍巍的从天际走来。 不是破天老儿也不是那位五层强者,他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位即将入土的老者。 “嘶!” 看到这位老人之后,十二冠金冠蟒顾不上头顶的张阳,巨大的身子如同利箭一般冲向地盘,顷刻见将老人拱起在自己的身上。 巨大的蛇头望向身上的老人,蛇信吐出,就像是撒娇的孩子,在老人身前讨好。 “呵呵,乖。” 老人仲出手,轻轻的拍了拍身下的十二冠金冠蟒。 近似乎奇迹的一幕突然出现,瞬身剑痕流血不止的十二冠金冠蟒蛇,在老人的轻拍之下,瞬间止住伤口,不在流血。 “阁下到底是谁……” 张阳从空中跃下,望着这位一头白发的老人,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会是谁。 老人仰起头,摸了摸自己雪白的胡须,哈哈一笑,缓缓道:“老朽,张三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