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五章 要打就打,别那么多废话! - 神医圣手

第一零二五章 要打就打,别那么多废话!

那股气息至少还要在数千米之外,张阳就已经开口说话,他一点也不担心对方是否能听得到。 这股气息十分危险,从千米之外就能感受到其中所散发出来的严肃杀意,就像是窥视已久的猎豹终于找到了机会然而张阳这一句话,却完全破坏了这种感觉。 朴天恩一直以为自己是猎豹而张阳是那只猎物,所以他远远的跟着张阳并不急于前进。张阳没有跟着车队返回长京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眼下张阳来到这个十分原始的山脉之中,对他来说至少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可当张阳质问之后,他猛然觉得自己反倒像是猎物,而对方才是窥视已久的猎豹。 朴天恩为了隐藏自己的习气,所以他在华夏大地上同样感受不到其他五层强者的气息,然而在这一刻,张阳却锁定了他的气息。 千米的距离,几乎瞬息而至。 . . 隐藏已经没有任何的必要,朴天恩缓步站在张阳前方,三大灵兽这才惊觉到有如此强大的修炼者,第一时间jǐng惕起来。 “叽叽叽!” “吱吱吱!” 当朴天恩出现的那一瞬间,无影闪电马上叫了起来,追风更是急促的后撤一步,前蹄不停的刨击地面,蓄势待发。它们的目光全部集中朴天恩的身下。 不同于当初出现在长白山山脚,这一次朴天恩身下还骑着一只体型与追风一样的灵兽,他侧坐在灵兽的背上,眼中只有张阳。 他身下的灵兽通体黝黑,浑身上下散发着黑sè的薄雾,那薄雾之中蕴含了剧烈的毒xìng,模样却跟当初那只灰白sè的三眼兽有些类似。 不,他身下的灵兽,就是三眼兽! 张阳猛然蹙眉。他的目光集中在朴天恩身下的那只灵兽,感受到张阳的目光之后这只灵兽空洞无光的双眼猛然间扩大了几分,它的额头上,一道缝隙缓缓裂开,一颗猩红的眼珠从其中露了出来。 三只眼,拥有五层实力的堕落三眼魔兽! 没有理睬张阳,不在隐藏自己气息的朴天恩先是环视了四周一圈,将四周的强大的气息扫视了一遍。 他发现在张阳的四周没有其余五层强者的出现,这让他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只有你一个人?” 朴天恩伸出手扶了扶自己头顶的黑sè头冠,宽大的周衣轻轻的飘起。露出他身上所藏着的黑sè窄刀。 “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张阳知道他问的是华夏另一位五层强者,看来他还不知道,那位五层强者此刻已经出现在韩国的首尔,他的朴氏家族,如今正面临着另一场灭顶之灾,只可惜他的徒子徒孙没有一个人有机会向他报信。 “呵呵,果然有我大韩民族的骨气。” 朴天恩一点也不着急,没有察觉到另一位五层强者的气息之后他也就放下心来,他看着张阳。心中也更加佩服起张阳来。 张阳的实力,比他想象之中要强大的多。不过,只要没有另一位五层强者的出现,朴天恩就一点也不担心。实际上他向华飞天换取的那杯无根水只是为了预防那一位五层强者。 那位五层强者才是真真正正的老牌五层强者,各方面都要比刚刚度过天劫晋升五层的张阳强大太多。 他既然没有出现,那换取来的无根水似乎也派不上用场了。 在朴天恩看来,张阳虽然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去强大的多。但如果只需要对付张阳一个人,根本不需要服用无根水。 他们都是五层强者,张阳此刻的虚弱可以瞒过所有人但瞒不过具有相同内劲修为的朴天恩。天劫的恐怖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他也知道想要扛过天劫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朴天恩没有经历过天劫,但他身下的那只堕落魔兽,当初晋升五层之时可是同样也引来了雷劫,只不过它当初所引来的雷劫只有一道。 灵兽的雷劫一般最少也有五道,但因为这只堕落的三眼魔兽晋升五层的方式过于血腥残暴,所以也无法当初也无法凝聚太多的天地灵气,引来的劫云威力也不会太大,那一道劫雷甚至还比不上张阳当初所受到的第一到劫雷。 当初为了帮助它度过雷劫,朴天恩几乎将朴氏家族所有的底子全部贡献出来,最终才帮助它成功渡过那道雷劫,平安度过天劫。 当初仅仅只有一道威力还不算太强的劫雷,就让度过五层的它休息了两三年的时间才渐渐恢复完全。 对身下那只堕落的三眼魔兽如同对自身一样了解的朴天恩十分清楚,刚刚度过天劫的五层修炼者,到底有多么虚弱。 之前那位五层老者就已经将朴天恩的所有底细告诉张阳,所以张阳十分清楚,朴天恩无法是借助那只堕落的三眼魔兽获得了五层强者的能力,与真正的五层仍然差距极大。所以张阳的注意力并不在朴天恩的身上,而是在那只堕落的三眼魔兽身上。 张阳一句话也没有回复朴天恩,因为他早已经将朴天恩视为死人,对死人根本没有必须说太多。 “张阳,你身上一定具有我大韩民族的血脉。你现在不愿意承认并不要紧,只要你随我返回韩国,到时候你就会明白那只落叶归根的感觉!” 朴天恩却不这么想,他还是希望能够说动张阳虽然他自己心中一点也不抱这个希望。 “果然很无耻。” 张阳眯起眼睛,示意无影闪电追风后退,这是五层强者之间的战斗,就算它们三个早已恢复到巅峰的实力,但也不可能与对方纠缠战斗。 四层与五层之间,所相差的不仅仅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那根本就是相差着一条天堑! 寒泉剑与太极棍都陨落于当初的九层天劫之中,张阳此刻手中并没有合适的兵器,不过这也难不住他。 张阳的手中,突然起雾,紧跟着凝聚成露水,进而凝固成冰,最终化为一把晶莹剔透的长剑。 这把冰剑的造型不但寒泉剑一摸一样,就连威力也是一摸一样,这可是由最纯粹的天地能量所凝固而成,当然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消耗天地能量。 “咦!” 朴天恩看到张阳手中眨眼睛凝固出来的剔透冰剑,小小的吃了一惊,不过脸上更多的是流露出惋惜的表情来。 “可惜,可惜啊……” 朴天恩微微摇头,他身下的那只堕落三眼魔兽裂开嘴,露出自己的血盆大口,那含带着剧毒的黑雾随着一滴口水滴在地下。 刺啦。 这土地上马上冒起一股黑眼,紧跟着那一片的野草就像是被烈火燎原一般枯萎死去,短短片刻,那只堕落的三眼魔兽身下就由之前的郁郁野草变成了一遍荒芜的枯草焦土。 “你这样浪费自己的天地能量吗?” 朴天恩微笑着轻轻的拍了拍身下的三眼魔兽,这只三眼魔兽马上安静下来,之后他才缓缓抬头,看着张阳遗憾说道:“到底只是刚刚晋升五层的年轻人,还没有真正掌握五层强者的实力。” 张阳这一招在朴天恩看来,实在太过浪费天地能量。五层强者可以完全掌控身外的所有天地能量,但最终也仗着的还是体内全部由内劲所转化而为的灵气。 这种灵气比起之前的内劲无疑强大太多,但张阳此刻体内可以说只有抵抗劫雷之后仅剩的一点灵气,所以他能够带动的天地能量虽然庞大但也极为有限。 想要凝聚这样一把神兵利器,所消耗的天地能量自然也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 “要打就打,别那么多废话!” 张阳懒得多说一句,他更不会对朴天恩有丝毫的轻视,扬起手中冰剑,一出手便是全力进攻! 他也知道自己体内所剩的灵气并不多,灵气不比内劲,恢复起来速度挤满,这短暂的一个月所恢复的灵气也只有一点点。 但就算只有一点点,对张阳来说便能够发挥出其全部的实力来。他根本不可能浪费一点的天地能量。 朴天恩根本就不知道,张阳早在还没有晋升五层之前,就频频使用过五层的强大进攻手段,对于真正五层强者的进攻方式,他跟朴天恩之间可以说完全没有差距。 “看来,还是要给你一点点教训,你才能明白。” 说着,朴天恩猛然起身,脚尖轻轻在三眼魔兽的背上点了一下,整个人如同展翅的苍鹰,掠向张阳! 两人瞬间交织在一起,又在眨眼间分开! 轰轰轰! 数十声庞大的爆炸声在两人分开之后才纷纷响了起来,那天地能量也引发的爆炸使得整个野人山都随之震动了一番。 张阳毫发无损,但手中的冰剑却怦然碎裂,重新化为天地能量消失于无形之中。 不过朴天恩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轻松,他只觉得自己的双手微微发麻,被震的虎口有一阵生疼的感觉。 只有亲自交手,朴天恩才知道自己到底还是太过低估张阳。张阳此刻虽然无比虚弱,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没想到只有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张阳竟然就恢复到这样的实力。 但转念一想,他也释然了。毕竟张阳所经历的可是九层天劫,足足九道劫雷!(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