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大庄家 - 神医圣手

第一百章 大庄家

“张阳,你不知道,今天更疯,三七五分钟涨停,现在市场,交易中心那边全都乱套了!” 第二天上午,苏展涛出去转了一圈就跑了回来,这次比之前还要激动。 他没办法不激动,市场内的三七收起来变的不容易了,他和吴胜找了好几家,最后也只收了七八万块的散货,价钱又比昨天高了许多。 至于交易大厅那边,更是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谁也没想到,连续跌停几天的三七,今天开盘仅仅五分钟便涨停,连续两天的涨停,让很多人对三七摸不着头脑。 按照他们之前的猜测,之前三七的涨价是小庄家在操作,如今小庄家已经退了出去,所以才引起三七的暴跌,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三七会这么快又涨起来,而且涨势如此之猛。 “我知道了,既然难收就不要再收,有手上的这些多仓,足以保证我们这次的利润!” 张阳微微一笑,又走到墙边标记今天的价格。 这些价格走势对他很重要,他所记的的只有上辈子的价格,并不记得哪一天,而且这些价格不全,他只能通过上辈子的记忆,再综合现在的情况,来做出正确的判断。 “对,这些多仓,可都是金子啊!” 提起张阳买的多仓,苏展涛眼睛就放光,今天已经涨停了,加上昨天张阳买的早,也就是说,他们手上这两百多万的多仓,已经净赚了差不多10%。 这可是只押了保证金的多仓,实际货物价值高达一千多万,等于一天的时间,他们就赚了上百万。 此时此刻,苏展涛对张阳更加的服气了,他原来还埋怨,为什么不早点进,怎么说一天也能多赚个一二十人,现在方才明白,张阳压根看不上那点钱,这会才是真正的赚钱。 更何况,真按照他那时候进的话,还不一定能赚钱,能不赔钱就已经很不错了。 “好,我先休息会,今天估计不会再有事,你可以先忙自己的事!” 张阳微微一笑,今天已经涨停,等于价格固定了下来。 而且今天的涨停,更让他坚信大庄家是真的进来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跟着大庄家的脚步去走,在最合适的时机,把货全部出去,狠狠的赚上一笔。 “别,你去休息,我在这坐会就行,我这会哪还有自己的事,也没心思做别的!” 苏展涛立刻摇头,他这话倒是实话,在市场看到三七强势反弹,再次崛起之后,他压根没心思去管别的事了。 “那好,随你吧!” 张阳微微一笑,不在管苏展涛,自己在那闭目休息。 说是休息,其实他是在修炼,这几天因为出门的次数少,一有时间他都会修炼祖传气功,这几天的修炼,让他明显感觉到了进步。 张阳还在想,下次启动系统的时候,自己张家气功的数值应该会上涨一些,不知道能涨到多少。 另外还有一点,张阳发现,现在的修炼要比上辈子的修炼速度快上不少,几乎快了一倍,对此他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他也不在去想,反正修炼加快对他没有坏处,按照这样的速度,他可以很快达到之前的巅峰状态。 …………在酒店不远处的大楼内,一个年轻人匆匆走进一间大办公室,里面坐着很多人,在首位上则坐着几个中年男子。 “老板,查清楚了!” 进来的年轻人径自走到首位那,低着头对一个中年男子说了一句。 这男子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很有气质,他对那年轻人微微一点头,年轻人马上接着说道:“之前开多仓的账户,来自一个叫苏展涛的名下,苏展涛很年轻,今年只有二十四岁,之前做的是批发零售生意,主要是在焦邑进货,然后提供给医院,他的生意不大,最多也就是几十万的规模!” 那金丝眼镜中年男子突然皱了皱眉,那年轻男子立刻停止说话。 “继续说!” “是,我们查了苏展涛的来历,发现他是苏家的人,是苏邵华的亲侄子,昨天两百七十万的多仓进完之后,今天再也没有了动静!” 年轻人慢慢的汇报着,说到这里才停下来,等着金丝眼镜男子的吩咐。 “苏家的人?” 金丝眼镜眉头皱的更深了,手指头还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苏家的人这四个字显然很有分量,他的脸上变的有些凝重,似乎有什么顾忌。 “苏家一直做实业,怎么突然也搞起了期货,还是中药?” 金丝眼镜旁边,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接了一句,胖男子姓牛,大家都叫他牛胖子,不过千万别小看他,这可是个手中掌握着数亿资金的大富豪。 “这也不好说,苏邵华野心很大,说不定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派他的侄子来打前锋!” 牛胖子旁边的人也跟着说了一句,他的脸很黑,脸上还有个黑痣,黑痣很大,看起来有些恐怖。 黑痣男名叫赵志,和牛胖子一样,也是身价过亿的大富豪,而且还是焦邑本地人,首位上坐着的,也就他们三个人。 “还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金丝眼镜又问了一句,年轻人想了下,接着说道:“我们托人在交易中心查了苏展涛的个人账户,他只存进去三百多万,昨天大部分的钱都已经被他做了多仓!” “只存了三百多万?行了,我知道了,继续盯着他,有什么新的消息立刻向我汇报!” 金丝眼镜微微一愣,马上点了点头,年轻人应了一声随即跑了出去。 “老金,苏家进来的事,你怎么看?” 牛胖子脸上有些担忧,苏家的实力可比他们要强,而且苏家还有两位部级高官,绝对不是他们所能相比的。 “担心什么,苏家真进来也不一定是坏事,做期货真正有经验的可是我们,再说了,这一次也不一定是苏邵华本人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按照原定计划执行!” 金丝眼镜微微一笑,脸上还带着点神秘的笑容,牛胖子和旁边的赵志都愣了愣,慢慢点了下头。 这三个人,就是这次炒作三七的幕后大庄家,从云南大旱的消息放出来之后,他们就联合在一起,筹备这件事。 特别是通过气象部门,得知今年大旱要持续很久之后,他们更加坚定这次的想法,三个人,筹集了超过十亿的资金,准备好好的赚上一把。 之前的三七涨价,他们是在背后小小的推了一把,但没怎么动,三七跌的时候也是一样,跌的这么狠也有他们的功劳,只有跌到最低的时候,他们进来才能保证最大的利益。 这一切,和张阳猜测的差不多,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没进,一千多万的多仓就进来了,当时可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他们还以为,有其他大庄家和他们一样盯住了三七。 对坐庄的人来说,很忌讳和别人坐在了一起,特别是对毫无所知的人,如果别人了解他们,他们却不了解对手的话,这次的坐庄他们很有可能变成输家,而且输的很惨。 不过他们筹划了这么久,前期还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不可能停下来,明知道有人再进,他们这会也只能先跟进来看看,同时调查之前那些多仓是谁进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昨天还改变了一点计划,加快进货的速度,本计划下午涨停的三七,让他们上午就直接逼停了。 今天也是同样,他们担心另外的人会出来捣乱,加紧了步骤,才会出现开盘五分钟,三七就涨停了的事情。 一天很快过去,下午的时候苏展涛又去了市场,现在市场谈论最多的就是三七,这几天三七价格变化太大,狂升狂降,让很多人都看不明白。 还有一些早期割肉出了货,赔了大笔钱的药商在那痛哭,他们若能坚持一下,晚几天,就不会赔那么多了,甚至有可能不会赔钱。 不过期货市场就是这样,想赚钱,但也得做好赔钱的准备,里面的风险实在太大。 第二天,张阳依然留在了酒店,这次苏展涛跑回来的更快。 三七继续上涨,开盘即涨停,连续三天涨停,市场的那些二十头三七散货价格甚至重新回到了四十多块钱的价位,可把那些手上持有三七货源的人给愁怀了。 之前的三七大跌,实在是吓住了他们,现在又是疯长,他们不知道该出货,还是不出货的好。 这个时候出的话,他们怕下面三七的价格还会再涨,现在出等于以后涨的话,他们也只能干瞪眼去后悔。 现在不出的话,又担心三七价格像之前那样,又开始狂跌,到时候想出也出不去,那时候就不是赚钱的事了,要看看会赔多少。 一些有魄力的,咬着牙坚持,没去出货,而一些胆子小的,早早的把货卖了,至少他们不用再担惊受怕。 这一天,金丝眼镜他们三个人倒是轻轻松了口气,苏展涛做了一千多万的多仓之后便没有了动静,他们又调查到,苏展涛本人正在小额的收一些散货,这足以证明,这次的事是苏展涛个人行为,没有苏邵华在背后支持。 没有了苏邵华,他们就什么都不怕,苏展涛那一千多万的多仓对他们影响不大,只能说这小子好运,真正抄底进来了,以后只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出去就能赚钱,至于赚多赚少,完全就看这小子自己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