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零章 我来斩杀张阳 - 神医圣手

第一零二零章 我来斩杀张阳

张阳伸出手,那枚深蓝sè的石头缓缓从那一团金黄sè的炉火之中漂浮而出,落在他的手心。 在这块石头的背面有一只睁得极大的眼睛,就像是刻在上面一样栩栩如生,只是这只眼睛的眼眶纹路却足足有三圈,就好像三只大小不一的眼睛重叠在了一起一般,与小册子上所记载的三眼丹一摸一样。 三眼丹不同于其他灵丹,若主要的药引三眼兽的第三只眼失去药效,则成丹之后它的质地就会变得极软,也就是说炼制成丹后的三眼丹越硬则说明它具备的药效越高。 这枚极硬的三眼丹看起来其貌不扬,与路边随处可见的小石子并无太大差异,反倒说明了张阳这次炼丹极为成功。 “三眼丹,练成了。” 仔细端详了手中的三眼丹片刻,张阳轻轻的吁了口气,转过头望向那株羊角幻草。.. 炼制成功三眼丹,张准备一气呵成,在今夜将羊角丹也炼制出来。 如今华夏恐怕再没有比龙家这个炼药室之中所珍藏的天材地宝还要齐全的药房,羊角丹虽然同样难得,但对于张阳来说毫无问题。 三眼丹求快,需要在最短时间内炼制成丹;而炼制羊角丹却需要温火熬炼,需要的则是炼丹者耗心耗神花费大量时间来炼丹掌握火候。 这对张阳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晋升五层之后的好处则是张阳已经完全不需要通过睡眠来休息,经过九层天劫的淬炼,在质上面发生绝对变化的身体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的。 没有丝毫停顿,张阳收起三眼丹之后,再度加大炉火,转而炼制羊角丹。 按照小册子上记载,炼制羊角丹需要炼丹者三天三夜待在炼药炉旁边,高度集中随时调整炼药火候。但以张阳的实力,炼制出羊角丹只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 老爷子与释鸣大师已经来到了炼药室外,他们已经意识到张阳正在炼制的是极为耗时的羊角丹。 两人几乎同时皱眉,他们发现张阳在炼制丹药的时候并且有丝毫隐藏,使得他们可以轻松感受到张阳炼丹时候对天地能量的细微cāo控。 张阳仿佛为他们两人打开了另一扇使用天地能量的大门,在老爷子与释鸣大师惊讶的同时,他们发现张阳完全是故意的,是为了帮助他们两人打开了另一扇使用天地能量的大门。 这个晚上,对于守护在炼药室门外的老爷子张平虏与释鸣大师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为宝贵的。这段时间对他们的修炼来说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锻炼,可以更加让他们理解如何去运用天地能量。 恢复内劲并且修为更进一步的老爷子感悟最深,也最先陷入一种静的状态。 老爷子张平虏站立不动,整个人就像是僵硬了一般,一层淡白sè的白雾很快凝聚成霜,像是一层银纸紧紧的贴在老爷子身上。 进入这种静的状态后,远远望去老爷子就像是炼药室门外的一尊石像 释鸣大师皱起眉头,他努力的去感悟在这炼药室内外天地能量所发生的变化,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成功和张平虏一样进入这种静的状态。 此刻的老爷子张平虏与释鸣大师,就像是两尊门神一样守在炼药室外。 ******************** 韩国首尔,一个老头缓缓从飞机场走了出来。 “啊,现在的科技。真是越来越发达了,我也好久都没有坐过飞机了啊……不过能摆脱黄龙士那群小兔崽子就是自在多了……” 他先是伸了一个懒腰,嘴里还呐呐自语。从他身旁走过的年轻男女还特意看了他一眼,不过用韩语嘀咕了一句后就快步走开。这老头虽然听不懂但也知道他们大概是在嘲讽他乡巴佬,也不生气,微笑着摇了摇头。转而望向另一个方向。 “朴家。” 这老头的嘴角微微上扬,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眨眼间,这个刚刚走出飞机场的老头凭空消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与此同时,长白山山脚下,同样有一个老头,站在荒郊野岭之境,仰望着偌大的长白山。 四周通幽寂静,连鸟兽虫鸣的声音都没有,可他却违反常识的站在这片荒野的中心,如果有细心的人站在他的面前,马上就会发现,这个人并非是踩在地上,而是立于脚下的野草上,那绝强挺直腰身的野草居然没有被这个人压弯下去。 整个画面无比诡异,他似乎在等什么人。 皎月当空,零星的星光点缀在黑暗的夜幕苍穹之上。现在已经是深夜,荒野yīn风阵阵,那衣衫单薄的老头却浑然不觉,从刚才到现在他保持着这样的站姿已经有数个小时,纹丝不动。 呼呼…… 遥远的前方,几辆越野车缓缓驶出长白山,停在长白山山脚的那尊标志着长白山地界的石碑旁边。 看到这几辆越野车的出现,这老头终于动了。 忽然之间这老头仿佛矫捷的猎豹一般,俯在地上双手双脚向前一划,整个人几乎压缩成一条直线,电化火石之间消失在原地。 远处,从领头的那辆越野车之中走下来一个人,此人正是长白山华家大圆满华飞天。 车门的另一边也缓缓打开,蜀山李家大圆满李剑一侧步走下车来。 至于后面的这些越野车之中自然全都是蜀山李家的人,张阳在龙家平原被推荐为天下盟主的消息已经传回长白山,同时张阳代表张家原谅李家华家武当的消息也传了回来。李剑一这才敢离开长白山返回蜀山,这些李家弟子也都是来迎接他返回蜀山的。 华飞天此刻的脸sè已经恢复正常,不像之前那样乌黑,看来身上的毒素已经全部消除。 “李兄,多谢你救命之恩。” 向李剑一拱手致谢,华飞天声音之中多少有些唏嘘,看来是又想到了那一rì在地下争夺万年蟠桃时候的情景。于此同时他的心中还在侥幸,若非李剑一最后出手相救,恐怕他根本坚持不到返回长白山就被三眼兽的剧毒毒死。 如果那样的话,只怕相传千年的华家也会像峨眉派那样消失在华夏的历史长河之中。 “如今李家华家两家已经联盟,华兄不必言谢。若他rì医圣武宗还要向我李家寻仇,到时候还仰仗华兄你收留我李家。” 李剑一连忙拱手回礼,华飞天呵呵一笑,颇为自信:“那是自然,就算张阳如今成功渡过天劫晋升五层,可毕竟也只是刚刚步入五层之境的修炼者,我长白山有那位老祖宗在,他就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李剑一缓缓点头,多rì愁云密布的他终于也有了一丝笑意,向华飞天告辞之后他就准备随着车队离开,而华飞天也准备返回长白山。 “你们两个小娃娃,是否太异想天开了?” 一个十分苍老的声音突然在车队之中响起,紧跟着,所有越野车之中那些李家弟子几乎同时脸sè唰得一下变得惨白,接着昏迷过去。 现场除了李剑一与华飞天之外再无一人保持清醒。 “谁!” “是谁!” 李剑一猛然绷紧全身,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感知到到底是谁在附近说话。华飞天更为震惊,他下意识就以为是张阳过来寻仇了。 但这里是长白山山脚,那位老祖宗就在山上休息,华飞天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张阳有实力在不惊动那位老祖宗的情况下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张阳?” 李剑一与华飞天背靠背站在一起,jǐng惕的望着四周,到处寻找那个说话的人影。 “堂堂蜀山李家的大圆满,竟然害怕到深夜返回蜀山,真是让人感觉到遗憾。” 这时候,先前那个在长白山外荒野之中守株待兔的老头缓步走了出来,李剑一和华飞天看到这老头心头同时一震。 这老头穿着一身周衣,头顶的巨大黑sè高顶斗笠,脚下穿着的却是一双绣花紬鞋,这是标准的一身韩服打扮。 “韩国人?” 李剑一与华飞天狠狠的咬了咬牙,他们不敢相信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这老头。 对方的实力,很明显超过了他们太多太多,让他们恍惚之中有一股面对长白山十二冠金冠蟒的感觉。 “五层强者?” 华飞天几乎都快咬碎了牙齿,目光偷偷移向身后,心中期待长白山的那位老祖宗能够有所反应。 “只要我不动手,不踏进长白山地界,那只巨蟒是不会出来的,我们毕竟无冤无仇。” 这老头一眼看穿了华飞天心中的想法,眯着眼睛轻声说道,他虽然身穿韩服,但发声却毫无生硬的感觉,好像在中国也生活过很长的时间一样。 “阁下是韩国人?” 李剑一全身紧绷,jǐng惕无比的问道。 那老头点点头,缓声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朴天恩,韩国朴氏家族唯一的族长。” 李剑一与华飞天相互对视一眼,他们对朴氏家族也不算完全陌生。韩国作为华夏的邻国,他们国家之中也有强大的内劲世家,就是朴氏家族。 这个朴氏家族在韩国的地位就相当于如今医圣张家在华夏的地位一样,是绝对强大的存在。 “你到底想做什么!”李剑一皱起眉头,盯着朴天恩。 “呵呵。” 朴天恩扬起嘴角,一字一句道:“我来斩杀张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