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六章 五层前辈 - 神医圣手

第一零零六章 五层前辈

“气死我了,你这个小家伙,太不知道好歹!” 一声怒斥,突然在这院子之中炸响,一个灰衣老头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两眼瞪得滚圆,下巴上一撮儿小胡子一颤一颤的,他抬着一只手,指着张阳,气得看来是话都说不下去了。 “你是谁!” 谁也没发现这老头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大家第一时间警惕起来,释鸣大师更是直接挡在张阳的身前,警惕无比的盯着眼前这个老头。 可当大家的目光全透在这老头身上的时候,他们却又都无法警惕起来,那老头尽管现在模样可笑,但在他们的眼中却有几分怒目金刚的感觉,令人心生敬畏。 释鸣大师紧咬牙齿,但腿已经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眼前这人给他带来的压力最大,而那种感觉释鸣大师又觉得异常熟悉,似乎眼前这老头与晋升五层之后的张阳在气势上有些相似。 张平虏此刻浑身虚弱重伤之下毫无内劲,反而感觉不到这老头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压力,他看着这老头反而觉得有些眼熟。 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老爷子张平虏眯起了眼睛,努力回忆但却没想起来。 “都不用紧张,这不是敌人,而是……一个故人。” 张阳站了出来,微笑着示意身前的释鸣大师不用紧张,他望向前方那位老头,拱手微微点头示意:“当初在雁鸣山承蒙前辈照顾,张阳再次多谢了。” “臭小子,谁让你谢了,气死我了!” 那老头吹胡子瞪眼,可眼中只有张阳一人,至于释鸣大师,从未在他的眼中停留片刻。 老爷子这下终于想起眼前这老头是谁了,那日在雁鸣山,张阳几乎要坠落悬崖,但有人在这关键时刻出手救了张阳,只可惜他救了张阳就直接离开了,现在听到张阳说起来老爷子终于想明白过来。 “小家伙,这里太吵,我们换个地方。” 那老头瞪了眼张阳,接着转身就走,眨眼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他不用说自己的去向,张阳也会知道他在哪里。 “小家伙,那蟠桃仙丹要等到它生产之时服下才能帮助小三眼兽顺利降生,你现在给它服下不就是浪费,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想敷衍我,赶快过来。” 再度有密音传入张阳耳中,四周的人包括释鸣大师在内都无一人能够察觉。 “张前辈,这位前辈是?” 释鸣大师隐隐约约已经猜出了这位老者的身份,但不敢确定,转而望向张阳,轻声询问。 “外公、舅舅,看来只好麻烦你们先去通知乔易洪他们了,至于金色三眼兽哪里等我去去便会。” 张阳叹了口气,没有回答释鸣大师,但他的神情已经说明一切。如今张阳已经突破大圆满晋升五层强者,若非是华夏老牌五层强者,又有谁敢直呼张阳“小家伙”? 释鸣大师点点头,目光却又忍不住望向老爷子张平虏,至于张道峰张运安曲美兰他们,则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也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去吧阳阳,要小心。道峰,运安,你们去帮着乔易洪龙风他们收拾一下这里的残局吧。” 老爷子既然知道那人是曾帮助过阳阳的人,自然不会再担心,索性直接开口让张道峰与张运安他们先去找乔易洪他们。 张道峰与张运安互相对视一眼,也就不再停留,带着曲美兰就离开了张阳点点头,随即也消失在这院子之中,就算此刻的他内劲全无,可这速度比起巅峰其实的大圆满来说也慢不到哪里去。 “阿弥陀佛……张居士,好大的福气。” 释鸣大师看到院子之中转眼就剩下一个人,不由叹了口气,苦笑了一番随即重重的羡慕了一句。 就算领悟放下的佛法真谛,做到真正的不争舍得,当与昔日老友张平虏独处一处闲聊之时,释鸣大师也难免因为张平虏有张阳这么一个后辈而羡慕不已。 “哈哈,哈哈哈……” 老爷子坐在轮椅上,虚弱的仿佛老了十几岁,可脸上的笑容却如同年轻了十岁一遍,听了释鸣大师的话,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大圆满只是运用这天地能量,将其转化为己用。 而经过天劫晋升五层之后,张阳本身就是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根本不需要运用天地能量自然会随其而动。 龙家平原所有的能量波动可以说完全被张阳掌控在五指之中,有哪位内劲高手站在哪里,又有哪位内劲高手在这里使用天地能量,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好像是一个雷达,将龙家平原的所有情况都了如指掌,只要张阳愿意,他甚至可以精准的找到这龙家平原上任何一个内劲高手所在的精准位置,而且,这个范围还会随着张阳实力的恢复变得越来越大。 现在张阳终于明白,为什么曾经的五层对华夏千里之外甚至万里之外的能量波动都会知晓,事实上只要这些五层强者愿意,他们的感知甚至可以遍布整个华夏。 而五层强者也是如此,才能精准的掌握自己领地之中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感受这能量波动,张阳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现在的那位老者。 这是龙家平原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天劫的余威虽然吓怕了这里的飞禽走兽也吓得那些蠓虫躲进地下,但花草树木却仍在原处,保留完好。 “前辈。” 那老头盯着那些花花草草,似乎是在愣愣出神,没有意识到张阳已经到来,可张阳心中却知道,他早已经知道自己来了。 许久,那老头一言不发,始终盯着那些花花草草。 张阳就站在他身后,陪着他看这些花花草草。 微风吹过,接着是一股强风吹来,再然后就变成一股劲风左右吹拂,让这些花花草草随风摇摆,但无论它们的花叶或者是草茎如何摇摆晃动,可这根却始终扎在原地,从未动摇。 张阳心神宁静,无论是之前的微风还是最后这劲风,皆是因为这老者借助天地能量所化,其目的自然是让张阳仔细观察这些花花草草。 微微皱眉,张阳的眼睛开始随着花草摇摆,从它们摇晃最厉害的尖顶,到从未有过任何动摇的根部,一口浊气缓缓从口中吐出。 张阳露出微笑,舒展眉头,他终于明白眼前这老者为何要让他看这些花花草草在劲风之下苦苦挣扎。 “前辈多虑了,张阳根在华夏,自然绝不会动摇,更不会做出威胁华夏安危的事情来。” 生命无价,人如花草,花草尚知无论环境如何根留大地绝不动摇,这五层老者便是要用这个来告诉张阳。 五层强者已然蔑视天下,除了同类五层强者或者是五层灵兽之外,再无对手。张阳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到没有经过时间岁月的磨炼,这才是让这位老者担忧的一点。 不说华夏,就算整个世界恐怕也没有谁能像张阳这样,以二十一、二十二岁的幼龄年纪突破大圆满,历经九道雷劫的九层天劫晋升五层,这就算是华夏历史上其他那些五层强者也没有过的事情。 担心张阳太过年轻又获得这样的实力,若是因为其无法拥有与之相匹配的心境,就算他如今已经成为五层强者也只会是昙花一现。 张阳明白老人如此做没有恶意,说完之后拱手弯腰鞠了一躬。不管怎么说,今日若非他来了,只怕长白山的那位就会不顾一切的过来抢夺万年蟠桃,加上上次雁鸣山救下自己的一次,张阳早就想行这一礼了。 这老者顿时乐了,原本微微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来,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阳这个小家伙,实在太有悟性了,仅看了一眼就明白自己想告诉他什么,也明白了他今后到底该怎么做,既然如此也就不需要再担心他心境的问题。 “小家伙,你不一直都那么傲气,万年蟠桃未成熟之前被五位大圆满联手攻击你不求助于我,当天劫来临你也不肯求助于我,最终九道劫雷出现你心中更是连想都没想过我……直到现在,那金冠蟒想要来抢你仙丹,可你心中却只有斩杀它的想法而一点都没有考虑过求我。现在连我都不知道我当初承诺你的那个人情,要怎么还你了,唉……” 老头摇着头,苦笑着说道,能让他一个五层强者如此,也只有张阳一个人了。 张阳咧嘴一笑,并不回答。 无论长白山那只十二冠金冠蟒是否前来昆仑山,张阳也不会因为自己太过虚弱就害怕了他。 那老头看了眼张阳手中的碧玉瓷瓶,再度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也难怪那只蟒蛇贪心,这仙丹出世就算是五层强者也不一定忍得住,并不是谁都像南海的那家伙一样与世无争置身事外,令我奇怪的却是引龙山的那个家伙,他竟然也会放弃来抢夺这仙丹反而帮你警告长白山的那条蟒蛇。” 张阳心中这才明白,长白山无影的那位老祖宗在无形之中帮助了他一个大忙,牵制住了那只十二冠金冠蟒。 今后是要找个机会回引龙山感谢一下无影的那位老祖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