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九八章 开始了 - 神医圣手

第零九八章 开始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苏展涛自己在那苦笑着摇起了头。 他突然发现,自己和张阳相比性子上真的差了很多,无论是涨还是跌,张阳都丝毫没有所动,不像他,有个风吹草动就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一点都不稳重。 性子不够稳重,这一点苏邵华还有他的父亲都曾经说过,只是当时的苏展涛根本没有在意,现在有了张阳做比较,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差。 张阳这种稳重的心态,慢慢也感染了他。 吃过午饭,苏展涛才出门去市场,这次他没有半途跑回来,只是下午的时候给张阳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三七还在掉价,一天的时间,就掉到了最初的价格。 仅仅一天,之前四五天的涨价全都消失了。 很多前天,或者大前天进货的人这会都在那骂爹,还有一些人不舍得出手,依然在那观望,想看看明天会不会再涨上来。 抱有这样想法的人可不少。 回去之后,苏展涛照例向张阳说起今天三七的价格变化,这次说的时候他的语气平稳了很多,而且看张阳的时候,眼中隐隐带着点佩服。 张阳比他年轻,而且还在上大学,但表现比他强多了,而且张阳认真起来的时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大学生。 张阳的房间内的墙上,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表格。 每一天,每一刻三七的变化都在上面标注着,在这张表格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今天的三七是一个大幅下滑,滑的很厉害。 又过了一天,算起来张阳已经来到这里一个多星期,这一天张阳和苏展涛一起出的门。 他们是半上午到的市场,到了市场之后就听到不少人在那哀怨,今天三七的开盘价依然是跌,而且比昨天跌的更厉害。 二十头三七的价格,已经跌到了四十五,三十头,五十头这些跌的更为厉害,只有十头三七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有八十元一斤的价格了,不像前两天那么高。 市场里面,到处都是议论三七的人。 特别是前两天才大量进购三七的人,这会想死的心都有了,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在那哀怨,不停的说着一些抱怨的话。 一些有魄力的,这会则开始出货,哪怕赔,这会出了赔的也少一些,他们担心继续下跌会让他们赔的更多。 直到下午,整个市场也没好转,最终三七的价格跌落到了四十二,比最高的时候跌了二十多块钱。 这就等于,最高进货的人,现在已经赔了三分之一了。 三分之一,绝对不是个小数,一般来说,这个时候进来囤积药材的,都是一些药材商人或者囤货商,想借着涨价的机会囤货赚钱。这样的人,资金都不会全是自己的,不是借贷,就是从其他地方拆借,属于自己的资金,有三分之一已经不错了。 这样算的话,等于这一天,就让他们自己血本无归,卖掉的钱仅够还债,还不够支付利息的。 这一天,也让苏展涛深刻感受到市场的残酷,他之前只是做医院的生意,在这里进了货就送到医院去了,感受没那么深,现在真正去炒作药材,才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 对张阳,苏展涛再也没有了质疑。 当天晚上回去之后,吴胜也跟着一起来了,讲了不少因为三七掉价,一些人割肉后痛哭的场景。 三七今天跌的实在太厉害了,让很多人都没有了信心,生怕下面继续往下跌,到时候会赔的更多。 这一点并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之前的三七价格没那么高,都是近期才涨上来的,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庄家在放货,他们已经赚到了钱要离开,所以才会引发这么的的波动。 这一点,在第二天似乎得到了证明。 第二天一大早,苏展涛就拉着张阳跑到了市场那,今天二十头三七的开盘价直接跌出四十元,掉到了三十八,之后更是一路下跌,中午的时候就掉到了三十五块五,三十头的三七更是悲惨的到了三十元的关口。 这一天,也让更多人相信,三七暴跌是庄家的缘故,出货的人变的更多。 出货的人一多,价钱自然又往下跌,到下午市场快关门的时候,三七已经是问多买少,很多卖家根本卖不出去货了。 一些买家们,现在也在观望,价格降的太厉害了,他们也不敢买,或者想着价格还会下跌,等更便宜的时候再买。 回到酒店,张阳在表格上又画了几笔,默默的点了下头。 差不多了,他很清楚,这次价格下跌是有庄家作祟,但不全是庄家的缘故。 最主要的原因是,三七一涨,云南那边出货多了,一些存货都放了出来,这么多货都挤在一起,自然造成了价格大幅度下跌,不过跌的也会有限,能比原来便宜点也就差不多了。 张阳记得,上辈子三七最便宜的时候,二十头的好像就是二十块多点。 记好表格,张阳安心的睡了一觉,对他来说,真正的刺激,真正赚钱的时刻很快就要到了。 连续八九天,苏展涛已经被市场的快速变化给弄的麻木了,和张阳一起出现在市场,看到二十头三七跌破三十元大关的时候,苏展涛只是摇头。 六十多,跌到了现在的二十多,跌了一半还多,有的人已经想要去跳楼。 进货量少的还好,能少赔一些,那些看准机会,筹集资金进货的人,这会都被债主给追呢,他们就算是放了货,也会欠上不少的钱。 一天很快过去,下午市场结束的时候,二十头三七收盘价是二十四块三,三十头已经到了二十一块钱,至于更低品质的那些三七,已经跌到了十几块钱一斤,甚至还有几块钱一斤的白菜价。 总之,现在市场内都是谈三七色变,谁买了三七就等于谁倒霉。 …………“展涛,收拾好没有!” 隔天一大早,张阳就去翘苏展涛的门,今天他没有去锻炼,张阳有预感,今天该入场了。 那些大炒家们,虽然都隐藏着,可张阳明白,这次三七的掉价肯定有他们的功劳,不然正常来说掉到原来的价格就差不多了,不会掉的这么狠。 掉的狠了,大庄家吃货的价也就更便宜,他们赚的也就更多。 “好了,好了,最后一分钟!” 苏展涛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全都整在了一个箱子里。 包括市场的账户,进出货证明,以及他们那三百二十万的存单。钱都被苏展涛直接存进了市场,到时候他们可以用市场的存单直接进行交易,这样会方便,更快。 这么大笔钱,是不可能现金交易的。 收拾妥当之后,简单吃了点早餐,苏展涛和张阳一起出了门,他们去市场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市场还没开门,只有零散的人在里面。 “展涛,一会你和吴胜一起去收三七,主要收二十头和三十头的三七,价钱只要不超过二十五,就全都收下来,五十万能花完最好!” 到了市场门口,张阳就对着苏展涛和吴胜吩咐了一声,今天那些大庄家应该会出手了,即使他们今天不出手也没关系,这个价格张阳相信拿下来绝对不会再赔钱。 这样收散货,他只是一种试验,而且只收五十万,他真正要做的,还是交易大厅那边。 “好,你放心,这事交给我们吧,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想卖呢,我们只要去收,肯定有人会卖!” 苏展涛立刻拍了拍胸脯,对张阳的要求,他倒没有任何的怀疑。 这两天,他对张阳算是彻底的服气,尽管他心里也有些怀疑,现在不是进货的时候,可张阳这么说他就会这么去做。 既然相信了一个人,他就会相信到底。 “希望如此吧!” 张阳淡淡一笑,他没经历过金融市场,也没去做过期货,不过上辈子听的却不少。 他有不少的病人,都是在这方面发家的,给他讲过很多发家过程中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让张阳很明白,炒作期货,其实就是在地狱中淘金。 这一次,若不是张阳有着上辈子的先知先觉,他也不敢这么来做。 上辈子所了解的那些,才是他最大的依靠。 不过既然做了,张阳就会全力以赴,做的最完美,这也是他的性子,任何事都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市场是八点半开门,交易大厅可以进人,但真正开盘却是九点,八点半,张阳便和苏展涛他们分开,苏展涛带着吴胜,挥舞着钞票,到市场里面收三七去了。 坐在交易大厅内,张阳拿着那些可以直接当做现金使用的存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交易时间一到,他这次的赚钱之旅也正式开始,这一次,张阳是真的豁出去了,他要用有限的资金,做出更多的事情来,好好的疯狂一把,至少让他未来几年内都不用为金钱发愁。 “开始了!” 交易大厅的大屏幕终于亮了,张阳嘴里轻声的说了一句,脸上也带出了点笑容。 今天刚出来的价格,其中就有三七,二十头三七的开盘价是二十二块六,比昨天更低,而三十头三七的开盘价,已经低过了二十,是十九块三。 这个价格,和上辈子张阳所记的最低价已经差不多。 “五十万一手,二十头三七,开多仓!” 大厅内有交易的地方,张阳毫不犹豫走到那边,直接拿出存单,对着里面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 他的话,让周围好几个人,都转过头来,惊骇的看着他。